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六十四章女人,小心玩火自焚

第两百六十四章女人,小心玩火自焚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许久许久,紫陌才幽幽一叹,转过身离去。

杨开缓缓睁眼,凝视着她消失的方向,嘴角噙着一抹微笑。

“少主,那女娃娃刚才有杀你的心思,不过又不知在犹豫些什么,最终放弃了!”地魔开口提醒,他一直在警惕紫陌的动静,自然将紫陌刚才的神态看得一清二楚。

“我知道,她做了个明智的选择。”杨开微微点头,继续闭眼参悟。

半日后,紫陌去而复返,带回来不少枯木,还有一只野味。

点燃篝火,烘烤着猎物,紫陌坐在篝火旁一边取暖一边静待着杨开的醒来。

三日后。

正当紫陌在切齿咒骂杨开的时候,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意突然从不远处传来,紫陌的俏脸立马变了颜色,万分警惕地站起身来,循着剑意来源的方向看去。

旋即,神色愕然起来。

因为这剑意竟是从杨开疗伤的坑洞内传出来的。

这一股剑意让人感觉很熟悉,正是几日前武乘仪施展那惊天剑招时涌出的剑意,可是现在它居然在杨开身上重现。

紫陌狐疑地望着,秀眉一片紧锁。

渐渐地,这股剑意越来越强,提升的速度相当快,不过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便已到了让紫陌花容失色的程度。

就好像,死去的武乘仪又活了过去,再次要施展那惊艳绝伦的一剑!

轰……

杨开藏身的坑洞突然爆开,漫天尘土飞扬,一道人影自里面窜出,带起一抹赤红色的光芒。

紫陌惊呼,匆忙后退,惊奇地朝那边望去,正见到杨开闭着眼睛。手上提着那柄赤红色的长剑秘宝,一动不动地矗立在原地。

他一身的真元在跌宕起伏,无坚不摧,如一柄柄利剑加身。

铮……

那赤红色的长剑传来一声清脆的鸣动,随着这一声响声传出,杨开的真元也仿佛被激化,瞬息便有几百道剑气浮现在他身旁。

又是几百道……

片刻后,整个天地再一次变成了剑的世界。

正如几日前所看到的一幕。震撼人的眼球。

紫陌捂住了嘴巴。惊愕万分。

武乘仪当日可是说过,这一招乃是九星剑派的不传之秘,怎么杨开也能使出来?

而且他化出的剑气,比起武乘仪还要多出不少,武乘仪当日耗费一身真元,也只化出两千多道剑气。可杨开此刻所化,足有三千多道。

三千多道,是杨开的极限。此刻他的神色变得艰辛。

长剑一震,这三千多道剑气瞬间融合起来,眨眼的功夫。便剩下只有百来道。

剑锋所指,这些蕴藏着巨大毁灭力的剑气咻咻地朝一个方向激射过去。

轰轰轰……

那边的大地瞬间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杨开闭目感受着,面色凝重。

九星剑派的不传之秘,玄阶剑技。果然威力巨大!

这一招比起星痕的瞬间爆发一点都不逊色。不过同样的,消耗的真元也相当之多,难怪武乘仪施展出这一招之后,看上去疲惫不堪。

不过万剑归一比起星痕也有许多优点。

因为这一招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是用真元化成剑气,这些剑气也可以用做攻击,另外一部分,则是将这些剑气融合,练至大成,将汇聚成毁天灭地的一剑!

武乘仪没练至大成,杨开也不行。

不过能习得这一招剑技,杨开就已经很满足了,至少以后再动用修罗剑的时候,就不再是一味地劈砍,多少也有一招能拿的出手的剑技。

体内才诞生不久的真元在这感悟中再次交融汇聚,变得如剑锋一般凌厉,在经脉中急速流淌着,带起呜呜的声响,杨开神色凝重,一动不动。

半个时辰后,一股无形的气场轰然朝外扩散,杨开身躯一震,睁开双眸。

真元镜两层!

借助参悟这一招玄阶武技,让自身的实力又上一层楼。

微微笑着,将修罗剑收起。

背后传来脚步声,杨开转身望去,正见紫陌神色古怪地朝自己走来。

距离十几丈左右,她便停下脚步,脸上虽然巧笑吟吟,娇媚无限,可那双眼中却有一丝怎么也隐藏不住的警惕和忌惮,就在刚才,就在眼前,杨开神奇地又一次突破,她哪里没感受到?

这突破的太诡异,一点征兆都没有,让紫陌又是羡慕又是钦佩。

沉默许久,紫陌才开口道:“你既然醒了,那我就走了。”

她没去询问杨开为何懂了武乘仪的剑技,这时候知道的越多对她的害处越大,紫陌是聪明的女子,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去哪里?”杨开歪着头,笑着问道。

紫陌一愣,轻轻笑着,声音娇柔,理所当然地道:“还能去哪,当然是回天狼了。”

说着,又掩起嘴巴,媚眼如丝:“怎么?难道我还不能回家了?”

“别回去了。”杨开淡笑着,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味道:“以后跟着我吧。”

紫陌一愣,娇笑不已:“跟着你干什么呀!我怎么说也是天狼的人,跟你回你的宗门,处处受白眼,我才不干呢。”

“你多穿点衣服,看起来跟大汉的女人也没区别。恩,我少一个伺候左右的侍女,跟我回去端茶倒水,暖床叠被。”杨开一脸认真。

紫陌微微变色,牵强地笑着:“你说真的?”

“你以为呢?”

紫陌终于受不了了,笑容渐渐从脸蛋上褪去,眼中一片寒意和无尽的委屈,皱眉跺脚道:“你这人还讲不讲理呀?我好心好意地在这里留了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