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六十一章 美女,你处境不妙

第两百六十一章 美女,你处境不妙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武乘仪的强大紫陌深切地领教过了,不愧是出身九星剑派的高徒,当日赤血骑着一头六阶妖兽追杀他一个多月,也没把他怎么样,紫陌现在又怎是敌手。

贝齿紧咬,紫陌轻声道:“我若是把奴兽之法交给你,你能不能放我离开?”

“我可以给你个痛快!”武乘仪神色冷酷。

紫陌变色,冷声道:“我给了你想要的你也要赶尽杀绝?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武乘仪森冷一笑:“人性?强者为尊,我何须跟你谈什么人性?”

说话间,神色一变,双眸中精光闪烁,弹指就是几道剑气袭出,正中他脚边一尺外的地面。

隐约可听到剑气穿透了什么东西,一点点殷红的血水从地面冒了出来,那是几只被紫陌暗中布下的控魂虫。

“贱人!”武乘仪怒骂一声,虽然他一直在提防天狼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人,却没想还是差点着了道,要不是他足够警惕,被这虫子钻进体内就糟了。

“这是你自找的。我会擒住你,然后敲断你的手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武乘仪脸上杀气一片,手上长剑一抖,身子裹在剑光中,以迅雷之势朝紫陌袭来。

“混蛋!”

紫陌咬牙暗骂,碰到武乘仪这种冷血的男人,她实在是有些无计可施。

匆忙间避开那惊天一剑,腾挪间,素手飞扬,几柄造型奇特的回旋利刃应声飞去。

武乘仪长剑抖出几道剑花,将那几柄回旋利刃挡开,当当当当扫起一片火花。

紫陌脸色铁青,咬牙苦撑。好不容易避开要害位置,肩膀上又被剑气扫中。

应声惨叫,酥肩上一抹殷红。

彻底落入下风,紫陌却也不愿坐以待毙,背对着武乘仪,将自己剩下的所有控魂虫全部撒入地下,只期待能以这些控魂虫狠狠地阴武乘仪一把。

但武乘仪刚才才险些吃了亏,此刻哪会大意?

剑光卷起一道匹练般的光芒。直接粉碎了方圆十几丈范围的大地。剑气肆虐中,所有的控魂虫全部被击杀。

控魂虫若是种在人的体内,确实强大,除了热之外其他无所畏惧,但没种进人的体内之前,它们也就是几只虫子而已。武乘仪的剑气足以斩灭它们。

紫陌俏脸一白,失去了控魂虫这样的暗棋,她真不知该如何与武乘仪周旋。正芳心焦急间,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浓浓的诧异之色,不着痕迹地朝武乘仪身后看去。俏脸上也洋溢起一抹兴奋和喜悦。

细微的神色变化,并没有逃过武乘仪的眼睛。

心知不妙,武乘仪脸色骤然转冷,不准备再浪费时间,长剑一扬便欲施展最后一击。

不等他将剑招放出来。背后却有一股气机锁定了自己,武乘仪眉头紧皱,回手一剑荡去,漫天剑影封锁了偌大一片范围。

剑光闪烁中,一只火红的拳头探了出来,拳风扫过,漫天剑影轰然崩碎。

一道人影落了下来。

武乘仪飘出十几丈,这才不慌不忙地转身朝来人看去,待看清对方容貌之后,不禁讶然:“是你!”

“嘿嘿,没想到吧?”杨开一边怪笑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武乘仪。

之前在异地中历练的时候,他就一门心思想把武乘仪给找出来干掉,但后来碰到赤血,追着他冲进了白雾之中,阴差阳错的失去了机会。

却不想现在在这里竟然又碰了面。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压住心头的惊喜,杨开冲一旁的紫陌挑了挑眉头,模样轻佻道:“美女,你处境不妙啊!”“恩,你再来晚一点,就再也见不到我了!”紫陌嗔了他一眼,芳心暗喜。

时隔几个月又碰到杨开,紫陌也不知该作何感想,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与他照面,再也不担心别人折磨自己的神魂。

可是现在,人生的轨迹又一次重合到一起。不过紫陌现在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神魂被控,反而有些高兴,无论如何,自己的性命算是保全了,至于其他,活下来再做打算吧。

杨开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她,道:“你不是森罗殿的精英么,怎么搞成这样?”

“你懂个屁!”紫陌咬牙,“你小心点这个人,他很强大的,真元也比我精纯雄浑很多。”

“他不强大就不是武乘仪了!”杨开冷笑一声。

至于真元比紫陌精纯雄浑,倒也可以解释。武乘仪身上肯定是有琉炎液的,服用过这种淬炼元气的宝贝,他的真元不精纯才是怪事。

“没想到你这种货色竟能活着出来,运气不错!”武乘仪轻蔑地望着杨开,一如第一次见面时,面色冷硬,不屑一顾。

“运气不好的话,早就被你师弟杀了。”杨开的眼神如刀锋一般冷厉。

“既然你知道我想要你的命,就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一直好下去。”武乘仪神色平淡,并没有因为齐剑星的死而有什么波动。

“要打就打,你们男人怎么那么多废话!”紫陌刚才吃了武乘仪不少亏,现在杨开现身,底气立马足了不少,迫不及待想要找回场子。

她可是深知杨开的强大,有他相助的话,两人联手足以稳压武乘仪一头。

“说的不错!”杨开点头。

“正有此意!”武乘仪冷哼一声,剑意缓缓提升。

“杨开你在一旁协助,我来对付他!”紫陌厉声道。

“不,你协助!”杨开言简意赅,话音刚落便已朝武乘仪冲了过去,奔袭中,原本波澜不惊的身体内突然迸发出无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