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三十一章 追杀(二更)

第两百三十一章 追杀(二更)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丛林中,杨开的身影如灵猿,在树梢上起落不停,身轻如燕,飞奔中只带起些许微风,连一片树叶也不曾惊落。

神色凝重,杨开一边暗暗警惕四周一边筹划着接下来的打算。与武乘仪那群人闹的虽然不是很愉快,却并没有影响他分毫,他的目的已经达成。

只不过他也没想到打探出来的消息竟是如此严峻。

历年来,进入异地历练的各派弟子都是各自为阵,即便偶有联合也不可能如此大规模地合并,但这一次却因为天狼国几个武者的出现,导致大汉的武者彻底抱团成一个整体。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也已经上升到了两个国家年轻一代弟子之间生死较量的程度。

最终谁胜谁负,不是杨开能够左右的,可他毕竟也是大汉的武者,说句良心话,并不太希望天狼国的人在这里飞扬跋扈。

若不是出了修罗门那两个人,若不是武乘仪的气焰太嚣张,杨开说不定也会留下来,与陈学书等人一起,为这次争斗尽自己的一份力。

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杨开将脑海中的杂念驱除,正飞奔的身子突然顿了来,回头望了一眼,神色古怪起来。

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杨开狞笑一声,落下地面,闪身躲藏到了一颗大树后方,收敛了一身气息。

少顷,一道身影自头顶不远处飞掠过去,刹那的功夫。杨开便已将这人的面容和打扮看的清楚。

这人身背负着一柄长剑,身穿一件青色长衫,年纪大约在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冷峻。顺着自己离开的方向直接飞窜了过去。

杨开暗自冷哼一声,眼中闪起了杀机!

这个人,正是之前打扫战场,收集血珠的那个武者,那柄背负在身后的长剑已经很好地说明了他的身份——九星剑派的弟子,应该也是武乘仪的师弟。

他不与那群人一起行动,却追着自己跑出来,其用意已经相当明显。

杨开的神色冷厉下来。之前他不欲与武乘仪起冲突。也是怕陈学书和舒小语两人不好做,现在人家都派人追着自己不放,没道理再退让下去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杨开也非善茬。

前方突然又传来衣袂猎猎的声响。九星剑派的那人竟去而复返,急速飞奔中,双眼四下打量,嘴中忍不住嘀咕不已:“奇怪,哪里去了?”

他是个真元境高手。自认在速度上肯定要比杨开高出许多,这一路追着杨开的踪迹过来,竟然给追丢了,不得已返回查探。自然越发用心。

杨开心生疑惑,暗想这人在追踪一道上还真有些本事。自己这一路行来已经小心翼翼,没留下任何痕迹。却依然叫他看出了破绽。

片刻后,这九星剑派的弟子竟停在了距离杨开大概三十丈左右的位置上,双眉紧皱,四下查探。

杨开也不急,藏身在大树后,暗暗观察着此人。

过了许久,这人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反手伸向背后,伴随着铿地一声剑鸣,长剑出鞘。

一剑在手,此人气势陡然攀升,整个人也变得如利剑般锋芒毕露。

九星剑派的高徒,果然有些门道!单是这份气势就不是一般真元境能有的。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齐剑星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提着自己的长剑,语气笃定地喊道:“自己乖乖的出来,我不会为难你!”

杨开眉头一皱,他不知道这个九星剑派的弟子是真的已查探到什么还是故弄玄虚。

齐剑星又道:“小子,我很佩服你的胆量,这天底下敢与我大师兄那般说话的人,除了中都八大家的公子们之外,恐怕也就只有你一个了,只为这一点,我保证不会伤害你,只要你将自己身上的丹药全部交出来,让我完成大师兄的任务便可。”

四下毫无动静,齐剑星面露不耐,出言威胁道:“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待我寻到你藏身之处,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趁我现在心情好,咱们还可以商量商量。”

依然没有回应,齐剑星不再啰嗦,长剑一震,清脆悦耳的剑鸣嗡嗡不已。

杨开突然感觉四周一股淡淡的凉意袭来,不由面色一变,猛地往上窜去。

一道道肉眼看不见的剑气细线纵横交错,方圆三十丈范围的树木顿时被切断,整整齐齐,切口处一片平整,哗啦啦地朝下倒去。

杨开一脸的骇然,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这个九星剑派弟子的阴狠之处,刚才他与自己说话,看似是在故弄玄虚,拖延时间,实则是包藏祸心,暗中下手。

那一道道看不见的剑气丝线,已经在他说话的时候遍布周围,等他布置的差不多了,牵动剑气,只要自己还躲藏在这里,定会无所遁形。

幸亏察觉不妙朝上窜了一截,要不然定会被这剑气斩中身体,毫无防备之下搞不好就要受伤。

杨开心有余悸之时也不敢小觑此人,九星剑派被称为中都八大家之下第一势力也不是空穴来风,门下的精英弟子又岂是浪得虚名?

“找到你了!”齐剑星霍地转身,阴森森地笑望着从半空中落下的杨开,目光戏谑。

却也未再出手,而是好整以暇地望着杨开,面对一个离合境七层的武者,齐剑星自然无所畏惧,这种等级的对手,又只是出身在一个二等宗门,自己一剑就可以斩杀。

“你的藏身匿气之法颇为精妙。”齐剑星毫不吝啬地出言赞道,“跟谁学的?”

他对杨开的隐匿功夫很感兴趣,在这处处危机的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