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三十章 分道扬镳(一更)

第两百三十章 分道扬镳(一更)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实力如何?”武乘仪继续问道。

“离合七层!”

这话一出,杨开分明从武乘仪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隐蔽的不屑一顾和不耐烦,这也难怪,现在还活着的武者,哪一个没有真元境?杨开一个离合境七层实力确实低了些。

修罗门的夜青丝俏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显然她也没想到杨开的实力竟然如此之低。

本来她以为孤身一人在这凶险的异地中存活大半年而不死,杨开至少也是真元境级别的。可杨开说他是离合七层,就让人不得不震惊了。

“杨弟弟你真的只有离合七层?”夜青丝追问一声。

杨开点头,催动体内的元气,当那元气波动传出之后,他的境界顿时一目了然。

周围的许多武者都是一阵讶然,旋即传来一阵阵轻笑。

“笑什么?”舒小语为杨开感到不岔,忍不住娇叱一声,一群没眼力的家伙。这个杨弟弟虽然只是离合境七层,但那战斗力却比许多真元境都要强横。

杨开可是在她和陈学书面前电光火石间地力毙了两只五阶妖兽和四只四阶妖兽,前后花费时间不过十几息功夫而已。

虽说其中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他做到如此壮举,但他本身的强大也是勿容置疑的。

没有人比舒小语和陈学书更清楚杨开的战斗力,有这样的高手加入,乃是这群人的福气!可笑他们竟丝毫不知。居然还敢嘲笑杨开。

舒小语心头恼怒,却也不多说。她不是傻姑娘,哪会将杨开的底细暴露出去?

“你只有离合境七层,这么长时间怎么活下来的?”夜青丝满脸的不解。俏容震惊。

“不小心掉进一个山谷中,找了大半年的路才爬上来……”杨开耸了耸肩膀。

这话一出,周围那群人的笑声更大了,舒小语气的酥胸起伏,却也无力反驳。

武乘仪神色冷漠,毫不客气地道:“实力太低,派不上大用场,既是陈兄带回来的人。便与陈兄师兄妹一起行动吧,多少也能牵制一两只四阶妖兽,不算毫无用处!”

说罢,武乘仪便急匆匆转身离去。不欲与杨开多说。

“我不留下来。”杨开皱了皱眉,他这次出关之后,只想找人打探下眼前的局势,不得以被陈学书带到这里来,现在打探清楚了。自然是要离去。

与这么多人一起行动目标太大,大家若是来自同一个宗门倒还好说,彼此间真情实意地互相关照,可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一条心?自己的境界在这群人当中最低。一旦遇到什么危险,恐怕要被当成炮灰派出去。

杨开怎会将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别人手上?

一个人行动的话。虽然也有危险和变数,但杨开自信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只要小心一些定然是没问题的。

就算被天狼国那群人包围了,动用阳炎之翼轻松便可脱困,何必跟这些人搅和在一起?

除此之外,杨开还有一层顾虑。

那就是眼前的夜青丝和周霸,万一修罗剑的存在被他们查探到,肯定又是个麻烦事,可能性很低,却不得不防。

无论是自己的意愿还是眼下的环境,都不容许杨开与这群人一起。

“你说什么?”武乘仪脚步一顿,扭过头来望着杨开,眯眼问道:“你要一个人行动?”

“恩!”杨开点点头。

“杨兄……”陈学书面色一变,走上前来悄声道:“一个人太危险了,你与我们师兄妹一起,大家也互相有个照应,比你一人要安全的多。”

他这话说的真情实意,没有丝毫虚伪。

夜青丝也劝道:“杨弟弟你可别逞强,你还是留下来吧。虽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但姐姐是真心觉得你很亲切,这么多年来从未有哪个人给过我师姐弟两人这种感觉,也不想你遭遇什么不测,周霸你说是吧?”

那铁塔一般的汉子神色冷峻,微微点头。

“多谢几位好意。”杨开轻笑一声:“可是我懒散惯了,让我在别人手下做事实在是有些拘束。”

“人各有志,无需勉强!”武乘仪转过身来,背负着双手道:“不过你在临走之前,把身上的丹药留下来。”

杨开和陈学书师兄妹两人神色一冷。

刚才杨开拿出疗伤丹那一幕果然落入别人眼中了。

陈学书皱眉道:“武兄,这不好吧?”

武乘仪淡淡道:“有何不好?他一个离合境七层,很快就会死在天狼几人的攻击下,到时候疗伤丹也只会落入敌人手上,还不如留下来为我们所用!”

舒小语冷笑一声:“武乘仪你这是强取豪夺!”

夜青丝皱眉不已,与周霸两人不悦地看着武乘仪,却也不多话。

武乘仪冷笑一声:“强取豪夺?你们且看看四周,有多少人身上带伤,没有疗伤丹,他们的实力多少都会打些折扣。唯有迅速疗伤,才能在天狼那些人的攻击下自保!我夺他丹药,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这一个整体!”

陈学书怒道:“武乘仪你莫要说的如此大义凛然!你若真想强抢,休怪我师兄妹不答应。”

武乘仪睥睨了陈学书一眼,傲然道:“你们不答应又如何?难道还想与我动手?”

场面刹那间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

“我也觉得不好。”夜青丝浅笑嫣然,美眸盯着武乘仪,“这已经算是强盗行径了,武乘仪你好歹也是名门大派的精英弟子,不至于这般跋扈吧?”

后者眼帘一缩,看样子颇有些忌惮夜青丝。迟疑半晌才轻笑一声:“既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