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兵出云霞宗(第一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兵出云霞宗(第一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女孩子家的声音本就清脆,穿透力极强,再加上此时乃是清晨,此地又是长老居所,周围并无什么嘈杂之音,钟妙可这一喊,当真可以说是直传十里地,让附近所有古云岛的弟子都听得清清楚楚。

拦在她前方的两个师兄一听这话,脸色刹那间就白了,腿肚子一软,险些没倒在地上。

附近正在行走或者修炼的古云岛弟子们,更是在愣了片刻之后,脚底生风,匆匆忙忙地跑开。钟妙可这一喊,仿佛是丢下了一记绝杀禁术,人人皆在亡命奔逃。

完了完了,韩长老的孔雀居然死掉了,那可是韩长老的命根子呀!这些孔雀虽然只是凡兽,但它们都是韩长老的亡妻当年救回来饲养的,韩诏长老是个情种,妻子过世之后便将思念之情寄托在那几只孔雀身上,隔三岔五就会去看看,平日里对孔雀的态度,比对自己儿子还要亲。

可是……现在它们竟然全死了!

所有听到那句话的古云岛弟子都能想象出韩长老将会如何的怒火滔天,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现在不逃命,等韩长老发怒的时候说不定就会被连累。

“小……小丫头,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拦在钟妙可面前的师兄惊恐万分,有些语无伦次,他也想跑,奈何实在没那个胆子。

“谁在胡言乱语?”一声怒吼从韩诏住处传出。下一刻。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身影从内电射而出,落在钟妙可和那两个古云岛弟子面前,正是长老韩诏。

定眼望去,只见韩诏双眼赤红,身上仅穿着睡衣,赤着一双脚,显然衣服都没来得及换,鞋子也没顾得上穿便急匆匆地冲了出来,神游境的无上压力陡降,钟妙可和那两个弟子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哆嗦。

韩诏一双眼珠子中满是杀气腾腾。双目一扫,定格在钟妙可身上,厉声喝道:“老夫的孔雀怎么了?”

钟妙吓得半死,不敢作答。低着脑袋,双手捧着那封信函,恭恭敬敬地递了上去。

韩诏狐疑地打量这个照看自己孔雀的女弟子,伸手将信函拿了过来,深吸一口气,压抑心中的怒火,漫不经心地从信函内抽出一张泛黄的书页,随意地一撇。

下一刻,韩诏的一双眼珠子就猛地瞪圆了,如寒冬中无处藏身的鹌鹑。浑身抖动个不停,喉咙里更是嗬嗬有声,好似吞了一块骨头卡在喉咙里,嗬了好半晌也没说出个囫囵话。

那两个男弟子一见这阵仗,顿时浑身冰凉,暗道一声完了完了,看样子孔雀之死对韩长老的打击实在不小,强如神游境的他,此刻都有些承受不住。

“韩长老……”钟妙可弱弱地喊了一声。

韩诏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将那发黄的书页塞回信函内。愤愤地一跺脚,冲钟妙可训斥道:“这般天大的事情,为何不早点来禀报!”

两个男弟子心头一突,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生怕自己被连累。又有些同情怜惜地望着钟妙可。

钟妙可委屈巴巴地道:“我也是早上起来才发现的,赶紧就来禀告了。这两位师兄不让我进去,所以我才喊了那么一声!”

“长老,不关我们的事啊……”那两个男弟子腿肚子一软,连忙跪下求饶。

韩诏理都没理他们,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钟妙可和那两人愕然。

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韩诏又去而复返,一双眼睛如鹰隼般扫了一眼钟妙可,沉声问道:“此事无外人知晓吧?”

钟妙可连忙摇头。

“做的不错,你跟我来!”韩诏抓着钟妙可的胳膊,再次不见了踪影。

一直等了许久,那两个跪在地上的弟子才敢缓缓起身,互相对视一眼,皆有些迷茫无语。

长老这是……气糊涂了吧?孔雀都死完了,怎么他还称赞那个师妹做的不错?不是应该狠狠地教训她么?

而且,师妹那一嗓子喊出,只怕整个古云岛的人都知道了,怎么会无外人知晓?

古云岛岛主的住处,钟妙可跪在大殿中,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的踪影。

韩诏将她带到此处之后就没再管她了,但钟妙可却发现岛上所有的长老护法们,都匆匆忙忙地来到这处大殿。

一群七老八十的老家伙们聚集在一起,也不知在商讨些什么。

等了足足有半日功夫,这群人才神色凝重地走出来,一个个风风火火地离开,最后只剩下韩诏长老和古云岛的岛主古风。

两人联袂来到钟妙可面前,古风和蔼道:“起来吧。”

“弟子不敢!”钟妙可低着脑袋。

古风呵呵一笑,随手扔出一物,丢在钟妙可面前,开口道:“持此令,自去丹堂领些自己需要用的丹药,然后去蕴灵洞中闭关修炼吧。”

钟妙可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抬头望着古风。

蕴灵洞!那可是古云岛中天地能量最浓郁的修炼圣地,在那里修炼,抵得上其他地方三倍的效率,从来都只有那些天资出众,被长老们认为有大前途的师兄师姐们才能去的地方,象她这种小人物,做梦都不敢想。

可是现在,岛主居然发话要自己去蕴灵洞中闭关修炼?

而且,还可以去丹堂领丹药?眼前这枚令牌,可是岛主令,持令如岛主本人驾临,可号令古云岛所有弟子。

“不必怀疑,这是你应得的。”从来没有给过她笑脸的韩诏,此刻竟也笑眯眯地望着她,面上一片和蔼可亲,犹如亲爷爷一般亲和,话锋一转,韩诏道:“但是记住,今日之事,无论是谁向你问起……”

“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