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百九十章 噬天虫(第一更)

第一百九十章 噬天虫(第一更)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能感受到,地魔与虫王在手背的星图空间处奋力大战,虽然地魔一开始并不是虫王的对手,但虫王吞了这么多能量之后,根本无法化解,身形臃肿,速度大减,地魔竟与它战的旗鼓相当。

随着时间的推移,虫王吞噬的能量越来越多,地魔也渐渐扭转局势,占据上风,破魂锥大发神威,打的那虫王节节败退,处处伤痕。

手背处一片滚烫,承受了如此多能量的冲击,对杨开本人也是一种伤害,低头看去,原本隐藏的星图此刻正绽放着光芒,一如既往的无尽星空印入眼帘,在那星空中,杨开似能看到一黑一金两道身影纵横交错。

一点点焦糊的味道传出,却是灌入的真阳元气太多,已经灼伤了自己的手。

杨开咬牙坚持着,依旧朝内灌入真阳元气。庞大的元气不但让虫王吃不消,就连地魔都受到影响了。

地魔的神魂,还有破魂锥乃是阴邪之物,真阳元气本就是它们的克星,若非认了杨开为主,地魔也无法携带破魂锥藏身在他体内。

平时没什么问题,但现在,地魔隐隐觉得自己仿佛要被那至热至阳的元气给融化了似的。

不安的情绪在地魔心中转动,急切地给杨开传达自己的念头,却始终没得到杨开的回应。

仿佛等了千百年,地魔才依稀听到杨开的呼唤之声。

“出来!”

地魔险些老泪纵横,刚才他甚至以为杨开要狠心将他与虫王一起消灭,所以才没给他什么回应。现在又听到少主的呼唤,顿时涌出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

不敢有丝毫逗留,在杨开将星图空间打开一个缺口的同时。地魔便瞬间遁出。

虫王也想跟着跑出来,但那一道缺口乍开乍合。根本没给它这个机会。

“星痕!”杨开沉声闷喝,右拳缓缓提起,无尽星空的图案在身边萦绕,将这阴森森的地洞渲染的繁星点点。

轰地一声巨响,整个虫穴都仿佛颤了几颤,杨开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周边没有任何星痕武技造成的痕迹,地魔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的透彻,心中震惊的同时忍不住惊呼一声:“少主!”

“无碍!”杨开接连吐出几口淤血,面色变得苍白万分,重重地喘着气。低头朝自己右手上看去。

右手的手背上。一片血肉模糊,甚至隐约可见其中的筋脉和白森森的骨头,再细心查探一番,杨开顿时笑了起来。

虫王已死,体内已没有了它的气息。

先是被自己硬灌了那么多能量。后又被地魔重创,然后硬生生地吃了一记星痕,它还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了。

地魔心中战栗,憋了好半晌才真诚地开口道:“少主……老奴佩服!”

不得不佩服,杨开的那一记星痕,没有攻击对象,而是直接将它在手背处点爆了。

其中一旦有些许差池,杨开必死无疑!

幸运的是,杨开控制的很好。这一招的绝大部分杀伤,都加诸在那虫王身上,自身只承受了一点点余威而已。

对自己都如此心狠手辣,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干出来的。地魔是真心真意地服气了。

“你先警惕下四周,我可能要恢复几日!”杨开撕开衣服,将受伤的右手缠绕着。急匆匆叮嘱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星痕威力巨大,当初杨开一拳能将一只六阶妖兽打爬在地上,现在纵然只承受了一些余威,也不是他这个气动境五层的武者能化解的。

右手剧痛,一身元气紊乱,五脏六腑被震的都有些移位。

唯一让杨开欣慰的是,手背上虽然血肉模糊,可星图空间依然还存在,自己倒不虞担心日后无法使出星痕这个杀招。

花了不少功夫,杨开才将一身元气拨乱反正,不停地运转真阳诀,控制体内的真阳元气温润着受伤的部位,清除体内的淤血。

足足两日,杨开才缓缓地睁开眼睛,第一时间问了一声:“那些虫子没打进来吧?”

这是他最担心的问题,那些小虫子倒不用太担心,等阶低,就是数量多,可那些有人身高的大虫子,分明是档次不低的妖兽,任何一只恐怕都不比云霞那几个弟子差多少。

“没有。”地魔答道:“那些虫子不敢进这里的,这里是虫王的住处。”

“没有就好。”杨开松了一口气,不禁觉得自己的伤势恢复起来比以前要快很多,将缠绕在右手上的布片解开,虽然那手背处还是一片血肉模糊,可分明已经在迅速愈合了,已经看不见白森森的骨头和筋脉。

地魔仿佛知道杨开的疑惑,开口道:“少主上次在云霞右半岛炼化了几滴凝血珠,一身气血大涨,恢复起来比以前自然要快,气血多,生命力就旺盛。”

“原来是这样。”杨开暗暗点头。

“少主,那虫王虽死,可你有没有感觉到它给你留下什么东西?”地魔问出一个让杨开疑惑的问题。

“什么东西?”

“老奴不知,还请少主细细查看。”

听他说的严肃,杨开也皱起眉头,沉浸心神在体内搜索起来。

好半晌,他果然发现体内有些不对劲,有一缕不同寻常的能量沉淀在丹田中,这并非自己修炼得来的真阳元气,也没被傲骨金身吸收。就那么呆在丹田内,若不是地魔提醒的话,杨开也发现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虫王残留的能量?”杨开狐疑。

听他这么说,地魔不禁松了一口气,道:“果然如此!”

“你知道些什么?细细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