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37章 晏清都的身世(加更)

第37章 晏清都的身世(加更)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晏清都刚提起笔,晏老夫人便低喝道:“清都!”

祝东颜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爬到她脚边哀求道:“奶奶,我不想离开晏家,求您了……”

“糊涂!”祝老夫子放声大哭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冤孽东西!”

晏瀛洲也止住晏清都落笔,“大哥且慢。”

晏老夫人俯身搂着祝东颜的肩,落泪道:“苦命的孩子啊,是我们晏家对不起你。”

“一人做事一人当,”晏清都拂开晏瀛洲的手,“是我负了她,和晏家无关,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

阮思看不下去了,冷冷道:“够了,当爹的只顾鬼哭狼嚎,做丈夫的又净会逞英雄,自己不嫌难堪么?”

晏清都先是一愣,随即怒目圆瞪道:“与你何关?”

“吵到我了。”

祝老夫子和晏清都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阮思上前扶起祝东颜,让她在一旁坐下,说道:“你们翁婿掐架随意,但谁也不能拂逆我大嫂的意思。”

祝老夫子老泪纵横,仍横眉怒斥。

“无知小儿,口出狂言!”

“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莫说平日的一言一行,就连是死是活都由不得自己。”

阮思反驳道:“放屁!大嫂她先是祝东颜,然后才是你女儿,他的妻子,你们连这个都不懂吗?”

祝老夫子直摇头道:“朽木不可雕也,孺子不可教也。”

“大嫂,”阮思看向祝东颜,恳切地说,“你要是不把你心里想的说出来,就没人知道你在想什么。”

“那就更不会有人在意你的想法,不会有人在乎你想要的是什么。”

阮思深深地看着她,“大嫂,你真的甘愿一辈子逆来顺受么?”

祝东颜双目一阖,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一派胡言!”祝老夫子踉跄了几步,指着阮思怒道,“你这无耻女子休要教坏我颜儿!”

晏瀛洲睨着他,冷冷道:“夫子慎言。”

祝老夫子转而瞪着晏清都道:“还磨蹭什么?快签啊!”

晏清都面无表情地提起笔。

晏老夫人气急攻心,褪下腕上戴的珠子,用力朝他脸上扔了过去。

“啪!”

那串鸽血红的玛瑙珠子砸在晏清都面前。

“不肖孙!你敢……”晏老夫人一口气咽在胸口,呛得一阵猛咳说不出话来。

祝东颜忙起身去为她抚背顺气。

“奶奶,奶奶不要动气……”

晏瀛洲也对祝老夫子说:“我奶奶年事已高,受不得刺激,夫子请回吧,晏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阮思瞪了他一眼道:“晏瀛洲你……”

他对阮思使了个眼色,命人送祝老夫子先回去,又转头看向晏老夫人。

“奶奶,孙儿扶您回房歇息吧,大哥和大嫂的事,让他俩心平气和地谈过再说。”

祝东颜感激地点点头。

晏清都却沉声道:“不必麻烦,我今日放过她,何尝不是放过我自己?”

听了她的话,祝东颜两眼一黑,摇摇欲坠。

晏老夫人边咳边瞪着他,半晌才怒道:“我晏家从来不出负心汉!”

“我从未对她动过心,又何来负心?”晏清都冷笑道,“何况,我一直都不想姓晏!”

“大哥!”

“清都!”

晏瀛洲和晏老夫人齐呼出声,阮思和祝东颜对视一眼,皆是不解。

晏清都手中的毛笔“咔嚓”一声断作两截。

他哈哈狂笑道:“好笑!我虽身为男儿,和她又有什么分别,处处受制于人,哪有片刻畅快?”

祝东颜双眼盈满泪水,喃喃道:“相公你这是何苦?”

“何苦?”他仰面狂笑一阵,“你怎么不问问晏家老夫人,当年何苦同意收养我?”

阮思猛地想起,晏老夫人对她说过,晏家仅剩晏瀛洲一脉了。

晏老夫人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你……二十年了,你还在怨老身么,怨我当年要让你改名换姓,随了晏家?”

“二十年,哈哈,我一天都没有忘记过,我是个外人,老夫人的孙儿只有小洲,哪有清都?”

晏瀛洲冷声道:“大哥,你我情同手足难道有假?”

“好弟弟,”晏清都拍了他一把,苦笑道,“但我不是你家的人,白受了你家二十年的恩。”

晏老夫人拭泪道:“清都,奶奶今日就当你没讲过这些话。”

“奶奶?”他的笑容渐冷,“这二十年来,我的前途我的婚事,全凭奶奶做主,还不够吗?”

晏老夫人哑然。

当年,晏清都想进京考武举,是她怕以前的旧怨东窗事发,极力劝阻他留在县衙当衙役。

再然后,他不愿娶祝东颜,又是她不肯退让,执意为他娶回这房妻子。

晏清都双眼血红,冷然笑道:“奶奶,我这辈子唯一违抗过您的那次便是脱下公服,出去闯荡江湖。”

“难道,如今您还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晏老夫人默了默,拉过祝东颜,垂泪道:“东颜是个好孩子,她是无辜的啊。”

“我也是,但谁又可怜过我呢?”晏清都扔下手中的断笔,“说吧,你们还想怎么样?”

晏老夫人唉声叹气,拍了拍祝东颜的手,示意她自己说。

祝东颜面露怯色,看了阮思一眼,见她鼓励地点点头,这才稍微拾起些勇气。

她第一次,为自己站出来,平等地站在晏清都面前,直视他的双眼。

“我……”祝东颜攥紧衣角,“我想要……”

她原本想说,只想照顾他饮食起居,陪他走过山山水水,但话到了嘴边却觉得不自量力。

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未离开过清河县。

那双三寸金莲走过的路,不及晏清都这几年走过的长。

祝东颜突然感到力不从心,无法放纵自己任性,更不想成为晏清都的负担。

“一个孩子。”

此言一出,晏老夫人惊异不已,阮思也哑然无话。

晏清都定定地盯着她,问道:“只是如此?”

祝东颜掐住手心,坚决地点头道:“是。”

“那好,”他回头盯着晏老夫人道,“我遂了她的愿,晏家便肯就此放过我吗?”

晏老夫人长叹一声,揉着额角不再说话。

晏清都不顾身上的伤,一把捞起祝东颜,打横抱在怀里。

“你做什么?”祝东颜惊叫一声。

晏清都面带嘲讽地笑道:“呵呵,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说着,他抱着祝东颜转身就走。

阮思惊得呆了呆,晏老夫人叹道:“罢了,颜儿是个好妻子,清都不是坏人,他会明白的。”

晏瀛洲吩咐丫鬟扶奶奶回房,见阮思追了几步,呆呆愣愣地杵在门口。

“夫人。”他的神色阴晴不定,“跟我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