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33章 迷雾(加更)

第33章 迷雾(加更)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阮思随着地上斑驳的血迹进了山。

前面已是树林,没法骑马。

她翻身下马,将马赶到一旁,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

地上的血迹断断续续的,应是有人捂着伤口踉跄步行进山时留下的。

而那角破布……

阮思认得出,那是从晏瀛洲的衣服上剐下来的。

难道他……不能乱想,先找到人要紧。

地上堆满腐烂的树叶和动物的尸体,阮思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树林深处走去。

前方,突然响起一阵草木窸窣声。

阮思一惊,握着暗器,警觉地闪身躲到树丛里。

接着,树后走出一条晃晃悠悠的人影。

那个人捂着胳膊,艰难地走了几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夫君?”阮思一眼认出那件黑底暗红纹的外袍。

她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匆匆将那人扶在怀里,突然听到羽箭破风的声响。

“心!”

阮思来不及看他一眼,便搂着怀里的人就地一滚。

只听“叮”的一声,一支羽箭擦着她的后背,斜斜地钉在旁边的树干上。

紧接着,唰唰几箭朝他们发来。

情急之下,阮思的手腕一扬,忽地扔出一把暗器,啪啪几下将羽箭打偏了轨迹。

躲在岩后射箭的那人气得直咬牙,一摸箭囊已经空了,便扔下长弓举刀怒吼着冲了过来。

阮思急忙推开怀里的人,就地一滚躲到树后。

地上的男子伤口吃痛,捂着伤刚要爬起身,只见一个山贼装束的汉子举刀朝他头顶劈来。

“呃!”他还不及闭眼,刀锋停在他头顶几近一寸的位置。

那个山贼双目圆瞪,喉咙里喷出股股鲜血,轰然往后倒了下去。

阮思握着滴血的羽箭,心有余悸,喃喃道:“暗器有时候快不过刀子。”

“夫君,我们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她扔掉刚才拔出来杀人用的羽箭,扯下蒙面巾,俯身去拉地上躺着的男人。

那男人松开刀伤,伸手给她,抬头道:“好。”

是姚钰!

“怎么会是你?”阮思挥开他的手,难以置信地盯着那张苍白清秀的脸。

姚钰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忍痛笑道:“晏夫人,好久不见。”

“砰!”

阮思将他一把推到树干上,用力按着他的肩,逼视着他,厉声道:“晏瀛洲呢?”

姚钰的胳膊被刀砍伤,伤口深可见骨,被阮思这一推,汩汩往外涌出鲜血。

他却好像浑然不觉,用染血的食指在她唇上一点,缓缓地按了下去。

阮思愤怒地打下他的手,刚要发作,姚钰惨白着脸,唇角反常地勾起一丝笑容。

“嘘,你还想引来多少敌人?”

她怒不可遏,提着姚钰的衣领,低声道:“你要是想死,我就成全你。”

姚钰盯着她唇上的那点殷红,满意地笑道:“我若是死了,你夫君就会少了一个盟友。”

“更何况,他现在还穿着我的衣服。你想让他被当成蓄意杀人犯吗?”

先前,姚钰受伤后,无人领导赤流县的一众衙役。

他主动提出和晏瀛洲交换外袍,让晏瀛洲代替自己带领他们继续缉贼。

而他扮成晏瀛洲引开追兵。

阮思冷着脸,狠狠掐住姚钰的脖子,将他喉头的软骨勒得咯吱作响。

“再犯,”她从牙关里挤出几个字,“不饶。”

姚钰被她掐得快要翻白眼了,突然喉头一松,他骤然软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阮思撕下一截衣袖,蹲下身替他扎紧伤口,以免在地上留下血迹。

姚钰诡异地微笑着看她做完这一切。

她站起身,用手背擦去唇上的血,冷冷道:“不想死就自己走。”

两人一前一后往树林外走去。

阮思想着,等出了树林,她就将马借给姚钰骑,自己折回去找晏瀛洲他们。

前几日,晏瀛洲虽说了让她不必担心,但她一想到姚钰就放心不下。

如今果然因为姚钰,让她认错了人,险些惹下更大的麻烦……

正想着,前方突然传来一阵纷乱的马蹄声。

她赶紧扯了姚钰躲在树林里,只听外面有人高喊道:“这里有匹马!”

“肯定有人进了树林!来几个人,下马,跟我进去抓人。”

“大哥,会不会是衙门的人?”

阮思心中惊惧,只觉得来人是敌非友,姚钰也微微抿紧唇。

“管他是谁,弟兄们跟紧了,见了那些狗官差,只管拿刀子往他们脖子上招呼。”

外面传来阵阵高呼。

阮思扯了姚钰的袖子一下,“往这边走。”

此时,树林外的山路上尽是山贼。

这片树林位于半山腰,她要是往上走,说不定会自投罗,误入山贼老窝。

山下是一片河谷,有一条河从那里流过,流向姚钰管辖的赤流县。

姚钰也看出她的心思,默默随她往山下走去。

没走几步,她听到有人问道:“这匹马要不要牵回寨子里去?”

“狗儿子些骑过的马也不嫌脏吗?宰了,别让他们再偷偷骑回去。”

阮思脚步一顿,只听骏马惨叫连连,山贼们击掌大笑起来。

“再不走,”姚钰讥笑道,“你落在他们手里,会比那匹马叫得更惨。”

“出了这片林子,我就绞断你的脖子。”

阮思不再理会身后的响动,心翼翼地往前走,生怕踩断尚未腐烂的树枝。

姚钰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

两人处处谨慎,快到山坡边时,不远处已有大批山贼涌进树林。

他们举着十余支火把,用刀砍开挡路的树枝,在林中大步踩来踩去。

“这边有血迹!”有山贼发现姚钰之前蹭在树上的血迹。

为首的山贼大喊道:“肯定有官差进了林子!给我搜,不要让他们活着出去!”

那些山贼齐齐答了声是,纷纷散开往各个方向来搜。

其中一人往阮思他们这边来了。

姚钰一把揽过阮思的肩,将她摁在怀里,猛地压着她蹲到树丛后。

阮思被他一碰,心中涌起阵阵反感,但搜查的山贼近了,她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谁在哪里?”那山贼似是看到一双人影,但隔得远了看得不真切。

他抽出佩刀,一边嚷嚷着,一边往树丛的方向逼近。

阮思摸出袖箭握在手心,后背早已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姚钰眼尖,一把按住她的手,“再等等。”

“这边有……”那山贼听到动静,刚要放声大喊时,他突然被一剑戳了个对穿。

刹那间,他低头盯着胸前穿出的剑尖,手中的火把和佩刀哐啷掉在地上。

长剑一抽,他像一只沙袋般,不及挣扎便闷声委顿在地。

那个山贼倒下后,后面的山贼惊呼道:“那边!兄弟们,跟我过来,那边有人!”

数十个山贼迅速聚拢,杀气腾腾地往阮思这边来了。

刚才击杀山贼的那个人手持长剑,只身背对着阮思,立在树冠投下的阴影中。

阮思看着他的身影,只觉得莫名的熟悉。

姚钰突然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然后把她的头用力按在胸膛上。

“你……”她的惊呼声被堵了回去。

姚钰瞥了那个人一眼,用不大不的声音说:“思思,别怕。”

下一刹,他抱着阮思滚下了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