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31章 打不倒(加更)

第31章 打不倒(加更)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窦一鸣欢欣鼓舞地宣布道:“还是嫂子技高一筹。另一支香多烧了片刻,上面那段风一吹就断了。”

钟二爷拍了几下巴掌,冷笑道:“县令大人平易近人惯了,当真宛如春风拂面。”

“不敢不敢。”荀县令讪讪地坐了回去。

台下众人啧啧称奇,催促窦一鸣宣布下一轮比试的内容。

“咳,”窦一鸣精神抖擞地说,“这第三轮嘛,叫作‘打不倒’。我们出三个人,每人打三局。”

“总共九局,大家每一局都可以下注。想挑战他们的自己上台就好,赢了重重有赏,输了无关紧要。”

金铃儿、封绍宇和晏清都依次走上台来。

下面的人纷纷来了兴致,交头接耳地议论开了。

“那妮子细胳膊细腿的,生的跟个瓷娃娃一样,不会一碰就碎了吧?”

“奇怪,那不是疯子吗?那家伙,一个不要命的莽夫罢了,他会什么功夫?”

“哎你们看,最后头那位不是晏家大爷吗?他不会比他那阎罗弟弟更不好对付吧?”

……

听着台下的议论声,阮思别过脸,对荀夫人笑道:“我命人准备了冰镇酸梅汤,姐姐可吃得冰?”

“这种天气,加点冰块消暑最好。我家老爷也爱吃冰的。”

阮思命银瓶儿盛了几碗酸梅汤送来,每碗里面都加了些许冰块。

钟二爷只捧着茶盅喝茶,皮笑肉不笑地说:“晏夫人,女子体质阴寒,还是少饮冰水为好。”

阮思笑眯眯地答道:“那您别饮就是了。”

钟二爷自讨无趣,扭头问荀县令说:“县衙里那些捕快衙役的,今日怎的不来凑个热闹?”

“当、当值……”

钟二爷的眼神闪烁,又对阮思说道:“我要是派人上场,跟着凑个热闹,晏夫人不会介意吧?”

那头,金铃儿打头阵,三名男子已蹿到台上。

众人虽见识了阮思的轻功,但眼瞅着金铃儿身材巧玲珑,又觉得她未必赢得了。

第一个和她对阵的是个高个瘦麻杆,瘦麻杆那边的押金越堆越高。

金铃儿不服气,哼了一声说:“你们都觉得女人没一个能打的?”

窦一鸣突然掏出钱袋,扯开口子哗啦一下,将里面的几十枚铜板全都抖在金铃儿那边。

“铃儿姐姐,我押你!”

众人见窦一鸣押了金铃儿,犹豫着要不要跟风,第一记锣声已“锵”地响了。

那瘦麻杆嘿嘿笑着,双手乱抓,嘴里说着“我下手没个轻重,娘子你……”

话音未落,瘦麻杆被金铃儿一拳打飞。

台下一阵嘘声,有人将宝押在接下来两个壮硕些的汉子身上。

那两人空有一身蛮力,被金铃儿用巧劲拨倒,众人看得倒吸一口冷气。

前三局,金铃儿毫无悬念地胜了。

她脸上沁出一层晶莹的薄汗,脸颊微微发红,笑嘻嘻地朝台下鞠了一躬。

不少登徒子都朝她吹口哨,她也不理会,下了擂台回到阮思身边。

“姐,我刚才打的好不好?”

阮思盈盈一笑道:“很好,和银瓶儿一块坐着去吧。”

她听晏清都说,封绍宇最近大有长进,如今就看他能撑到第几轮。

第二轮,众人见出场的是个满脸青胡茬的壮汉,立刻喝起倒彩,远不似刚才那般激动。

封绍宇大度地安慰对手说:“别理他们,我看你也没那么差……”

对方鼻子都气歪了。

两人很快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阮思看出他虽练熟了拳法,但根基不扎实,凭的是一腔敢打敢拼的莽劲。

银瓶儿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双粉拳紧紧握着。

好在两人很快分出胜负,封绍宇肿着一只眼,笑道:“兄弟你看,你以后要自信点。”

那人恶狠狠地“呸”了一声,擦掉嘴角的血沫子跳下擂台。

第二个拳师比第一个更难对付。

打到最后,两人扭作一团,打得难舍难分,哪里还有半点章法?

封绍宇像踩了陷阱的野狗一样,嗷嗷叫着乱打乱蹬。

那人也不肯放弃,连鼻血都顾不得擦,抹得满脸红彤彤的。

“得了,别弄得一身伤。”阮思唤了窦一鸣一声,“豆子,将人拉开,算作平局。”

听了阮思的话,封绍宇急了,拿出不要命的架势来,翻身将那人死死压在身下。

那人立刻一拳朝他脸上挥过去,他不躲不避,拳拳接着往对方身上砸。

窦一鸣刚要去拉,那人带着哭腔道:“别打了,我认输还不行吗?”

封绍宇这才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衣服被扯得烂糟糟的,索性将上半身裹的几条烂布撕掉。

“大当家,”他一抹嘴角的血渍,回头笑道,“这哥们挺厉害的,老子不脱衣服还打不过他。”

银瓶儿嗔道:“你这个疯子。”

他的对手被窦一鸣拉起来,下台前也啐了一口道:“你这个疯子。”

最后一个对手还未出场,他媳妇就冲上台,将他往台下推道:“跟这种人打,你也不要命了吗?”

那汉子本有些胆寒,被他媳妇一骂,声道:“但我好不容易才抢到这个机会……”

他家婆娘豪气地一拍胸脯道:“最后一场,老娘来。”

台下一片唏嘘,那婆娘料定封绍宇不敢对女人动手,心中得意地往前一站,“你倒是来啊。”

封绍宇“哦”了一声,众人刚要感慨没个看头,他一记直拳打上那婆娘的脸。

那婆娘的脸立刻青肿一片,惊呼道:“你个不要脸的……你竟敢打女人!”

封绍宇老实地说:“晏大侠说了,对手只有活人和死人之分,没有男人和女人。”

“你打女人就不是个男人!”那婆娘尖叫着,扭着身子便要上来抓他的脸。

封绍宇下手轻了很多,以躲闪为主,但她不依不饶,捡了机会就将他的脸挠出几道血印子。

“不准打我脸!我老娘发现我跟女人打架了怎么办?”

台下也叫骂不断,嚷着让这闹事的泼妇赶紧下去。

荀夫人看不下去了,骂道:“哪家的泼皮破落户的?还不快领回家去,由着她丢人现眼吗?”

封绍宇的头发被抓得乱蓬蓬的,那婆娘好不容易被人架下去,还朝他吐了一口唾沫。

“呸!又不是老子不会吐。”

荀县令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大家图个乐子,别跟泼妇打架一样抓脸皮扯头发的。”

阮思笑道:“这一局取消便是,大家笑笑也就过了,准备下一轮吧。”

封绍宇满脸血痕,肿着一只眼睛,披头散发地赤膊下了台。

台下的人都跟躲疯狗一样避着他,他却毫不在意,屁颠屁颠地跑到阮思面前。

“大当家的,老子没给青龙……我们那个会的弟兄丢脸吧?”

银瓶儿掏出手绢递给他,“行了,赶紧把脸上的血迹擦掉,别让你娘看到了才是。”

台上,比武已到了最后一轮。

晏清都武功高强,在江湖上有名气,对付县城里的一众拳师武夫也不成问题。

眼见他轻松打完两局,最后一局时,钟二爷突然开口道:“慢着,我这边有人想来领教领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