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30章 追不到

第30章 追不到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台下众人一听,顿时炸开了锅。

“真有那么好的事,让我们在这个天仙似的小娘子身后撒开脚丫子去追?”

“你敢啊?我可不敢去,让那冷阎罗知道了还不把你腿打断?”

泼辣些的妇人揪着自家男人耳朵骂道:“得了吧你呐,追三条腿的兔子都追不上呢!”

银瓶儿带人在台前摆出一张香案,捧出香炉插了一支线香。

“诸位,请看那边。”

众人随阮思看向街道另一端,那边好几里地皆是卖小吃的,本地人都熟悉得很。

很快有人在小吃街上洒了一层厚厚的煤灰。

窦一鸣翻身下台,踩了一脚煤灰,又回到台上抬起脚底给众人看。

“大家看好了,只要脚沾了地,立马就得沾一鞋子的灰回来,这可抵赖不得。”

台下有人问道:“怪了,又要比谁跑得快,又不准脚着地,那还能怎么玩?”

“飞檐走壁。”阮思笑道,“今日比的是轻功,又要快又要稳。”

窦一鸣指着小吃街尽头说道:“那边有家卖酒酿丸子的还开着呢,起点在这,终点就在那。”

第二轮的规则就是,从线香点燃那一刻算起,比试者脚不沾地,去买一碗酒酿丸子来。

比试者端着丸子重新回到擂台上时,才能掐断线香,期间一滴汤水都不能洒。

台下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啥?这不是为难人吗?”

“汤汤水水的,用广口碗平白端着都会不慎洒了,跑起来谁还控制得了?”

有人带头起哄道:“莫不是晏家二夫人不想给银子,要找借口让大家伙知难而退?”

银瓶儿将那盘金元宝端过来,阮思随手取了一只,押在香案上说:“我押我自己。”

下面的人顾不得抱怨,全都直勾勾地盯着那锭金子。

窦一鸣问道:“有人要来挑战我嫂子吗?”

台下跳出个年轻男人,模样猴精猴精的,怪笑着问道:“只要脚不沾地就行了吗?”

见窦一鸣点了头,他立刻冲出人群,牵来一辆破破烂烂的驴车。

“我这驴子跑得可不比女人慢。”

此话一出,众人都哈哈大笑,等着看阮思要怎样收场。

阮思淡定地笑道:“可。”

那赶驴车的男人见她没羞红了脸,反倒觉得无趣,摸出几个铜板说:“我就押这些。”

旁人哄笑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明明稳赢,怎的不多押几块银子?”

“就是啊,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娘子能会什么武功,还不是专门出来唬人的?”

驴车汉子大声道:“我就剩这点家底了,你们倒是押我啊,赢了的银子咱们一起分。”

有个黑脸矮子一把抢过汪老拐的拐杖说:“喂,你们谁再弄只拐杖借我用用?”

窦一鸣笑道:“你双手拄着杖,哪还有手端酒酿丸子?”

那人愣了一下,觍着脸道:“我用嘴叼着不成吗?”

看台上,钟二爷对他身边的美少年说:“去,陪晏夫人热闹热闹。”

那少年行了一礼,从怀里掏出好几块银子押在香案上,“算我一个。”

阮思回头睨了他一眼,钟二爷遥遥举杯道:“老夫以茶代酒,先祝晏夫人旗开得胜。”

她不动声色地站到台前,和几人并肩站到一起。

“依老夫拙见,你们各自分开跑没个看头,不如多端几只香炉来,一起出发岂不更刺激?”

荀县令抹了把汗道:“听到没,还不快照做。”

等一切准备就绪,银瓶儿领人一起点燃四支线香。

驴子嘶鸣着撒开蹄子跑了起来,矮子腋下夹着拐杖,蜷起腿吊在半空中,也奋力往前挪。

阮思和那少年的身影已落在几丈开外。

一白一青,快如闪电,几个纵跃已飞掠到街旁瓦肆上。

人群中不时爆发出阵阵惊叹。

“噢哟,晏家二少奶奶还真是个仙女。”

“人呢人呢?怎么眨个眼就不见了?”

“那边呢,”有眼尖的指着匾额旁的一抹白影道,“晏家铺子盖着红布的匾额后头。”

阮思在匾额旁引足了目光,这才飞身跃开,去追暂时领先的那名少年。

下面的驴车在煤灰上艰难地跑着,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夹着双拐的从旁边过,忍不住回头笑道:“哥们你这车快散架了吧?”

赶驴车的没好气道:“去去去,你在这装什么瘸子?”

两人拌嘴间,阮思和那少年已各端了一碗酒酿丸子,踩着屋顶围墙往回赶去。

窦一鸣看得瞪大双眼,“瓶儿姐姐,原来我嫂子的轻功那么好啊。”

银瓶儿抿唇笑道:“我家小姐自幼学的就是这些保命的功夫。”

窦一鸣咂嘴道:“好本事,改天一定要让嫂子指点我……咦,她怎么又往那边去了?”

阮思明明领先那少年好几丈,但她偏偏折身落到刚才的匾额上。

匾额上的大红绸子被风微微吹起。

她衣袂翩跹地立在匾额旁,一袭白衣柔软如云,引得所有人仰头看去。

“欸?这里什么时候要新开家店不成?”

“我瞅着好像写着个什么‘记’,这是谁家的铺面啊?”

众人刚说了几嘴,便有人惊呼道:“快看!钟二爷家的少年要赢了!”

那少年从屋顶上飞身而下,像飞鸟一样,急促地朝擂台俯冲而去。

“这这这!”窦一鸣惊得合不拢嘴,“嫂子,快啊!”

说时迟,那时快。

少年刚落到擂台上时,阮思抢先一步掠过他身侧,第一个掐断了线香。

那少年愣了片刻,匆匆掐断另一支线香。

众人又看另外两人,那夹着双拐的叼着碗,摇摇晃晃地往回挪。

赶驴车的端着碗拼命催那驴子,但驴子倔脾气突然上来了死活不肯走。

拄双拐的经过他身边,一时得意,张嘴大笑起来。

嘴里叼的那只碗便哐啷一声掉在地上,里面盛的丸子洒了一地。

他惊叫一声,瘫坐在地,那赶驴车的笑得前仰后合。

驴子被他的笑声一惊,撒开蹄子拼命往回跑,一路横冲直撞,吓得他捂紧怀里的碗。

“好家伙,你慢点啊别跑那么快,要洒出来了……”

驴子哪里肯听他的,咚的一声绊在石坎上,那辆破驴车也被撞散了架。

赶驴车的四脚朝天地摔到一旁,手里的酒酿丸子泼了那驴子一身。

“好了,”钟二爷说道,“将那两支香取来比一比短长,看看晏夫人和我家下人谁更了不得。”

他语带嘲讽,窦一鸣哼了一声,说道:“不用比了!我家嫂子先回来的。”

钟二爷却摇头道:“万一晏夫人那支香埋得浅,我家下人那支埋得深,岂不亏得很?”

众人伸长脖子去看,两支香仅有毫厘之差,隔得远些看上去竟像一样长。

“县令大人,不妨由你亲自去看看。”

荀县令只得点头应了,颤颤巍巍地走上前,俯身去查看两支香的长度。

隔了半晌,他小心翼翼地说道:“本官眼拙,看着就跟没差一样,要不这局算平局?”

钟二爷冷笑道:“荀大人明察秋毫,何时眼拙过?”

他只得硬着头皮将脑袋往香炉边去凑。

一阵风过,香炉里的灰被带起不少,荀县令吸进一口灰,忍不住朝着香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阿嚏!”

下一瞬,香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