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29章 问不倒

第29章 问不倒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荀县令面露尴尬道:“二爷,下官姓‘荀’,不是‘苟’……”

钟二爷坐下来,问身后的侍女说:“怪了,老夫怎么记得,一个艹头一个旬字,念的是苟啊?”

几名少女咯咯轻笑。

他又转身对荀县令笑道:“难道我记错了吗,狗县令?”

“哪里哪里,”荀县令双股战战,“钟二爷说念‘苟’,那就是念‘苟’。”

钟二爷看着阮思,却仍然对他说道:“你这狗官记错了字,是不是该罚啊?”

荀县令黑着脸,欲哭无泪道:“该!活该领罚。”

“这就对了,”钟二爷问阮思说,“晏夫人,你说我们罚他叫几声如何?”

荀氏夫妇双双看了过来。

阮思将这个烫手的山芋重新扔回给钟二爷。

“荀大人乃一方父母官,虽平日待人亲和惯了,但我不如钟二爷与荀大人相熟,不敢乱开玩笑。”

钟二爷叹道:“可惜了,晏夫人如此妙人,今日竟也俗气起来。”

阮思对荀县令颔首道:“时辰差不多了,荀大人,我们这便开始吧?”

荀县令松了一口气,起身走到台上的花鼓前,拾起鼓槌用力一敲。

“端午大典开始。”

窦一鸣翻身上台,笑吟吟地说道:“诸位,今日共设了三关,每关皆可押宝下注,一比二来赔。”

他一来就将众人最关心的说了,台下的人群沸腾起来,纷纷催促不已。

“大家听我说,今日共有‘三不倒’,第一轮嘛,就叫‘问不倒’。先请这一轮的主角登场。”

众人翘首以盼,只见好几条汉子红着脸上了台。

窦一鸣带头鼓掌,笑道:“咱们这几个兄弟生在清河县,长在清河县,对每户人家都熟悉得很。”

“谁要听这些,快说规则!”台下有人不耐烦地催促道。

他赶紧解释说,只要付一个铜板,就能向台上的人问一个问题。

如果台上的人答不出来,那晏家就出两个铜板来赔,台下人人皆可参与,尽管提问就是了。

“不过,”窦一鸣笑道,“兄弟们只答些琐碎小事,什么谁被戴了绿帽子的,问了也不好意思答。”

台下众人哄笑不已。

窦一鸣又说道:“今日大过节的,大家拣些高兴的问,就当讨个吉利,不要问些旁的伤了和气。”

围观的几千人里,明显有人松了一口气,“对对对,本该如此!”

他回头望了阮思一眼,阮思示意银瓶儿捧出个托盘。

托盘里放着几只明晃晃的金元宝,晃得众人眼睛都直了。

窦一鸣笑眯眯地指着那几只金元宝道:“看见没,晏家二少奶奶那头短不了赌金。”

台下观众谁还耐得住性子,一拥而上挤到台前来。

“各位各位,一个一个来!只管将铜板交给我,问完你的问题,是对是错大家都明白,抵不了赖的。”

窦一鸣取了个托盘,沿着台前收铜板。

第一个被收走铜板的大汉乐开了花,拍着肚皮说:“听好了,我给你们出个难度大点的。”

他指着人群中的一个瘸腿老头道:“汪老拐家里的老母鸡,上个月抱了几只小鸡?”

台上几人回头朝阮思竖起大拇指,大当家果然料事如神。

“这有什么难的?听好了,五只!”

看客们纷纷问老瘸子说:“汪老拐,他说对了吗,可别是瞎蒙我们的。”

老头只好点头道:“错不了。”

众人一片唏嘘,那大汉抹了把汗道:“瞎猫撞上死耗子了,后面的可得出难题了。”

大家都抢着花钱提问,窦一鸣忙前忙后地收铜板,不多时就收起一堆小山来。

提的问题也千奇百怪——

问“李家三媳妇和宋家大嫂子是怎么结下梁子的?”

答:“李家三媳妇背地里说,宋家大嫂生的小子瘦得跟猴一样,肯定不好养,被宋家人听了去了。”

问:“朱老爷子年轻时候的诨号叫什么?”

答:“炮仗嘴,处处跟人吵嘴,一顿连环炮噼里啪啦没个完。”

问:“赵老五经常扎的大汗巾子是什么颜色的?”

答:“绿底红花的,他扯回来给媳妇做背面,他媳妇嫌土气,非给他裁成好几十条汗巾。”

众人哈哈大笑,非要按着赵老五剥了裤子,扯出他的汗巾来看个清楚。

赵老五惨叫着要躲,裤腰子被人一扯,险些没连带着底裤翻出来。

他死死提着裤子,哀嚎道:“说对了还不行吗,我一个老爷们的裤子有什么好扒的?”

眼尖的瞅到他裤腰里露出的一角汗巾,这才摊手道:“散了散了,这回又没难倒他们。”

众人兴致高涨,问的问题却渐渐跑偏了,什么粗的俗的都有人问。

阮思给窦一鸣使了个眼色。

窦一鸣收起托盘,笑道:“这个‘问不倒’,大家可服气?”

台下有人起哄:“再来再来,我就不信这几个臭小子什么都知道!”

“就是,别挡了我们发财的路子,再来几局有什么玩不起的?”

他苦笑道:“时间不早了,还有别的局来赌,赢一两个铜子也没多大意思,大家说是不是?”

台下这才稍微安静些。

“要是由着你们再问下去,哪家扒灰哪家出墙,一秃噜嘴说出来没准还得当场打起来不是。”

窦一鸣生了张娃娃脸,笑起来眼睛眯成缝,露出一口大白牙,特别讨人喜欢。

见他都这样说了,众人捧腹大笑一阵,便兴致勃勃地听着他讲。

“我们青龙行善积德兴趣会的兄弟都是些问不倒的,大家日后有个烦心事,不如来跟兄弟说。”

他恰到好处地宣传了一番,怕扫了兴,赶紧说道:“我们第二项嘛,就是‘追不到’。”

“咋些个,还要在擂台上赛跑不成?”

众人都被勾起兴趣,窦一鸣卖了个关子,回头笑道:“有请晏家二少奶奶。”

钟二爷歪在椅子里,阴阳怪气地笑道:“哦?晏夫人这回想玩真的了?老夫拭目以待。”

阮思微微一笑,款款走到台前。

所有人都知道她被贾善拦过轿子,但很少有人见过她的模样。

如今一看,晏瀛洲的老婆果然明艳动人,跟那枝头的桃花一样,灼灼的,惹眼得很。

她今日穿了一身荼白散花纱衣,挽了个坠马髻,耳边松松地垂下几缕青丝。

“啧啧,”台下有妇人叹道,“旁人穿身白跟披麻戴孝一样,她穿怎的就跟仙女似的?”

还有不少男人看直了眼,“难怪贾善要拦她轿子,这多看一眼都跟抢来的一样,稀罕得很啊。”

窦一鸣听了,自豪地笑道:“这一轮,我家嫂子就要跟你们比一比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