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26章 五石散

第26章 五石散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今日,姚钰临走前,以答谢宴为名,在迎客楼宴请荀县令夫妇。

荀氏夫妇向来爱占小便宜,得了这种机会自然放开肚皮胡吃海喝。

姚钰叫了好几坛酒,荀夫人吃得高兴,不听荀县令劝,一个人咕隆咕隆喝了好几杯下肚。

席间,荀夫人喝醉了,吵着要去茅房一趟。

荀县令只得由她去了,自己留在雅间,接着陪姚钰吃饭聊天。

但他等了很久,不见荀夫人回来,放心不下准备去找。

荀县令和姚钰刚走到门口,楼上的雅间里便传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接着,楼上响起慌乱的脚步声。

一名女子惊叫着“你别过来”,慌不择路地跑下楼来。

荀县令赶到楼梯口,和那女子撞了个满怀,一看竟是自己的夫人。

荀夫人脸色酡红,衣衫不整,脂粉揩了一脸,身上的钗环也掉了大半。

偏生有个不长眼的,在后面惊呼道:“原来是县令夫人啊!”

荀县令一抬头,只见楼上的雅间里走出个醉态毕现的公子哥。

那贾善瞪着眼到处找人,呵斥道:“你们几个!看到刚才送上门的那小婆娘没有?”

荀县令大为火光,连姚钰都没知会,搀着夫人火烧屁股地走了。

晏瀛洲说完,阮思听得目瞪口呆。

绿了,荀县令绿了?

阮思咂嘴道:“那他还不恨死贾善啊?”

但她转念一想,荀县令胆小怕事,任由贾善作威作福,这回又怎么敢记恨这活祖宗呢?

晏瀛洲淡淡说道:“还有件事,我需得提前同你说一声。”

阮思以为又有八卦消息,立刻来了精神,催促道:“快说啊。”

“乔乔,”晏瀛洲的神情渐冷,“钟二爷设法买下些上面截获的五石散,想运到清河县来。”

阮思听说过,京城里有不少世家子弟服食成瘾,导致精神萎靡不振,身体日趋虚弱。

后来,有几位大官的公子吃出了人命,京中严令禁止再售五石散。

各州郡也接到禁令,纷纷将五石散收拢焚毁,不准百姓效仿京中风气服食此物。

晏瀛洲截获消息,得知钟二爷神通广大,运了一批五石散来,准备在清河县暗中售卖。

阮思突然想起了什么,气得直咬牙,“难怪他盯上了晏家的铺子。”

晏瀛洲冷冷道:“他想多了。”

阮思愤愤不平地说:“夫君你绝不可放任他继续逍遥法外。”

不然,她这几板子白挨了?

晏瀛洲点头道:“我和陈烨已商议好,待那批货运到清河县境内,就上山剿一波匪。”

阮思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万一,啸山虎的人没来截货呢?”

晏瀛洲低笑一声,说道:“那天必然会有人打劫的。”

他的声音低沉温和,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她喜欢听他低笑出声。

阮思双眼一亮,抢着说道:“我知道了,没有山贼,也要制造山贼嘛!夫君,算我一个!”

但她的兴奋劲还没持续多久,很快垂下头嘀咕道:“荀县令怎么会批准……”

“夫人错了,”晏瀛洲说,“荀县令不仅准了,还给我们下了道死命令。”

“什么命令啊?”

晏瀛洲似笑非笑地说:“劫持货物的山贼,最后必须逃进贾家的院子里。”

阮思的心微微一揪,叹气道:“没想到荀县令除了爱钱,还很爱他家夫人。”

晏瀛洲替她掖好被角,将她小心地裹在毯子里。

“钟二爷的势力盘根错节,的确不好对付,好在姚钰届时会亲率赤流县的衙役来支援我们。”

赤流县毗邻清河县,山贼为祸两县也非一日两日了。

姚钰说,他想尽快剿贼立功,以免在赤流县站不稳脚跟,所以要晏瀛洲分他些功劳。

晏瀛洲并不在意,和陈烨商量后,迅速与姚钰结盟。

阮思听了,心里更觉得不妙。

姚钰前世因剿贼有功,在赤流县颇受爱戴,后来步步高升,也离不开这份履历。

但她最清楚姚钰的心性,生怕晏瀛洲遭了他的道。

她该怎么开口呢,告诉晏瀛洲说,她梦到姚钰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想来想去,阮思小声道:“你千万当心。”

晏瀛洲点点头,说:“乔乔,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我还有件事想拜托你帮忙。”

“何事?”

“我算过车队脚程,端午节前后就到清河县境内。”

晏瀛洲略显犹豫,但还是说道:“端午节当日,你能否设法绊住钟二爷,让他留在城里?”

阮思想了想,说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你再给我几日。”

说着,她慢慢从晏瀛洲身上爬开,往回蠕了蠕,趴回枕头上说:“我要睡了。”

晏瀛洲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

“帮我吹下灯,谢谢。”

她将脸埋在枕头里,只听晏瀛洲低笑道:“吹了灯,我如何看得见你?”

“看不见,我怕你不见了,就只得上来拥着你。”

阮思急忙回头道:“晏瀛洲,我、我屁股都被打烂了……”

晏瀛洲的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弧度,附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看过了,还好。”

她臊得一晚上没有理他,后来才知道是晏瀛洲亲自给她上的药。

阮思休养数日,勉强可以下床走动了。

银瓶儿拦不住封绍宇,他气哼哼地往晏家后院来了。

金铃儿忙放下帘,阮思趴在软榻上,隔着帘见他摔门闯了进来。

“大当家的!你老人家好点没?”

阮思没好气地说:“我老人家还没入土呢。”

封绍宇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茶壶杯子嗡嗡作响。

银瓶儿嗔道:“这是晏家的东西,你在这里瞎扯什么威风?有本事上钟家闹去。”

封绍宇被她说得面上一讪,很快又怒气冲冲地低吼起来。

“姑娘你倒是评评理,我疯子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那姓钟的破落户实在太过分了!他打的哪是我们大当家的屁股?”

金铃儿忍不住去推他,“得了得了,在小姐面前满嘴胡话的算什么?”

封绍宇不服道:“我说的不对吗?他打的分明是我们青龙……青龙……”

他一时想不起阮思改的名字,挠着后脑勺皱眉想了半天。

银瓶儿和金铃儿望着他,又好气又好笑。

他终于一拍大腿道:“打的明明是我们青龙行善积德兴趣会的脸面!”

阮思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当日起了促狭的心思,随口提了一嘴,这目不识丁的糙汉竟全都记下了。

阮思笑了笑,命金铃儿去沏茶。

“疯子,我有件事想交代你去办,你仔细听好了。”

封绍宇忙收起刚才的怒火,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交代兄弟们,把县里每家每户的家底都摸熟了,就连他家老母鸡刚抱了几只小鸡都弄清楚。”

封绍宇愣了一下,问道:“大当家的,我们要重操旧业了?”

“操个鬼啊。”阮思接着说道,“还有你,这几天好好练拳,务必给我把入门拳法练熟了。”

封绍宇为难地说:“我每天都练着呢,但没人盯着,练对了练错了也不晓得。”

银瓶儿说笑道:“那你就寻面大铜镜对着练去。”

他望了眼屋里的梳妆镜,点头道:“姑娘,劳烦你将那面镜子包好,借我抬回去用几天。”

“不必了,”阮思忍笑道,“我替你寻了个好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