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25章 纤腰(加更·你好,2019)

第25章 纤腰(加更·你好,2019)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住手!”屋外传来一声清喝。

晏老夫人身后的刀客顿住手,窦一鸣不耐烦地推开阻拦他的人,“让开让开,官差来了。”

钟二爷眯起眼,命人先放他进来。

窦一鸣进了正厅,一看到阮思血肉模糊地趴在那里,急得差点没哭出来,“嫂子!”

阮思恍惚听到他的声音,虚弱地“嗯”了一声以作回应。

钟二爷打量着他身上的衣服,问道:“你是狱卒?你们晏大人呢,他怎么不来?”

窦一鸣捧着个镶了珍珠碎玉的匣子,挡在阮思面前,说道:“老大让我给你送份礼物来!”

钟二爷一眼认出那个匣子是他家里的,前段时间他刚赏给最得宠的妾室。

“什么?”他捏紧手中的核桃。

窦一鸣打开匣子,招呼道:“都看看都看看,价值连城的玉如意,你们平时可见不着。”

匣子里安静地卧着一支晶莹透亮的玉如意。

白玉温润,玉中带血,钟二爷一眼相中的就是那丝血痕。

“你!”钟二爷脸上的笑容出现些许裂痕,“拿近些,让老夫看仔细了。”

窦一鸣把玉如意捞出来,将匣子扔在地上一脚踢开。

“哎,钟二爷慧眼如炬,怎么会认不出你每晚伴着睡觉的宝贝玉如意?”

钟二爷的脸色骤变。

他生性多疑,怕遭强人刺杀,命人在家中布置了十几个一模一样的卧房。

每间房里都陈列着一柄玉如意,但唯有这一柄,他每晚不管去哪间房过夜都要派人取来。

窦一鸣像握柴火棍一样,握着他的玉如意,紧张地蹲下身问道:“嫂子,嫂子你怎么样了?”

阮思疼得脸色惨白,慢悠悠地吐出一口气道:“没死,先办正事。”

他松了一口气,回头望着钟二爷,说:“你要是觉得不喜欢,我家老大再从你家里弄点别的出来。”

钟二爷咬牙切齿道:“你们晏大人再不回家,怕是要给一家老小收尸了。”

窦一鸣略一犹豫,很快挺直腰板道:“老大说了,你什么时候回家,他就什么时候回家。”

钟二爷冷笑道:“我钟家死士数百人,捉他一个晏瀛洲,还不是瓮中捉鳖么?”

“谁说只有老大一个人?”窦一鸣朗声道,“况且老大去你家跟逛菜园子似的,你冒得起这个险?”

连他放在枕边的玉如意都被人盗来了。

下次被取走的,怕会是他的脑袋吧?

“我最为赏识晏夫人,今日一聊起来便忘了时辰。晏家似乎也不打算留客,老夫就先回去好了。”

钟二爷命人撤去刀斧弓箭。

窦一鸣仍然紧紧揣着玉如意说:“我家老大最在乎嫂子,比你在乎你的破如意还要在意。”

钟二爷手中的文玩核桃咔嚓作响。

“晏大人夫妇伉俪情深,委实可喜可贺。”

众人一撤走,晏清都和祝东颜忙去照顾晏老夫人。

钟二爷回头嗤笑道:“我钟家家财万贯,那柄玉如意也没放在眼里,就赠给晏夫人好了。”

窦一鸣怒道:“谁稀罕你这劳什子玩意?你将我嫂子伤了,我就将这东西砸了。”

话音刚落,玉如意哐啷落地,裂成好几块碎片。

阮思气息微弱地说道:“豆子,招呼人送客。”

“小姐!”金铃儿和银瓶儿哭着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扶起阮思。

晏老夫人总算悠悠醒转过来,望着阮思直掉眼泪道:“冤孽啊,冤孽。”

阮思一直强撑着,目睹钟家的人全都走了,这才泄下一口气,瘫倒在银瓶儿怀里。

等她醒过来时,已是黄昏时分。

她趴在软榻上缓缓抬起眼,满室余晖中,坐着个清隽风流的男子。

那男子直直地看着她,狭长的凤眸里波涛暗涌。

最妙的是那粒泪痣,竟让那双素来冷漠的眼眸含了丝丝似有还无的情愫。

阮思心想,他真好看啊。

“夫人,饿了吗?”晏瀛洲起身要去传下人送晚膳进来。

但他刚一站起来,衣角就被拉住了。

那一端,阮思轻轻扯了一下,撇撇嘴说:“不饿。”

“好,晚点再吃。”晏瀛洲重新在她身边坐下,“乔乔,你……”

他想问“你还疼吗”,但立刻觉得多余。

晏瀛洲从来不会安慰人,换了他自己受伤,伤得再重也觉得不足挂齿。

但他看着阮思软绵绵地趴在那里,心中就觉得焦灼不定,仿佛五脏六腑都被放在火上烤。

她……看上去像小动物一样柔软而脆弱。

他坐在软榻边缘,往外挪了挪,生怕碰到她的伤,一双手都不知该放在哪里。

阮思刚想跟他说话,但腰上传来阵阵剧痛,闷哼一声抓紧枕头。

晏瀛洲的目光紧张地落在她的腰上。

她的腰怎么那么细?他第一次认真打量女子的腰,竟觉得惊异,这把腰似乎他单手就可以握住。

阮思疼得直哼哼,额上沁出细密的冷汗。

她眼珠一转,便瞥到晏瀛洲皱着眉,盯着她的背犹自出神。

“晏瀛洲,我屁股疼。”

“……打的是腰。”

钟二爷的手下这回下了黑手,专挑极为脆弱的腰椎打下去。

要真的任由他们打完,阮思不死也得从此残废了。

晏瀛洲眸里泛起一股寒意,杀机毕现。

阮思疼得龇牙咧嘴,哪里会注意到这些?

她先是一愣,随即假哭道:“晏瀛洲!我不管,他们打的哪里是我的屁股,分明是你的脸!”

他家夫人攥紧拳头,义愤填膺地这样一说,他便点头道:“记下了。”

阮思哼哼唧唧的,扔开枕头,爬到晏瀛洲腿上趴着。

晏瀛洲愣了愣,只觉得膝上微微一沉,又软又暖,要是抱在怀里一定舒服得很。

阮思今日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父母师兄全都不在身边,就只好找她家夫君来撒娇。

她满足地往他怀里钻了钻,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晏瀛洲刚回来时,见阮思疼晕过去,心中自责不已,责怪自己回来晚了让她受罪。

他想着,是他对不住阮思,阮思如何责罚他,哪怕让他去挨板子,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应下。

但他没想到,他家夫人一醒过来,就裹着薄毯一蠕一蠕地蹭到他腿上来了。

晏瀛洲的心软了又软,不知该如何待她才好。

他的声音也放缓了几分,答道:“钟二爷从钟家正门进去时,我就从他家正门出来了。”

阮思想了想,噗嗤一笑说:“他就没留你吃个饭么?”

“他想留,”晏瀛洲的眸色一冷,“也要留得住才行。”

阮思打了个哈欠,说道:“我家夫君不好惹,豆子今日都说了,我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晏瀛洲说:“不过,有一件事,你一定还不知道。”

“哦?”

“荀夫人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