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24章 晏清都

第24章 晏清都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我晏家的女人,是去是留,何时轮到外人置喙了?”

门外,一个身上溅了不少血渍的男子冷笑几声,提着把滴血的刀大步走进正厅。

他身后哀嚎一片,好几名刀客被他砍伤在地。

随即,又有数十名弓箭手和刀客涌了进来,将众人团团围在中间。

“晏家大爷?”钟二爷的眼眸微眯,“你想尝尝乱刀分尸的滋味吗?”

晏清都拖着长刀立在那里,厉声道:“左右有钟二爷作陪,我晏家老小今日死在这里又何妨?”

阮思原本想着,这顿板子她是绝对不会挨的。

钟二爷步步紧逼,她反倒正中下怀。

她今日拿了这放妻书,拍拍屁股回桃花郡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况,她已将清河县里的这滩浑水搅得更浑了。

待她这一走,晏瀛洲记恨的自然是钟家,没准还可怜她无辜被撵走,以后对阮家稍加照拂。

但她这位大伯哥偏偏这个时候冒出来。

他还跟个亡命徒似的,摆出一副要拉全家和钟二爷拼个鱼死网破的架势。

阮思心里慌了。

“大哥,”她挺身而出,挡在晏老夫人面前,“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恐怕难以应付。”

晏清都眉眼俱冷,睥了她一眼道:“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几十张劲弩长弓齐齐对着他们。

哪怕晏清都当场击毙钟二爷,她和晏老夫人等人,谁又能活着出去呢?

眼见他长刀一抡,势要提刀冲将过去,阮思赶紧劝道:“大哥且慢!”

祝东颜也惊呼出声,“相公!”

阮思忙说道:“只要钟二爷一死,厅内万箭齐发,大哥不但自身难保,也未必保得住奶奶和大嫂。”

钟二爷随手盘着核桃,笑眯眯地说:“这晏家上下,看来只有晏夫人一个明白人。”

晏清都怒目圆瞪。

“罢了,晏家大爷今日来得突然,我不曾备下礼物,不如请大爷见见血,图个吉利。”

说着,他命人押上晏家的一众奴仆。

“动手吧。”

钟二爷挥挥手,跪在前排的一名老仆立刻人头落地,血溅三尺。

那颗头颅骨碌碌地滚了一圈,被行刑的刀客一脚踹到晏老夫人脚边。

晏老夫人低呼一声,晕死过去。

阮思看到金铃儿和银瓶儿也被绑在那里,顿时心急如焚,主动说道:“够了,我和二爷做个交易。”

钟二爷和蔼地笑着点点头。

“要是我不仅挨了几十板子,还被晏家扫地出门,处境岂不更加凄凉可悲?”

“若果真如此,老夫都难免要为晏夫人掉几滴心酸泪。”

阮思说道:“你那干儿胸中那口恶气,不是就能出得更舒坦了么?”

钟二爷点头叹道:“不仅如此,老夫也觉得有趣极了。说吧,晏夫人想要什么?”

“既然是冲我来的,为难下人就没些个意思了。钟二爷,你尽管命人打我板子,把下人都放了。”

晏清都怒道:“万万不可!这条命不要也罢,断不可受这等屈辱!”

金铃儿和银瓶儿也急道:“小姐,千万不要啊!”

阮思盯着晏清都,只觉得他的形容落拓,气度刚烈粗犷,和晏瀛洲半点也不像。

“无妨。我阮思要命,不要脸。只在嘴上说说也无趣,不如我挨两板子,你就放一个人如何?”

钟二爷扫了一眼堂下跪着的晏家老小,古怪一笑说:“晏夫人少说也得挨十六十八板。”

他又看了一眼早已昏死过去的晏老夫人和旁边哭成泪人的祝东颜。

“老夫人和大夫人是主子,一人十板子来换不过分吧?”

祝东颜跪在老夫人脚边动弹不得,晏清都愤然道:“要杀便杀!休得辱我晏家脸面!”

阮思斥道:“放屁!你不要命也就算了,你奶奶你老婆呢,全都死在别人手里?”

钟二爷命人铺了层狐皮毯子,笑道:“这样,我再白送你几板,凑个四十大板,保晏家上下无恙。”

阮思远远地望了金铃儿和银瓶儿一眼,咬牙道:“钟二爷一诺千金,有何不可?”

她俩都知道,自家小姐自幼习武,身子骨比其他弱不禁风的小姐强健,但怎经得起四十大板?

晏清都握紧长刀,双眼血红,斥道:“四十大板?连寻常男人都经不住,你休要逞强!”

“我夫君司狱典,掌酷刑,我怎会不知?不过是将我打个半死,吊着口气,用草席子一卷扔出去。”

“你这女子!你不要命了!”

他看这少女柔弱苗条,恐怕不到二十板,便要一命呜呼了。

钟二爷示意阮思趴到那条名贵的狐皮毯子上。

“晏夫人如此妙人,若是不幸殒命,老夫便舍了这条狐皮毯子,将夫人尸身好生抬去扔了。”

阮思抚掌笑道:“裹着这价值千金的狐裘,怕是到了阴曹地府也不冷的。”

她嘴上虽然逞强,但此时无计可施,痛下决心,决意暂时舍身维护银瓶儿等人。

晏清都架起刀要往钟二爷头上砍,但旁边的刀客早已将刀架在晏老夫人和祝东颜脖子上。

“啪!”一板子落下,阮思咬紧牙关。

金铃儿和银瓶儿痛哭失声。

她恍惚回到落雪的夜,厚厚的积雪上绽开点点血花,全是银瓶儿的血。

“啪!”又是一板子落下。

阮思咬破了舌尖,连哼都没哼一声。

姚钰命人打了银瓶儿几十板子,银瓶儿一直在说,小姐,不疼,没事的。

“啪啪!”阮思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

人群中,银瓶儿的脸又远又近。

阮思看着她,突然觉得,这一世真好。

“不要再打了!”银瓶儿和金铃儿冲出人群,死死抱住行刑的壮汉。

钟二爷笑着命人停手,说道:“晏夫人你看,晏家有负于你,却还有人对你忠心耿耿。”

阮思吐出一口血沫子道:“我挨了四板子,这两人……放了。”

“妙哉妙哉!”钟二爷盘着核桃,示意左右拉下两人,“嗯,我放人,接着打吧。”

晏清都目眦欲裂,怒吼一声,飞身跃起,手中长刀朝钟二爷劈了下去。

钟二爷身旁的少年纷纷掷出香炉等物,拂尘一挥缠住他的刀,和他打斗在一处。

“这莽夫,无趣得很。”钟二爷示意下人,“少打晏夫人十板子,送晏老夫人上路吧。”

打斗中,晏清都无暇分身,惊惧之下,嘶声道:“休伤我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