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17章 走马灯

第17章 走马灯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去县衙的路上,晏瀛洲的脸色委实不好看。

“他为何叫你‘乔乔’?”

阮思没好气地说:“我家里人都叫我‘乔乔’。”

晏瀛洲黑着脸,问道:“那为何连我都不知你叫‘乔乔’?”

“别乔乔长乔乔短的了,”阮思不高兴道,“那是我乳名,你又从何得知?”

晏瀛洲半天才低声道:“往后我也要这样叫你。”

阮思想着姚钰的事,心情很不好,一脚踢开路边的小石子,“夫人叫得不顺口了?”

“乔乔是你,夫人也是你。”

阮思冷哼一声,干脆随他叫去了。

到了荀县令家中,姚钰先迎出来向晏瀛洲行礼谢恩。

阮思躲在晏瀛洲身后,巴不得姚钰看不到她。

荀夫人却咯咯笑着出来挽了她胳膊,对姚钰说:“我这妹妹也是桃花郡来的,与你倒是同乡。”

阮思面如土色。

姚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似是在哪里见过。”

这顿饭吃得格外尴尬。

荀县令先是再三谢了晏瀛洲救他远房小舅子,又殷勤地问他何时才能回来复职。

晏瀛洲不动声色地说:“若是大牢里又添要犯,晏某自当秉公尽职。”

荀县令干笑几声,姚钰却直直盯着他。

见状,荀夫人举箸笑道:“菜都快凉了,你们说起公务就没个完的。小晏,给你媳妇夹菜啊。”

晏瀛洲看看阮思,阮思也看看他。

姚钰起身夹了个糖醋丸子,“不妨尝尝这个,和桃花郡的做法相类,不过汤汁略为稠浓。”

说着,他欲将那丸子往她碗里送。

阮思呆了呆,荀夫人在旁边忙笑道:“我这堂弟到底是个会疼人的,这般照顾你老乡。”

她笑着去推阮思的手,迫使她递碗过去接。

那枚丸子眼见就要送进她碗里时,晏瀛洲的碗突然横了过来。

碗筷骤然一碰,筷子尖夹着的那枚丸子,咕噜一下滚到了他的碗里。

晏瀛洲收回碗淡淡地说:“多谢。”

好好的一顿饭,吃到后来就没了声音。

姚钰的视线游离不定,若有若无地掠过她的脸。

阮思吃得味同嚼蜡,为了避免对上他的视线,她假装还没吃饱,目光在菜肴间扫来扫去。

但凡她多看了一眼的,晏瀛洲就立刻夹一筷子给她。

吃到后来,阮思碗里的菜堆成了小山。

荀县令一脸肉疼地叹道:“小晏看着不近人情,却是个会疼老婆的。”

姚钰举杯微笑道:“小弟敬晏兄一杯,一来谢晏兄救我,二来有事与晏兄相商。”

他一杯饮毕,晏瀛洲把玩着酒杯,问道:“何事?”

“小弟不才,即日便要赴赤流县上任,领七品县令职。”

晏瀛洲冷淡道:“恭喜。”

姚钰丝毫不介意他的态度,笑道:“小弟故来与兄相商,待我上任后,想与你联手剿灭啸山虎。”

荀县令吓得一哆嗦,差点滑到桌子下面去。

“弟弟啊!这种话可不能瞎说!出了这扇门,我们权当你这是醉话。”

“山贼横行,为祸乡里,山贼一日不除,百姓一日难安。小弟身为父母官,怎可见治下百姓……”

荀夫人赶紧赔笑道:“我这堂弟书读得多,讲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我们不必与他较真。”

阮思低头冷笑,姚钰这番话,不正将荀县令的脸打得噼啪响吗?

荀县令只得讪讪道:“你年纪尚轻,书生气重一些也不碍事,但上任后切不可意气用事。”

“为何不可?”姚钰道,“我之为官,靠的便是胸膛里的热气正气,自要竭力维护一方公义。”

他的话掷地有声,阮思有些发愣。

她前世怨恨他的时日太长,竟忘了一开始,姚钰也曾意气风发,立志要护治下百姓安康。

荀县令连声叹息,姚钰慷慨激昂地同他争辩。

听着他曾经年轻清澈的声音,阮思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想,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恨姚钰的?

姚钰嫌她终日舞刀弄枪,不懂应酬周旋?

还是姚钰和柳如盈滚到一处,她闯进去捉奸,他却面露嘲讽,笑问她可要一起?

再或者,是她跪在雪地里求了他一夜,他却依然命人打死银瓶儿?

阮思看着此时的姚钰,心里如走马灯似的,闪过一段段画面。

还有……

卫长声来姚府找她,要揭穿姚钰诬陷阮家的勾当,姚钰下令万箭齐发,将他钉死在院中。

阮思心如刀绞,突然推开杯箸,情绪失控,一下子站起身。

姚钰和荀县令闭上嘴,神情错愕地看了过来。

荀夫人抚着胸口,问道:“哎呀呀,妹妹这是怎么了,吓了姐姐一大跳。”

晏瀛洲起身将她护在怀里,阮思将头埋朝里,由他为她隔开众人探究的视线。

“我家夫人有些不适,我先带她回去了。”

阮思闷声闷气地说:“我想见我师兄。”

晏瀛洲点头道:“夫人的师兄难得来一趟,是该早些回去同他叙叙旧。”

荀县令等人送他俩出来,叫住晏瀛洲嘱咐他明日复职。

阮思在廊檐下等他,姚钰站在不远处,微笑道:“晏夫人,代我向卫长声卫公子问好。”

她不置可否。

姚钰朝她微微一笑,转身走进房间。

阮思一路强打精神,随晏瀛洲回家后,闷着头跑到厢房去找卫长声。

卫长声正和两个侍女聊天,见阮思眼眶红红的跑进来,抓着他就奶声奶气地叫师兄。

他先是心一软,随即面色一变。

“金铃儿,银瓶儿,”他把手指掰得咯吱响,“照顾好你们家小姐。”

说完,他一纵跃到屋外,朝着晏瀛洲迎面就是一拳,“你居然舍得欺负我师妹?”

不由分说,两个男人在院子里砰砰打了起来。

阮思这才回过神来,生怕惊动了晏老夫人,赶紧带人出去将两人劝开。

经了这场误会,她哭笑不得地问卫长声:“师兄,你为什么要对我夫君动手?”

卫长声忧心忡忡地答道:“师妹你不要怕他,你要是被他胁迫了,就对师兄眨眨眼。”

阮思小心翼翼地问晏瀛洲说:“我师兄一向缺根筋,你又不傻,为什么要跟他一般见识?”

晏瀛洲答得干脆,“我不痛快。”

阮思后悔不已,好不容易劝住两人,晏瀛洲让银瓶儿先扶她回房休息。

卫长声被他扔入房中,见他跟进来把门关了,立时警惕道:“喂,你想杀我只怕也不容易。”

晏瀛洲不理他,倒了杯茶喝了几口,缓缓问道:“卫兄,我问你一件事。”

卫长声哼了一声说:“说吧。”

“姚钰此人,”他的眼神一冷,“与我家夫人可是旧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