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14章 钟二爷出场(加更·第一次收到推

第14章 钟二爷出场(加更·第一次收到推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你给我解释清楚,你这几日究竟去了何处?去做什么,跟谁在一起?”

一回家,阮思就将晏瀛洲推进房间,连珠炮似的问了一堆问题。

晏瀛洲微微一笑,道:“外面,赚钱,一个人。”

阮思冷笑道:“少来,你收的人头呢?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家夫君莫不是个江洋大盗?”

晏瀛洲的眸子里隐有笑意。

“我可不敢杀人越货,要是被我这般厉害的司狱抓了,一辈子都逃不出来怎么办?”

阮思不耐烦地说:“行了,你要是不想跟我说实话,还是趁早把我休了吧。”

他前世可是威震朝野的定波侯。

她委实想象不到,他年轻时竟沦落到要去做杀手么?

“阮思,以后莫说这样的话。”晏瀛洲的神色一肃,“我都告诉你,你别怕。”

阮思不满道:“我可是江湖儿女。”

晏瀛洲无奈地看着她,笑道:“是,我家夫人铁胆两边生。”

他告诉阮思,他前几日找陈烨随手拿了几张悬赏令,出门杀了几个重犯提头回来换钱。

“这、这就是你说的……”养得起她?

晏瀛洲云淡风轻地点点头。

阮思恨透了他这副淡淡然的样子,抓起身边的软枕,朝他劈头盖脸地砸了下去。

晏瀛洲任她砸了一下,拿开脸上的软枕,只见阮思正定定地看着他。

“夫人?”

阮思的嘴唇蠕了蠕,小声道:“我不要你养,你出去拼什么命?”

晏瀛洲低声道:“他们还伤不了我。况且,我说了要让你以后都多吃点。”

今天,她先见了姚钰的惨状,突然就想起前世的事来。

上辈子姚钰赴赤流县上任途中,也曾遭山贼袭击,但那时他身边还有她在。

她从小学的都是轻功暗器之流保命的功夫,那个时候她却提刀挡在一众山贼面前。

阮思心中酸酸涨涨的,轻声唤道:“晏瀛洲。”

她唤他的名字,提醒自己,今生是他晏瀛洲的妻,姚钰再无可能负她。

“我在。”

他的声音低低的,却有某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阮思忍不住又唤了一声,“晏瀛洲。”

“夫人,我在。”

阮思抽了抽鼻子,心中郁结稍解,问道:“一个人头多少钱?”

“略有差别。不过这回收的……”

说着,他双指交叉,朝阮思比了个“十”。

阮思问道:“十两?”

晏瀛洲点点头,阮思又生气了,“十两就值得你拿性命去冒险吗?你在家我养你好了!”

“十两,”他顿了顿说,“黄金。”

阮思差点从椅子上一头栽下来,一脸狗腿相地望着他,“我家夫君真乃人中龙凤。”

晏瀛洲低声笑道:“我怎么觉得,这回回来,夫人待我和从前不一样了?”

阮思这才反应过来,她从前畏他敬他,见了他仍觉得他是杀伐无度的定波侯。

但这次先经了姚钰的事,她再见他,竟将他当作自己的夫君来紧张。

她的胆子也跟着肥了不少,不仅直呼其名,还敢拿软枕砸他。

阮思有点后怕,要是他秋后算账,她这身皮肉可不够他怎么剐的。

“夫人,”他的眸子微暗,“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把这房给圆了?”

“我刚想起来,要给家里去封信……”

阮思慌忙跳下椅子,一溜烟地跑了。

她倒也没说谎,她的确要写信回家,让她师兄卫长声找道上的朋友打听一下。

这啸山虎……究竟是个什么来路?

轿夫们受了伤,轿子也被砍了好几刀,阮思的轿子行还没开业就关张了。

虽然晏瀛洲拿了不少金银回来,安慰她不必心急,那铺子暂且放着也跑不了。

但她始终放心不下,时常跑到铺子里去看看,寻思着多少该做点什么。

这天,她才刚到铺子门口,就见到有人候在那里。

那人见了她,抱拳笑道:“晏夫人,我家老爷有请,还请夫人随奴才走一趟。”

说着,他示意下人扶阮思上马车。

清河县不算富庶,寻常人家上街顶多赶个牛车驴车,但这辆马车竟有四匹马来拉。

放眼全县,除了贾善那厮,恐怕只有那个人才坐得起这样的车。

阮思叹了口气,问道:“钟二爷?”

“晏夫人去了不就知道了么?”

那人使了个眼色,下人跪在地上弯腰请阮思上车。

“我若是不想去呢?”

他依然一团和气地笑道:“晏夫人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坐马车过去是最舒服的。”

阮思无奈,上了车,马车一路向西,驶到钟宅后门才停下。

两名如花似玉的侍女打起帘,殷勤地将她扶下车,引她穿过重重回廊来到花园里。

亭台楼阁,百花争妍。

阮思心知定是钟家,一路随她们来到花厅里坐下。

“夫人稍候,我家老爷马上就到。”

说话间,十几个青春年少的美貌侍女分别持了香炉拂尘等物鱼贯而入。

她们先是将屋里的金银玉器拂了一遍,又扔了几把香料到青铜瑞兽香炉里。

整个过程安静得落针可闻。

其中一名侍女在阮思上首的太师椅上铺好大红短毡软垫,外面的人才传话道:“主子请进。”

换作四名眉清目秀的少年郎伴着一名年近五十的男人走进屋来。

那男人面色红润,鬓须微白,目露精光,看着便和普通人家的老汉大不一样。

他在太师椅上坐定,屋外的侍女端来香茶,两名纤弱少年分别跪下给阮思和钟二爷奉茶。

另外一人跪在前面给他捏腿,一人俯身为他打扇。

“晏夫人,请用茶。”

阮思也不推辞,端起茶盅饮了一口,“这六安瓜片甚好,但不及沏茶的水好。”

她虽不喜欢故弄风雅,但前世受姚钰熏陶,多多少少了解些琴棋诗酒茶。

钟二爷面上一笑,道:“哪里好?”

“如此甘冽的山泉隔不得夜,需得取当日活水。况且,全县方圆十里也找不出这上好的泉眼。”

听了她的话,钟二爷的神色松了松,“晏夫人倒是个雅人。”

“不敢当,我不过一介俗人,否则怎会更爱这只价值数十两的红描金缠枝杯?”

钟二爷变了脸色,命人将那只茶杯取来,用力摔在地上。

“这等俗物,也拿到晏夫人面前丢人现眼?去将那只绿玉斗取来给夫人斟茶。”

阮思笑道:“钟二爷客气了,俗物配我这俗人不是正好么?”

钟二爷这才笑道:“一只破杯子算什么?晏夫人若是喜欢,我命人送一套到府上。”

这钟二爷看似温文,但眼里藏了把刀,又是个阴晴不定的,阮思直觉他不好对付。

阮思只得见招拆招道:“已尝了二爷的好茶,实在不敢再拿二爷好处。”

钟二爷大笑道:“晏夫人既识风雅,又何必说些俗话?夫人且看看我这府里究竟还缺什么。”

“缺几个沿途撒花的仙女罢了。”阮思笑道,“如若不然,这宅子和仙宫还有何区别?”

“哈哈,晏夫人果然是个妙人,难怪我那不成器的干儿终日惦念你。”

阮思的脸色一变,冷冷道:“钟二爷请我来,总不会是为了乱点鸳鸯谱的吧?”

钟二爷踢开脚边的少年,“哪里。晏夫人是聪明人,我有笔买卖,只想和聪明人来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