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10章 我姓阮,脾气硬

第10章 我姓阮,脾气硬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被封绍宇这么一折腾,时辰也不早了,阮思只好先回晏宅。

没想到王掌柜早已在家等她。

“我正要去寻你,你却先来了,铺子里都收拾好了吗?”

王掌柜放下茶盅,面露难色,开口道:“二少奶奶,租金的事……”

阮思坐下说道:“我知你刚遭了难,店里损失不轻,这个月的租金延后两个月,按季来付也成。”

她昨天问过祝东颜,得知这铺子租给王家多年,每月三十两的租金从未拖欠过。

王掌柜倒也算得上守信之人。

但他听了阮思的话,不喜反忧道:“我的家业悉数被毁,莫说给我一个季度,就算一年也难啊!”

阮思不动声色地喝着茶。

“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那么多张嘴,都指着我养活,我实在无力投钱开间新酒坊。”

阮思问道:“那便是不租了?”

“是!”王掌柜忍痛一咬牙,“我老家还有几亩薄田,我卖了宅子带妻儿回家种地去。”

晏家的铺面地处闹市,不愁租不出去。

何况租金年年水涨船高,铺子的租金正好也可以涨一涨。

阮思也没为难他,点头道:“也好,我会找人与你交接,将押金退给你。”

见他坐着没动,阮思又说道:“晏家与你相识多年,你若要走,不妨去老夫人跟前说一声。”

王掌柜的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的。

他似是下了万分决心,艰难地开口道:“二少奶奶,你晏家少说要赔我三个月租金。”

“近百两银子?”阮思盯着他问道,“这可不是小数目,你且说说我为何要给你。”

王掌柜端起茶盅猛灌了几口茶。

他一扔茶盅,面皮涨得发紫,大声道:“你嫁进晏家那天,谁不知道贾大善人当街调戏你不成?”

“他被你相公抽了一鞭子,当众失了颜面,自然是要报复你们晏家。”

他像只斗急了的公鸡,恶狠狠道:“尤其是你,二少奶奶!”

“与我何关?”

阮思气定神闲的做派惹恼了王掌柜。

他指着阮思的鼻子,失声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酒坊被砸,都是你们晏家的错!”

他闹的动静不小,惊动了后院,祝东颜扶着丫鬟赶到偏厅。

祝东颜一进门就劝道:“怎么好端端的就吵起来了?来,先喝口茶,我们慢慢说。”

王掌柜惨淡笑道:“大少奶奶,你们家娶了个丧门星,得罪了贾大善人,你们有得好果子吃。”

祝东颜赶紧看了阮思一眼,见她丝毫不恼,这才稍感安心。

“大嫂来得正好,”阮思不怒反笑道,“你来评评理,错的究竟是不是我?”

祝东颜只好打圆场道:“王掌柜家中遭了巨变,晏家也惋惜得很,不如由我出些梯己……”

“大嫂!”阮思站起身,“错的不是晏家,而是横行霸道的恶人,欺软怕硬的官僚。”

王掌柜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我阮思初来乍到,不知此间人情,只知有错便要改错,但若不是我的错,任谁也不能强加我身。”

说着,她想起前世被姚钰冠以妒妇恶名,受尽无数冷眼折磨。

她心中一酸,声音里竟带了一丝哽咽。

祝东颜以为她觉得委屈,牵过她的手紧紧握着。

阮思感激一笑,看向王掌柜,诚恳地说道:“本来以你我两家交情,晏家绝不会坐视不管。”

“我……”王掌柜面露羞赧。

“你若想讨回公道,那县令不帮你,我还有个铁面无私的阎罗夫君。”

“你若想借钱重新开张,将宅子抵押给晏家,我自会做主拨出银两助你东山再起。”

王掌柜先前愤懑的神情尽皆褪去。

阮思说道:“要是你只想着退租归乡,我还会出些梯己给你做上路的盘缠。”

王掌柜哑然不语。

祝东颜在旁柔声劝道:“你我平头百姓,任恶霸官家欺凌惯的,自家再争个两败俱伤有什么用?”

“纵是要争,”阮思冷然道,“也要与那恶霸狗官去争!”

王掌柜摇头道:“哪里争得过人家?”

阮思冷笑道:“争不过就来找软柿子捏?我虽姓阮,脾气却硬得很。”

“哦?”

门外,晏瀛洲低笑一声,拂袖走进屋来。

王掌柜见了这全县扬名的冷阎罗,心中更是惶恐不安。

阮思不理会他,接着问道:“王掌柜,我都与你说清楚了,你如今可想好了?”

王掌柜仍然犹豫不决。

晏瀛洲突然问道:“听说,你们都觉得我不好惹?”

被他这一问,王掌柜吓得腿脚发软,头上冷汗涔涔不知作何回答。

“惹她,”他看向阮思,“便是惹我。”

“小人不敢!”王掌柜早已失了先前的嚣张气焰,只差没当场五体投地了。

祝东颜出来劝道:“你要退租的话便随我来,我命人带你去签字据,押金一文不少都会给你。”

从晏瀛洲进来的那一刻起,王掌柜就觉得这偏厅里冷得快结冰了。

他一刻都不敢多留,就坡下驴,赶紧出去了。

祝东颜也欠身道:“二弟,弟妹,我去奶奶那边回一声。”

晏瀛洲略一颔首,“有劳大嫂了。”

祝东颜离开后,阮思转身要走,被晏瀛洲叫住,“夫人?”

“我去取些银子,命人送给王家娘子。”阮思叹道,“这件事,与我还是脱不了干系。”

晏瀛洲低笑道:“我家夫人的脾气虽硬,心却软得很。”

“对了,”阮思问道,“为何很多人都叫那贾善什么‘贾大善人’?”

晏瀛洲的神情渐冷。

“几年前,他强征民夫在城郊盖了一座亭子,说是要福荫一方,让众人感念他的恩德。”

“从那时起,他欺凌百姓时,总会故意鼓吹自己在行善造福,胁迫大家改口称他为大善人。”

阮思冷哼一声,“这善果然是假的。”

“但你也不必怕他,见了他便避着走,免得他满身恶臭熏到你也就是了。”

阮思嘀咕道:“我又不怕狗咬,怎么会怕他?”

晏瀛洲眼风一横,她赶紧补充道:“狗要是来咬我,我就用棒子打它。”

“阮思。”

一听他叫自己的名字,阮思就知他有正事要说。

“我有事离家一趟,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这几日我不在,你自己多加保重。”

阮思点点头,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好了,你奶奶和你嫂子,我都会替你好生护着。”

那双狭长的凤眸里闪过一丝不悦。

被他这样看着,阮思有点心虚,干咳两声打岔道:“你出门在外也要多加保重……”

晏瀛洲叹了口气,低声道:“护好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