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9章 此人多半有病

第9章 此人多半有病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回去的路上,阮思将铺子上的事都跟晏瀛洲说了。

“依我看,奶奶是想将此事全权交给你来处置,你无论作何打算,奶奶都不会反对的。”

阮思小声道:“我觉得这事就是冲着晏家来的。”

晏瀛洲的凤眸微眯,“哦?”

“你想啊,要真是酒有问题,他贾善为何不找王掌柜退换,或者直接报官查抄呢?”

“兴许是他霸道惯了。”

阮思不服气地说:“原本我也这般想过,但你一停职失了俸禄,他便去砸晏家的铺子。”

这不是成心想断人财路,把晏家往绝路上逼么?

晏瀛洲却没有顺着她的话夸她机敏。

“我停职的事,不要告诉奶奶,免得她老人家担心。”

阮思闷闷地答道:“我晓得。”

“夫人放心,我说过让你尽管多吃。”晏瀛洲盯着她气鼓鼓的脸,“我说话一向算数。”

“你还说你脸上有痦子,”阮思不依不饶地说,“痦子又在哪呢?”

说着,她踮起脚尖要去扳过他的脸来看。

晏瀛洲闪身避让,阮思几次碰不到他,气得化掌为拳,一拳挥了过去。

他只是云淡风轻地立在那里,好似不躲不让,身形微动,轻易化解了阮思的攻势。

“我家夫人好拳法,竟逼得我出不了手。”

阮思更不高兴了,“我拳脚功夫平平,改日你与我比试轻功暗器啊。”

晏瀛洲轻轻握住她的手腕。

手腕被他一触,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晏瀛洲察觉到她的变化,松开手,低声道:“这几日,我先宿在书房。”

晚上,晏老夫人本想催他俩同房,但晏瀛洲推说还有口供要看,不想扰了夫人休息。

阮思连连点头,守口如瓶。

第二天,陈烨一早就来晏宅寻晏瀛洲。

阮思在院子里遇上他,转身嘱咐金铃儿去沏茶。

陈烨来时,脸上隐有怒气,进了偏厅和晏瀛洲说了半天话。

阮思领金铃儿去奉茶时,在门口听到陈烨说:“……你刚一走,牢里的山贼就全给放了。”

她心生好奇,给金铃儿使了个眼色。

主仆二人退开几步,阮思屏息听着里面的动静。

“昨天中午,荀县令居然舍得去迎客楼摆宴,请了钟二爷和贾善那厮去吃赔罪酒。”

晏瀛洲的声音淡淡响起,“是么?昨夜我在他府上吃的,难怪吃到不少剩菜。”

陈烨怒道:“全凭钟二爷酒桌上的一句话,就放走几十个穷凶极恶的山贼。”

“未必,”晏瀛洲低笑道,“青龙寨那几个小贼,在山上扯了面旗子挖了几天草,倒没做过恶事。”

阮思听得直想笑。

陈烨仍然怒气未消,又说了几句气话。

晏瀛洲的声音略微一扬,“好了,我家夫人沏了茶,还是先喝杯茶润润喉吧。”

在墙角偷听被发现了,阮思只好领金铃儿进去。

她与陈烨见了礼,命金铃儿上前沏茶。

“陈大哥,你尝尝看,这是我特意从桃花郡带来的春茶。”

金铃儿为陈烨倒茶时,不慎被茶壶烫了一下,手一抖茶壶“啪”地掉在地上。

茶壶落地,裂成无数碎片,滚烫的茶水泻了一地。

陈烨忙将金铃儿从碎片上拉开。

“可有伤着?”

金铃儿摇摇头,俏脸微红。

阮思拉起她的手,问道:“来,我看看,烫到没有?”

她低垂着头,声音细如蚊声,“小姐,我没事,刚才是我错了……”

陈烨反倒敛了怒气,闷声说:“晏家嫂子,只要没烫到人就好,改日我再来讨这杯茶。”

金铃儿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阮思看出几分端倪,又见陈烨生得高大,容貌周正,神情磊落,倒是个不错的男子。

她微微一笑,看向晏瀛洲。

晏瀛洲低笑道:“我家夫人泡的茶自然是最好的。”

见陈烨和晏瀛洲还有话要谈,阮思福了福,先领着金铃儿离开了。

“金铃儿,你找人来收拾干净,重新沏壶茶送进去。”

阮思见她魂不守舍的,抿唇一笑道:“跟那人说,若觉得好喝下次再来饮。”

“啊?”

金铃儿这才回过神来,见阮思含笑望着她,当即羞红了脸扭过身跑了。

阮思放不下铺子里的事,叫上银瓶儿随她一道出去了。

她俩才出晏宅,没走几步就被人跟上。

银瓶儿低声询道:“小姐,可要回头将那人打发了?”

阮思看清跟在后面的人,又好气又好笑,说:“不必,随我来。”

主仆二人越走越快,闪身进了巷子里。

那人跟了过去,刚探进个头,便被人一棍子狠狠打在脑后。

疼得他嗷嗷直叫,捂着头满地打滚。

阮思抱手看着,银瓶儿手持木棍,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家小姐。”

这一棍子挨得不轻,封绍宇疼得五官都扭在一起。

银瓶儿见这人一脸青胡茬,龇牙咧嘴,看着怪凶的,不由得握紧手中的棍子。

“别、别打了。”封绍宇骨碌爬起身。

阮思盯着他,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还不去找啸山虎的人拼命?”

封绍宇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下了。

“多谢姑娘救我老娘的命。要是没姑娘给的救命钱,我老娘怕是捱不过这几日了。”

阮思示意银瓶儿先把木棍放下。

封绍宇还要给她磕头,阮思摆手道:“磕头就免了,你找个正经营生,好好照顾你娘。”

“我原本就是走投无路才会上山的,”他苦笑道,“这回出了班房,恐怕更找不到活干了。”

银瓶儿不满道:“你有手有脚,只要肯吃苦又何愁养不活自己?”

封绍宇说:“你说的是没错,但我欠姑娘的五两银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还得上了。”

阮思不禁笑道:“无妨,你被官府通缉了,那五两银子是你的赏银。”

就当他卖身给老娘赚银子治病好了。

封绍宇两眼一亮,喜道:“没想到我还值那么多钱。”

阮思哭笑不得,让银瓶儿扔了棍子随她走吧。

封绍宇突然跑到她面前,拦下她说:“姑娘!要不我再去当几天山贼,你再来把我抓了?”

这回,连银瓶儿这般好脾气的人都来气了。

“有病。”

封绍宇愣了一下,挠头道:“我娘的确得了要花钱的病。”

阮思懒得理他,径自走开了。

封绍宇在后面大声道:“我们四六开,不,三七开也行啊!你把我那份银子给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