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6章 县官不如现管

第6章 县官不如现管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大清早的,县衙门前的鸣冤鼓就被敲得咚咚响。

荀县令在睡梦中被吵醒,但一听下面的人说来的是贾大善人,赶紧披上衣服靸着鞋跑了出来。

“贾大少,”荀县令向来人作揖道,“今儿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贾善脸上的伤又红又亮,就像趴了一条丑陋的大毛虫。

“别给我装糊涂,晏瀛洲呢?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荀县令愣了一下,下人小声告诉他,昨夜有人劫狱,典狱长去缉贼了。

他笑得更谄媚,道:“大少爷里面请,那小子怎么得罪您了,咱进去慢慢说。”

贾善指着脸上的伤,怒道:“昨天,他在东市朝我脸上抽了一鞭子。”

荀县令的笑容一僵。

“嚯哟,”贾善捂着脸叫道,“碰不得碰不得,一碰就疼得厉害。”

荀县令给下人使了个眼色,亲自去搀他,“你们这些胀干饭的,还愣着干嘛?快去找大夫啊!”

“不必了!”贾善挥开他的手,“爷家里什么没有,用得着到你这破县衙看病么?”

荀县令见他不肯进去,心知这回更不好收场了。

“您这伤啊,见不得风吹日晒的,何必亲自跑这一趟呢?托人来传个话不就行了。”

贾家的家丁已将县衙大门堵了起来。

贾善怒道:“少废话,你今日要是不把晏瀛洲废了,大爷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谁要废我家夫君啊?”

不远处,一道清婉的女声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绝色少女押着个五花大绑的汉子往这边走来。

她的容貌明**人,贾善第一个便看得痴了。

窦一鸣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嫂子,前面就是县衙了,那位靸着鞋的就是我们荀大人。”

“这位是?”荀县令看向窦一鸣。

阮思主动开口道:“昨夜有贼人强闯晏宅,被我家人给打发了,我捉了个领头的。”

说着,她扯了扯手中的麻绳,示意那人抬起头来。

昨晚有人劫狱,晏瀛洲却把心腹留下,阮思猜他担心歹人声东击西,趁机来掳他家中老小。

晏家上下仅有八九个家仆,好在金铃儿和银瓶儿都会些武艺。

阮思命窦一鸣设防,保护晏老夫人和祝东颜,自己握了几枚暗器伏在梁上。

果然,一入夜,这小头目就带着几个人偷偷摸摸地来了。

窦一鸣忙解释道:“大人您看,这不是通缉令上的青龙寨山大王‘疯子’封绍宇吗?”

荀县令凑过去,盯着封绍宇的脸端详起来。

贾善不耐地打断道:“荀县令,你听到我的话没有?”

阮思看到他脸上的鞭印,“是你?”

“娘子这天仙般的人物何苦跟了阎罗王作践自己?不如随我回去当我的十四姨娘。”

窦一鸣气得涨红了脸,“嫂子莫要听这些脏话污了耳朵。”

阮思冷笑道:“看来有人昨日吃鞭子还没吃够,豆子,去牢房取条带钢刺的来请他吃。”

荀县令生怕她把贾善惹恼了,匆忙打圆场道:“咦,原来是晏家夫人。”

“妾身见过荀大人。”

见贾善只顾盯着阮思,看得眼睛都直了,荀县令当即会意。

“既然是晏大人不慎冲撞了贾大少,不如请晏夫人代为给贾大少赔个不是,你看可好?”

贾善邪笑道:“既要赔罪,需得娘子诚心才行。”

荀县令马上接话道:“只要您不跟晏瀛洲一般见识,晏夫人自然诚心替夫赔罪。”

说着,荀县令拼命朝窦一鸣眨眼,暗示他催阮思表态。

窦一鸣撇撇嘴,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贾善猴急地笑道:“去,把你府上的好酒好菜都取来,本大爷今日要和小娘子好好喝几杯。”

“好……”荀县令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阮思径自打断了。

“喝你奶奶个腿!”

荀县令两眼一黑,心道完了。

贾善冷笑道:“你刚嫁到这里,还不知道这边的规矩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阮思答道,“既是王土,便要依了王法。”

“屁!”贾善哈哈大笑道,“你问问这个县令,大爷我说的话大还是王法大?”

他的口气狂妄,连被绑着的那个汉子都听不下去了。

“呸!”

“你你!”贾善被他啐了一口,怒道,“你找死!”

封绍宇猛地抬起头来,一脸青色的胡茬,目露凶光,像只斗狠了的野狗一样。

荀县令的脚一软,身子晃了晃,忙说道:“窦一鸣,既然抓了人,还不赶快将他收监么?”

窦一鸣小声道:“是嫂子抓的。”

“他娘的,栽在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手里,老子以后也没脸混了。”

封绍宇承认得痛快,但回头瞪着贾善时,马上又面露嘲讽。

“你个狗仗人势的龟孙,谁不知道你认了个了不起的爹,这才抱上啸山虎的腿肚子?”

窦一鸣压低声音,解释道:“这个姓贾的,他干爹钟二爷,是县里的土皇帝。”

阮思有点同情地看了荀县令一眼。

贾善忽然抬起脚,狠狠朝封绍宇踹去。

阮思脚尖一点,一绊一勾,分毫没让他踹到人,反教他重心不稳脸朝下摔了。

“哎哟!”

荀县令快哭出来了,忙去扶他,一个劲地朝阮思摇头瞪眼。

阮思走到他面前,“这回得罪你的是我,你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不必去找荀县令告状。”

贾善爬起身,挑唇冷笑。

“荀俊才,你听好了,”他转而威胁荀县令,“你若不将晏瀛洲革职查办……”

“我干爹钟二爷能轻易拿了你的乌纱帽,还有我那位兄弟啸山虎,多的是让你家破人亡的手段。”

贾善见荀县令吓得发怵,这才觉得惬意了几分。

“快、快去找晏瀛洲来……”

话音未落,几名捕快从大牢那边来了,为首的捕头陈烨仪表不凡。

陈烨道:“禀大人,昨夜青龙寨夜袭大牢,幸得典狱长早有防备,狱中山贼无人逃走。”

窦一鸣冲阮思挤挤眼,示意她安心。

“昨夜,我与晏瀛洲夜闯青龙寨,今晨已将青龙寨余孽打尽,悉数投入牢中。”

窦一鸣急了,拉住陈烨道:“你瞧瞧这人是谁,你怎的好意思说把人都抓完了?”

陈烨看清后微微一惊,随即禀道:“县衙大牢今日又添数人,典狱长那边正在审讯犯人。”

荀县令心烦意乱地点点头。

贾善恶狠狠地瞥着他,威胁道:“姓荀的,你可想好了,你要保你的乌纱帽还是保晏瀛洲。”

说完,他又轻佻地看了阮思一眼才走。

荀县令为难地看向阮思,“晏夫人,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吧?”

“是,”阮思答得干脆,“但我也有句话想提醒大人,地府若无阎罗镇守,小鬼必然为祸人间。”

荀县令哀嚎一声,瘫坐在地。

阮思晃了晃手里的绳子,笑眯眯地对他说:“荀大人,听说疯子值五两银子呢。”

“啊?”

阮思将那人交给窦一鸣,伸手一摊,笑道:“赏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