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3章 不嫁渣夫

第3章 不嫁渣夫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阮思执意要嫁晏瀛洲。

此事一出,阮家上下都炸开了锅。

柳氏特意把卫长声叫到跟前,“长声,你将晏家那孩子的传闻,跟老爷再说一遍。”

阮堂英皱眉听了半晌。

“……所以清河县的百姓都说什么,‘宁见阎罗不见君’。师父师娘,旁的也没什么了。”

柳氏的声音微微发抖,问道:“老爷,你真的要将乔乔许配给此人么?”

阮堂英沉默不语。

十多年前,他押镖时遇到朝廷通缉的头号大盗,险些连带着手下二十余名弟兄丧命敌手。

幸好当时名震京师的总捕头晏牧缉拿盗匪,拼死救了他们的性命。

因此,阮堂英将一双玉佩拆开,赠了晏牧一枚作为信物,与他约为儿女亲家。

“晏瀛洲那孩子远在清河县,生的什么模样,又是什么品行,多年来你我全然不知。”

柳氏抹泪道:“你教我如何放心将女儿嫁过去?”

阮堂英默了默才叹道:“他父亲爷爷皆是六扇门名捕,想来这孩子品性也不会差的。”

虽是这样说,但阮堂英心里也在打鼓。

晏牧在那次缉盗中受了重伤,回京没多久便病逝了。

他的妻儿老小也不知为何,弃了京城的宅子,举家迁回老家清河县。

晏瀛洲虽领了公职,但一个县衙大牢的典狱长,在旁人看来终究上不得台面。

柳氏心疼女儿,唉声叹气。

阮堂英只得安慰她说:“日后我们匀些银子出来,给乔乔补贴家用就是了。”

“老爷,清河县远在林泉郡,离桃花郡有十数日的距离,乔乔这一嫁就去远了。”

柳氏忧心忡忡地看着阮堂英。

“她若嫁进姚家,我们还可以设法照拂,乔乔受了委屈还有娘家可回,但晏家呢……”

阮堂英只有这一个掌上明珠,要他嫁女儿何尝不是如同割肉?

被柳氏这么一说,阮堂英心烦意乱,摇头道:“乔乔都同意了,我能有什么法子?”

“退婚啊,”柳氏说,“晏家只送来一枚玉佩,也许并非真心想娶我家乔乔。”

柳氏并不是觉得失了颜面,而是担心女儿被晏家看轻,嫁过去难免要受委屈。

阮堂英知她所想,也有些动摇。

“不退。”

阮思突然走进屋来,扑通一声在爹娘面前跪下,“爹,娘,女儿不嫁姚钰。”

她若不嫁姚钰,得罪了姚郡守,在这桃花郡也无人敢娶。

但她拿出娃娃亲来挡,姚家也不至于失了面子,转而怪责于阮家。

再者,以晏瀛洲日后的手段,她嫁过去何愁保不住阮家。

柳氏深知她的性子执拗,自己无计可施,抹了几天泪,只得由她去了。

阮堂英派人先去清河县送信,旋即开始为阮思筹备嫁妆。

一晃一个半月过去了。

阮氏夫妇挥泪送别阮思离开。

没几日,送嫁的队伍已沿着大路进了林泉郡地界。

清河县周边山路崎岖,队伍的脚程慢了不少。

到了一处破庙前,媒婆招呼轿夫等人进去歇歇脚。

金铃儿和银瓶儿扶了阮思去后面的禅房休息。

“这送嫁的队伍不过寥寥十余人,”金铃儿托腮愁道,“小姐虽不讲究排场,但要是被婆家看轻……”

银瓶儿推了她一下,“你这丫头愁些什么?小姐不要排场,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阮思笑了笑,当是默认。

从桃花郡到林泉郡的清河县有十几日的路程。

出了桃花郡,离了镖局的势力范围,路上保不齐有劫镖不成的绿林草莽借机报复阮家。

因此,阮思主动要求一切从简,减去大半嫁妆。

她不同意父亲派镖师护送,其实还存了另一份心思。

前世她困在那四四方方的院子里,被锁了一辈子,也怨了一辈子。

从姚家到晏家,何尝不是换了个地方锁着她。

今生,她再也不要做怨妇。

如果有什么意外机会,让她能神使鬼差地逃了,又不至牵连到阮家……

从此山高水远,海阔天空,由她自在去了。

金铃儿突然红着脸,小声道:“小姐,那个……我想去出恭。”

阮思点点头。

金铃儿挽起银瓶儿的胳膊,“你陪我一起去,这里怪荒凉的,我一个人不敢出去。”

银瓶儿看向阮思,“留小姐一个人在这里可不行。”

“你们去吧。”阮思笑道,“寻常山贼盗匪来了,你家小姐能打三五个呢。”

结果,他们前脚刚进破庙,山贼后脚就跟进来了。

十来个汉子婆子只顾抱头逃命,阮思藏在禅房里,将进来搜查的那个山贼打晕。

她匆匆摘下凤冠,脱了嫁衣换上山贼的衣服,又将那山贼拖到香案下藏起来。

天赐良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阮思换了山贼的装束,路上没人拦她,但她没跑多远又想起她的两个侍女。

“罢了,回去救了她俩一起跑。”

她下定决心,一跃蹿上围墙,跑回后院去找她的侍女。

但人还没找着,后背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

她刚旋身接掌过了几招,后脑勺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

原来,今日县里的衙役得了线报上山剿匪。阮思被当成山贼,一并捉回了县衙大牢。

“奶奶的,这帮狗衙役下手够狠的。”

“等大爷我出去了,非把他们全都废了不可。”

阮思被一阵骂娘声吵醒,后脑疼得厉害,她倒吸了口冷气坐起身。

耳边不断传来叫骂声。

“短命鬼的,快点放爷爷们出去!”

“信不信我们老大带人来把你们这破县衙一把火烧了!”

“狗儿子些个,够有种的,没听过‘啸山虎’的名号吗?”

小珊瑚?

阮思听得一头雾水,抬手摸了摸脑后的肿块,疼得她直哆嗦。

对面的山贼忽然扯开嗓子大喊道:“喂,你怎么一个人关那边去了,朋友哪个山头的?”

阮思咬咬牙,抱拳答道:“小珊瑚那头的。”

“原来是自家兄弟,”昏暗的牢房里,山贼看不清她的脸,“别怕,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阮思这才发现她被关在牢房里,对面那间牢里乌压压挤了二十来个人。

她还好,单间。

很快,有狱卒过来把牢门上拴的铁链敲得哗哗作响。

“吵什么吵?争着挨刀子吗?”

立刻有山贼唾道:“呸!你算什么东西,敢跟你太岁老子这样说话?”

那狱卒也不恼,冷笑道:“你是谁家老子,去跟我们典狱长大人说清楚吧。”

说着,他打开牢门作势去抓那名山贼。

刚才还咋咋呼呼的山贼顿时怂了,像八脚鱼一样扒着牢门,憋红了脸死活不肯出去。

“我家大人说了,谁闹得最凶就先请谁过去聊聊。”

一群山贼都沉默了,一个劲地往后缩。

那狱卒冷哼一声,敲着铁围栏,问道:“刚才谁说是啸山虎手下的,嗯?”

所有人都指着阮思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