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东风第一姝 >第2章 极品亲戚是用来撕的

第2章 极品亲戚是用来撕的

小说:东风第一姝| 作者:秋苑鹿| 类别:古装言情

“……订过娃娃亲又怎么了?晏家算什么,给几两银子打发了去。”

晏家和姚家同时上门提亲,惊动了阮思的外祖家,舅舅柳未明一早便往阮家来了。

阮堂英陪他坐在偏厅里吃茶,脸色晦暗不明。

仗着柳家没落前曾出过几位大官,柳未明素来以名门世族自居,处处压着妹夫一头。

见阮堂英没说话,柳未明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我说妹夫啊,收起你那套什么狗屁江湖义气,能和姚家攀上亲可是旁人求不来的福气。”

“但我阮某,”阮堂英沉声道,“撑起这个镖局,靠的就是大哥所说的义气。”

柳未明循循善诱道:“在我们桃花郡,还不是看姚郡守的脸色讨生活?”

阮堂英只顾闷头吃茶。

“再说,姚公子虽是庶出,但配你家姑娘绰绰有余,远胜过晏家那个做牢头的小子。”

阮堂英握着茶盅,指关节微微用力。

“晏公早年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可做背信弃义之人。”

“晏家就送了块破玉佩来,连彩礼都没有,和这种人家结亲,你不怕将阮家的脸面丢光吗?”

阮堂英正色道:“我阮家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只要女儿过得好,我就觉得有脸面。”

“你那颗蠢脑袋真真是铁打的啊!”

和柳家结亲多年,阮堂英明里暗里受了不少这样的窝囊气。

他把手中的茶盅捏得咯吱作响,却还是忍着气,缓缓道:“大哥,待我与夫人商议过……”

“你问我妹妹做什么?我妹妹照样会这样说。”

两人一时无话。

柳未明咕隆灌了几口茶,一摔茶盅冷笑道:“柳家可不想再丢那么大的脸了。”

他一贯觉得妹妹嫁给阮堂英是低嫁,不时拿此事出来冷嘲热讽。

“咔。”

阮堂英手中的茶盅传来一声轻微的破裂声。

“爹,”阮思走进来,睨了一眼座上的男人,“舅舅怎么来了?”

阮堂英眼神一软,笑着将她拉到身前,“乔乔怎么下床了?不是还病着么。”

“乔乔,”柳未明也唤了她的乳名一声,“我听盈儿说,那夜便是姚公子救了你,当真有缘呐。”

“舅舅说笑了。”

阮思瞥着他,眸子深幽。

“表姐才刚推我下水,姚公子就马上现身救我,还是他二人缘分深厚。”

前世她被姚钰那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迷了心窍,竟到死才看穿此事的蹊跷。

阮堂英当即变了脸色。

柳未明忙辩道:“盈儿一个姑娘家,臂力弱拉不住你,哪怕你心中有气也不可污她清白。”

“而且你这妮子也够野的,竟当众踹我家盈儿,哪像个姑娘家家做得出的事?”

说完,他顿时觉得自己占了理,又挺直了腰板。

“大哥!”

阮堂英刚要护犊子,他家犊子便自己冒出个头来,“爹,您又不是不知道,舅舅最重脸面。”

“我踹的哪里是表姐的屁股,分明是柳家的脸啊。”

“臭丫头!我早该替你娘掌你嘴!”

柳未明一冲着阮思发作,阮堂英就一掌震碎了桌角。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大舅子立刻安静如鸡。

阮思躲在她爹身后,笑嘻嘻地说:“舅舅要是来找脸面的,不妨去衙门大牢里找。”

半个月前,她舅舅的嫡子柳如松赌钱欠债,还命人把追债的赌坊老板给打了。

那赌坊老板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很快动用关系将他投进牢里去了。

前几天,柳未明还觍着脸来阮家要钱去赎人。

“舅舅,那五百两银子,柳家什么时候还?”

阮堂英心中惊异,这些事他们都是瞒着阮思的。

阮思怎么连银子的数目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柳未明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舅舅劝我爹将我嫁进姚家,莫不是以为姚钰娶了我,以后表哥的赎金可以打对折?”

上辈子,柳如松没少惹事,阮家也赔了不少银子给他擦屁股。

这些都是成亲后姚钰告诉她的。

后来姚钰官运亨通,也少不了时时拿阮家的钱财去打点。

阮思想起柳家最后倒打一耙,陷害扬威镖局,导致阮家家破人亡,此时更是来气。

“要是舅舅没旁的事,便请回去吧。”

不等阮堂英发话,阮思就自己下了逐客令。

柳未明的脸上挂不住,看向阮堂英,“小孩子不懂事,你还不明白吗,我都是为了乔乔好。”

“您要是真心疼我,就将柳家欠阮家的钱都吐出来,给乔乔添笔嫁妆如何?”

这回连阮堂英都急了,“乔乔,够了。”

柳未明气得直咬牙,将桌上的茶盅扫落在地,大步走了出去。

恰逢柳氏带丫鬟进来添茶,见自家兄长摔门而出,忙问道:“哥哥这是怎么了?”

柳未明怒道:“好!好!都是你养的好女儿!”

因她顶撞亲舅,柳氏顾不得她病刚好,当场斥责她一番,罚她去祠堂跪着。

银瓶儿心疼自家小姐,特意回去取了大氅和手炉。

金铃儿陪在旁边,嘀咕道:“那表小姐一家真是祸害,害我家小姐一次两次还不够。”

“好了,你这张嘴怎么跟漏壶一样,什么都往外倒。”

“我说的都是实话,反正我就看不惯表小姐那股骄矜劲。”

两个侍女在一旁拌嘴,阮思隐隐听到有人来了,忙示意她二人噤声。

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推门而入,笑道:“怎的我一来就没声了?”

“师兄。”

阮思松了一口气,来的是她父亲最得意的关门弟子卫长声。

卫长声带来些糕点吃食,让两个侍女先拿出去吃,在祠堂外守着。

“乔乔,你也吃点。”

他从怀里取出捂得温热的面点,揭开包在外面的层层油纸,笑眯眯地递给阮思。

阮思一面吃着,一面听他说话。

“姚钰吃了你一拳,怎的也不恼,反而请人上门来提亲?”

她心中冷笑。

前世姚钰说是看上她的柔顺。

今生难道还能说成是因她一拳捶得他心肝乱颤吗?

卫长声故意做恍然大悟状,“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想将你娶回去关上门来揍。”

“师兄好智谋。”

卫长声盘腿坐在旁边的蒲团上,抱着双脚往前仰了仰。

“不过我师妹自幼习武,姚钰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师兄倒也不担心你吃亏。”

“有什么好担心的,”阮思皱眉道,“我又不嫁给姚钰。”

卫长声吃了一惊,反问道:“不嫁姚钰?难不成你要嫁给晏瀛洲?”

晏瀛洲和她订过娃娃亲,她前世悔的就是他的婚。

到头来,给她收尸的却是他。

阮思定了定神,笑道:“怎么,不好么?”

卫长声面露难色,挠头道:“师妹,我打听到一些事,关于那个姓晏的,但又不好跟你说。”

她记得,前世晏瀛洲因手刃反叛的王爷,匡扶社稷有功才被封侯的。

定波侯的封号便取自他“诛恶蛟,定风波”的功绩。

世人都说他冷面冷心,杀伐无度,是个睚眦必报的狠角色。

阮思对从前的晏瀛洲生出兴趣,催促道:“师兄怎么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娘一样。”

卫长声仍有些迟疑,缓缓道:“乔乔,他的名声可不怎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