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桃花戏春风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打破眼睛所见的幻象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打破眼睛所见的幻象

小说:桃花戏春风| 作者:墨色珍珠| 类别:玄幻奇幻

展念风低下头去看了一眼夭夭,他的夭夭一定是又累又怕的吧。

可是她却是那么的勇敢和沉着,从荒漠一直走到了雪原,甚至还是她先找到了自己。

他真的太为她骄傲了。

展念风甚至觉得这种骄傲远比自己获得了什么成绩更来得让他喜悦。

他的夭夭果然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可以是朵霸王花。

可是他的视线却忽然凝滞住了,他看到了什么?

明明他抱在怀里的是他的夭夭,为什么眼前的这张脸像是换了一张一般,一张完全陌生的魔女的脸。

就连那身形也不再是夭夭的,这个身材更成熟更丰满。

她的两颗獠牙暴露于唇齿之外,她露着尖利指甲的左手已经高高抬起,正伸向他脖颈的方向,她脸上的神情异常狰狞。

展念风愣怔了一下,随即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收回视线继续望向前方。

他很确信这个身体的熟悉的频率就是他的夭夭的,那么他所看到的又是什么?只可能是幻境。

不要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不正是这个意思么?他看到的夭夭是被幻化过了的,那么她所看到的自己呢?

会不会也是?可是他除了相信她,他什么都不能做。

因为任何一种选择,都会伤害到他的夭夭,所以如果最终的结果是她伤到了他,那也比他伤害她要来得好。

而他更愿意相信他的夭夭也会认出他来。

不知为何,展念风心中就是有种这样的笃定。

此时的夭夭正在挣扎着,迷朦中她眼前的展念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狰狞的魔王的脸。

他低下头来,张大了血盆大口,他是要吃掉自己么?不行,她要反抗,突然一个声音从心底跳了出来。

有一股她控制不了的力量突然将她的手抬了起来,向着他的脖子伸去。

“用你的指甲,狠狠地戳进去,你就能逃出他的掌控了……”一个魔音不停在她耳边鼓吹,她的手开始越抬越高。

他忽然收回了看向她的视线,又目光直直地看向了前方,夭夭的心松了下来。

“好机会,快戳进去……”那个声音叫嚣得更猛烈了,她的手一点一点在向上抬起。

不,不,这个气味,这个气味明明就是展念风的,怎么会出现在一个魔王的身上?

不对,不对,他是展念风,他一定就是展念风,夭夭的内心在挣扎着。

“天注定的缘分,别太相信眼睛所看到的。”那个神秘的店主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缭绕了起来。

“不——”她大声呼喊而出,旋即用力收回了已经接近展念风脖颈动脉处的左手。

“展念风——”她大叫着他的名字。

忽然他们俩都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夭夭房间内的那张大床上。

他们回来了?他们真的回来了!夭夭兴奋地紧紧抱住了展念风。

而此时的展念风也是异常激动的,他的夭夭也认出了他来,不只是他一个人深信着对方,他的夭夭也是与他一样的。

然而在他们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时,意外却发生了。

“夭夭宝贝,你怎么了?”皇甫宇华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夭夭一下惊慌失措起来,为什么他每次都会被爸爸撞到?她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刚刚的喜悦一下被惊慌所取代,“快,快,你从卫生间出去……”她慌忙将他从床上拉了起来,用力地推到了卫生间里。

一回生二回熟,她现在已经很笃信展念风能够从卫生间里翻出去。

带上了卫生间的门后,她轻轻舒了几口气,这才来到门口给皇甫宇华开了门,心里不禁暗自庆幸在吃了上次的亏之后,今天自己把门给锁上了。

如果被爸爸捉到展念风在自己床上的话,那后果……她简直不敢想。

“爸爸,你怎么来了?”她装出一幅刚醒很困的样子。

“爸爸听到你在叫那小子的名字……”皇甫宇华一进门就左右张望起来,一副想要把展念风揪出来的样子。

“啊?爸爸,我是做了噩梦……”夭夭有些惴惴不安,她又一次因为展念风而对爸爸撒谎了。

皇甫宇华半信半疑,“不是那小子在这里么?”他狐疑地盯着夭夭。

他有些伤心,自从那小子出现后,这个宝贝女儿的心就开始外向了。

“啊?怎么会呢?这里的守卫这么森严……”夭夭状似喃喃道。

“爸爸,我只是做梦梦到你要打他,所以才大声喊他,让他离我远点。”她向着皇甫宇华撒起娇来。

没办法,她想来想去,对付爸爸只要使出撒娇这样的杀手锏一定管用。

“爸爸有这么可怕么?”皇甫宇华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不过夭夭宝贝说得对,让他离你远点,那小子不是好人。”他又开始愤愤难平。

“爸爸,他救过我……”夭夭是想提醒他展念风是个好人。

哪知……

“即使是救了你那也是没安好心,夭夭宝贝,你还太小,人心很复杂,尤其是像他那种有能力有财力又长得帅的,没几个是好的,知道么?”

他耐心地开导着他的宝贝女儿,确保务必要让她死了对展念风那小子的心。

“可是爸爸,你也是又有能力,又有财力,还长得那么帅,你就很好啊,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对不对?”

皇甫宇华神情复杂地看向夭夭,要是平时,他一定会为她的夸赞而高兴坏了,可是这会,他有种被噎得慌的感觉。

“嗯,正是因为都已经有了一个爸爸这样的了,所以再出现一个的概率就小之又小了……”他脸不红气不喘地接着她的话。

为了让宝贝女儿离开那个臭小子,不管是什么话他都能接得下去。

爸爸,你可真敢说……连夭夭都开始替他无语起来。

“爸爸,我好希望下次是妈妈和我一起住在这里啊。”夭夭忽然感慨了起来。

嗯,妈妈的话题是爸爸的死穴,她就不信爸爸还能把话题扯回来。

皇甫宇华抚了抚夭夭垂顺的长发,“爸爸也希望……”他的神色黯淡了起来。

小舒虽然已经不再抗拒与他在一起了,可是她却依旧对皇甫家充满着抗拒,他该怎么让她放掉这份恐惧呢?

“爸爸……如果……”夭夭忽然有一个念头闪过,可是她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如果什么?你尽管说。”

夭夭抬头看了看爸爸,“如果展念风的爸爸妈妈来,妈妈需要和他们见面么?”

她不知道他们这次见面到底意味着什么,可是如果是因为她的事情,妈妈不应该也要出现么?

皇甫宇华却忽然像是被点到了某个穴位一样,面容忽然舒展了开来。

“对啊,夭夭宝贝说的没错,你妈妈当然也要出现,爸爸明天就跟她商量,夭夭宝贝,你真是太聪明了。”

他开心得像个孩子一般,抱着夭夭又亲又笑。

这回夭夭是彻底无语了,爸爸……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