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富明 >第六十一章 广告效应

第六十一章 广告效应

小说:富明| 作者:世家农民.CS| 类别:历史军事

二麻子那种倨傲的眼神,让有些人很不舒服,但是没办法,人二麻子的老爹那一代,就懂得存钱做生意了,他这买卖,严格算起来算是家传的,几十年下来,在这个穷的吃不起盐巴的村子里,能拿出八贯钱,折合四两银子来,也是很赞的。

马二虎不时的往外看,连抽烟的都忘记了,心里暗骂自己的儿子办事不力,按照他的估算,这个时候也该来了!

但是他只算了脚程,根本没算从他儿子还要去地里找人的时间,隔壁村子的人耕地比他们稍微晚一些,这个时候,才开始收尾呢!

其余的人心思都差不多!

本质上来说,来的早晚都是一样的,哪怕是明天早上来,福利也是一样的!

但是他们可不这么想,总觉得万一来的迟了,没有盐巴了怎么办?没有白面馒头的岂不是就吃亏了?

另外,来的早一些,在宋兴这儿还能、、、、、、、、

可可眨巴着眼睛,盘算了一下,跑去看了一下罐子里的馒头不多了,赶紧把家里吃的那个陶罐往更角落的地方搬了一下。

宋兴起身出去和老少爷们挤在一起聊天去了,大家都在这里,他这个主人不在,总是有失礼数的!

约莫过了盏茶功夫,外面急匆匆走进来了两个人,马二虎站起来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亲家公,你怎么直接来这了,走走,先回家吃个饭!”纵然心里急的要死要死的,不过这话里话外透着的却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他这一番人情话,总让其他人觉得有炫耀的意思。

“呵呵,不急着吃饭,不急!”马二虎的亲家公也是沙家店的,看起来不过四十岁,皮肤黝黑,不过身板倒是很结实!

“宋秀才,这是我亲家!”马二虎带着亲家冯六八走到南墙脚下,红光满面的说道。

“大叔好!”宋兴说这话,这烟袋子就掏出来了。

马二虎毫不客气的接过去,让冯六八装了一锅,这才跟着宋兴进了屋内。

热茶,白面馒头,盐巴上桌!

“宋秀才啊,我听说你这里存钱吃利息,我是外村人,和你们本村人是一样的吗?还送盐巴吗?”这是冯六八最关心的问题。

一路上,他的毛脚女婿给他说了几十遍,他总觉的没这好事儿。

宋兴理解这心态,当即笑呵呵的道,“呵呵,这事儿当然是真的,您老二虎叔的亲家,我给二虎叔多少利钱就给你多少利钱!”

这话说的,马二虎倍有面子!

“那、、、那我存一贯钱!”冯六八从怀里掏出一贯钱递给里了宋兴。

“好,一贯钱,2分利,每个月初一,我让人给你送20文的利钱过去,明年这个时候,您带着字据来,我们把账结清,这就给你写个字据!”

笔墨纸砚早都齐活了,宋兴提笔落书,很快写完了字据,一式两份,双方按了手印。

“大叔,这盐巴现在是你的了,还有个白面馒头!”现在上门的客户,白面馒头都是吃一个,送一个!

“好好!”冯六八把收据和盐巴揣进了兜里,这才放心的喝茶。

两个白面馒头,他很想吃,但是想了想,家里人也有个把月没见过白面馒头了,这连夜回去明早大家一起吃!

一切办妥,马二虎临走自然也拿了转介绍的一袋盐巴!

两亲家走到院门口,冯六八提出连夜赶回家,马二虎劝不住,只好送出了村口,让儿子送再送一截。

冯六八本来今天下地干活呢,相对是比较困的,天色近晚,该在马二虎家里住一晚,但是一想,兜里还有两个白面馒头呢,这去了马二虎家里住宿,见了闺女外孙,这白面馒头是给呢?还是不给呢?

给?他家里人很久没吃过白面馒头了,他舍不得,不给?这马二虎是知道他有两个白面馒头的,面子上过不去,万一拿出来客气,被外孙抓在手里,这就完犊子了!

嗯,不是不爱,是爱不起!

这边马二虎刚送走冯六八,大老李大舅哥来了,宋兴又开始忙活了!

虽然大舅哥来的晚了一步,被马二虎的亲家拔了头筹,但总算没落了面子。

几乎一样的对话,一样的流程,唯一不同的是大老李这大舅哥存的钱数比较多,超过三贯钱!

同样,一锅子烟丝,一袋盐巴,两个白面馒头!

大老李这才和大舅哥两人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宋兴几乎都在重复同样的工作,写字据都写的手抽筋儿了。

他下午这一通广告做的,杨家沟几乎和外村有亲戚好友的都跑出去了。

即便是他们的亲友没有钱,那亲友的朋友圈总该有有钱的吧。

总而言之,一手转介绍客户就拿一袋盐巴,两手转介绍客户,自然就分半袋。

按照宋兴的盐袋子,一袋30文,半袋就是15文钱啊,比他们在地里劳作一个月还赚的多,甭说二手客户了,就算是三手,他们也乐意!

他们乐意,宋兴当然也高兴了,只要拿到融资到位,他就可以大规模的放贷,至少,让村里的留守村民也有事情干,而且不用考虑月供的事情,还有他的实体店计划,都是建立在大量融资的前提下的。

宋兴这时候才发现低估了村民的力量,前来存钱的客户超过了二十人,这业务办到中途,盐巴不够了,差人去阿甘哪里取了两斤盐巴来才算应付了今天热闹的局面。

天色彻底黑下来的时候,众人才准备散去,就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了两人,其中一人是老王木匠的儿子,另外一个竟然是衙役,大家不由吃了一惊,各个都站了起来。

虽然,衙役不算官,但是也是有合同编的吏,介乎于官民之间,混的好的,时间久了,就能混上正规编事业编。

衙役是负责一城治安的,不过分工不同,分为皂、壮、快三班衙役,是州县衙门一个庞大的阶层,最低级的组织。一般来说,皂班值堂役,快班司缉捕,壮班做力差,其实也没有截然分开,皂、壮二班共负内勤、站堂、行刑、警卫、呵道等责任;快班又分步快和马快,专管缉捕。

王木匠现是愣了一下,然后笑做一团迎了上去,显然,来人也超出了他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