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百三十一章:雄心勃勃

第三百三十一章:雄心勃勃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艾丽对于我的过于自信感到怀疑,其实艾丽心里也清楚,众诚集团的账面上其实并没有几个钱。现在一旦答应了安轩,那么众诚集团更要举债度日了。

我和艾丽回酒店的时候,艾丽带着种种疑问。

“周然,你一向办事稳成。你难道仅仅是因为叶凯丽的几句话,就答应了安轩吗?”

“艾丽!你误会我了。其实我早已想用我外公的医书中记载的配方生产中药制剂了。现实中,总有那么多人因为没有钱治病而失去了生命,所以,这一直是我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既然安轩求我买下这些机器,我何不卖他一个人情呢?周海涛和安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我也想周海涛以后在安家更好与他们安家人相处一些。”

我认真的说道。那一次大舅跟我说的话,我仍然记忆犹新。与其让心怀叵测的人打外公医书的主意,我不妨首先将那些中药制剂生产出来,也好断了那些人借此发财的念头。

“只是!你现在哪里还有钱?”艾丽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艾丽!詹姆早跟我说过了。只要是造福蓉城百姓的事业,无论花多少钱,他都会在所不惜的。我想过了,这不仅是一份事业,更是有利于蓉城老百姓的民心工程。所以无论赚钱与否,我都会认真的做下去的。”我看着艾丽,此刻也只有艾丽是最理解我的人。

艾丽没有说话,只是眼里闪着点点泪花。许久,她才动情的说道。

“周然,你的心里永远都装着别人。你就不知道为自己想想?”

我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当初我爸爸去世的时候。我是一个孤僻的人,没有谁看得起,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我不愿意与他人交往。

那个时候,我暗恋顾琳。甚至可以为顾琳忘却生死,可是大爹偏偏带来了谢染。我跟谢染着实有段快乐的光阴,而这个时候。大爹却洞若观火,看透了艾丽心思。自此,我开始慢慢的跟艾丽走向了陌路。

我以为,从此可以与顾琳携手走向婚姻的殿堂。谁知道周璐却又走进了我的世界,再后来,有了艾丽。我的心里便再也装不下任何女人,我哪里想到。大爹临死之前,给我戴上了枷锁。

我想我这辈子原本就是在为别人而活,当初一味的讨好于谢染,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妈。因为,那个时候,也只有谢染不嫌弃我妈的疯疯癫癫。

而我现在,却是为了跟大爹的那句承诺而活。艾丽的刚才问我的这句话,让我心痛如搅。我一向对他人都是宽容以待,即便是孙少安轩之流,我常常也是以德报怨。可是我真正得到了什么?上苍并不眷顾于我,心爱的女人就在我的面前,我却不能大胆的将她搂在怀里。

“艾丽,心里觉得有愧!感觉我对不起所有人一样。如果不是大爹的临终遗言,或者我现在已经跟你……”说至此处,我便说不下去,感觉如鲠在喉,心里所念想吐却无法吐出。

“周然,你别说了。你的心意我明白,好男儿当以事业为重。无论你以后如何选择,我都毫无怨言。”艾丽的话让我好生难受,她忍辱负重又是为了什么?

当晚,我与艾丽一同去了詹姆蓉城的家里。刚好王欣然也在,原来今天是詹姆生日。詹姆将女儿也叫了回来,当然李凯也在詹姆的再请之列。看他们双双对对,恩爱无比。我无不羡慕不已。

王欣然笑艾丽要抓紧行动,免得错过了时机。艾丽支支吾吾无从回答,眼里尽是哀伤。之后,我跟詹姆单独去了书房。艾丽几个人则继续留在了客厅喝茶聊天。

詹姆知道我找他有事,便直接问道。

“周然,你我现在也不是外人了,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要遮遮掩掩了。”

“詹总,之前我跟你所说的那些资金可能不够,所以我想再向你借一些。”我虽然说得委婉,但心里仍然惴惴不安。

“说吧!做什么用?需要多少?”詹姆显得很爽快,让我几乎不好意思开口。我支吾了半天,终于把安轩的那些机器以及安轩欠朱焕天巨额债务的事情讲了出来。詹姆连声叹道。

“安轩这是玩火呀!朱焕天在南洋几乎是无法无天。当年我想在南洋投资兴业,熟料还没有开始,便屡屡受到青龙帮的弹压。最后,赔了几百万打道回府了。安轩欠他的钱,有可能就是一个无底洞。最终连均衡地产搭进去,也有可能。”

原来詹姆也知道朱焕天此人,甚至还跟他打过交道。他说起朱焕天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安轩即使真就将整个均衡地产赔进去,也是他咎由自取。我也只打算帮他最后一回了。至于他以后何去何从,我便不想过问。詹总,你为蓉城人民做的贡献,蓉城人会永远感恩戴德的。”见詹姆如此爽快,我也是真心的奉承了他几句。

詹姆告诉我,他和王欣然居然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他们年代就打算将婚结了。然后王欣然会辞掉她所有的职务,跟詹姆一起去马来西亚定局。

“那令嫒詹妮呢?”我大吃一惊。现在詹妮和李凯正在热恋之中,詹妮若和詹姆离去,李凯势必会一同前往。

“周然呀周然,你就是这么敏感。我在众诚集团投入了大量资金,即便你想我走,我也不肯走的。詹妮会继续留在众诚集团,只要她感觉幸福了。我做父亲的无不应允的,你放心好了。詹妮不会李凯李凯的,这小子心眼不多,是一个老实人。”詹姆说的全是实话,李凯人虽聪明,但情商极低。若不然,谢染又怎么会将他一骗再骗,他依然乐此不疲。

想到了谢染,我自然也想到了自己。我不也是一次次的被谢染骗过,但至此,我又恨过谢染几回?

和詹姆谈话搞定,我与詹姆一起回到了客厅。这边艾丽正在默默垂泪,王欣然在一边劝慰。

“艾丽,别怕!一切有王姐跟你做主。我倒想看看是活人的话重要,还是死人的话重要。”王欣然此话分明是说给我听的。

“王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吃惊。

“周然,我知道你是来找詹妮爸借钱的。不过即使她爸应允了,如果我不同意。你的钱一样拿不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