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百二十六章:鱼和熊掌

第三百二十六章:鱼和熊掌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与其说安轩和陈龙喝得醉醺醺的离开,还不如是负气离去。谢染今天几乎做了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我一直想暴扁陈龙一顿。但碍于他是旧城拆迁项目中的一份子,不便与他翻脸。

但谢染今天的这着棋却下的太险,现在合同已经签订,谢染想反悔也只能算违约了。

“谢染,你也太冲动了。你明明知道渣土运输不是我一人能够说了算,你现在已如此低的条件揽下了工程,你就不怕亏死吗?”我说的是真心话、做买卖靠诚信赚钱,昧着良心赚钱不是光彩的事情。

“周然,为了你众诚集团。我亏了怕什么?我寄人篱下这么多年了,今天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吗?三年前,我怀揣目的,跟你走到了一起。可是你并没有帮到我,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软弱。一定成不了什么大事,可是我却偏偏被你这样的人给迷住了。”

“当我从他人口里得知我爸爸的死跟你爸爸有关的时候,我真想将你杀死。可是,后来我慢慢的知道了真相,我爸爸是死罪张黑虎的手里。我想找他报仇,却没有资本跟他斗。你倒是斗败了他,但是心慈手软饶了他。无奈之下,我找安轩,找孙少。我哪里知道,他们表面不和,却经常暗中勾结。”

“周然,我终于借他人之手将张黑虎给解决了。我早就立下誓言,我一定要将我爸爸的产业发扬光大,在蓉城重展谢氏风采。”

谢染说的话有些儿多,甚至有些口齿不清。

“谢染,你喝多了,我去喊你的兄弟把你扶回去!”我站了起。

“周然,你听我把话说完。你知道我最恨的人是谁吗?”谢染看着我,大声问道。

“安轩,孙少,或者张黑虎?”我试探着问。

“他们都不是,我最恨的人是你大爹。我把我最美的两年光阴给了你。甚至每日里为你母亲端屎端尿。而你给了我什么?你大爹在从中百般刁难,最终才导致你我分道扬镳。你大爹死的那一天,我突然放声大哭。我不是难过他死了,而是因为他死得太早了。周启明,葬送了我一生的幸福。”谢染大声骂着。

“谢染,你不要胡说,我大爹是最公正的人,他对谁都没有私心。”我大声说道。

“是吗?那他为什么临死了,还要将你和周璐捆在一起呢?你爱周璐吗?充其量也只是兄妹之情,还不及你对顾琳的二分之一。”谢染的话戳到了我的痛处,我是在大爹临死前答应了大爹。以至于现在跟艾丽在一起,也是无比的尴尬。

门咣当一声被谁踢开,我看见了气得浑身发抖的周璐。什么时候周璐来到了蓉城,我却不知道。不过周璐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她的行踪又有几个人能够搞定。

“谢染,你再胡说,小心我撕烂了你的嘴!”周璐并不知道谢染有武功,即便真知道,周璐又真心看得起几个人。

“周璐,你来得正好。周然有几句话一直不敢跟你说。他压根就不喜欢你,你想嫁给她,就是白日做梦。”谢染的话彻底激怒了周璐。周璐冲了过去,便伸手抽谢染的耳光。没想到,谢染将她的手抓住了。

周璐的脸涨得通红,她没有想到,谢染居然有如此大的力气。

“好了,你们别吵了。我早说过了,这辈子我不会娶女人的。周璐,我早想好了,等我将众诚集团彻底发扬光大之后,大爹给我的一切,我会都还给你!”我大声吼道。周璐从谢染的手中将手抽了出来。

谢染看了我和周璐几眼,笑着说道。

“你们兄妹俩好好聊聊,恕我不奉陪了。赵刚……”随着谢染的一声喊声,从外面走进一个男人。

“把我扶回去,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谢染走了,偌大的包间便剩下我和周璐二人。周璐看着我,眼里含着泪水。

“周然,谢染说的是真的吗?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周璐轻声的问我。

“周璐,我既然已经答应大爹了。肯定会照顾你一辈子的。请你相信我好吗?”我很是无奈,不知道如何跟周璐解释。

“周然,我不想让你难做人。那天你跟艾丽说的话,我全部都听见了。艾丽说她以后当尼姑,你便说你也削了发做和尚去!你一句话说得倒是轻巧,你忘了你姓什么了?我爸和你爸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丁。你难道想让周家从此绝后吗?即使是我同意,二妈也不会同意。”周璐在这个时候,搬出了我妈?他知道大爹和我爸都死了,死人的话有几个人会听。

“周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也千万不要听谢染胡说,我会按照大爹的遗愿办事的。”我苦苦劝慰着周璐。

我抬眼处,却再一次看到了一双忧伤的眼睛。不是别人,是艾丽。此刻我无论说什么话,势必会伤到他们其中的一个人。

艾丽爱我至深,每天为众诚集团的拆迁项目忙碌着。周璐大病初愈,更是受不得任何刺激。

我只感觉心堵如铁,头上的伤口慢慢的渗出了血迹。我捂住了心口,慢慢的的蹲了下去,一口血却从口中吐了出来。周璐和艾丽同时扑了过来,我却已经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里。艾丽坐在我的床前,周璐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别看了,周璐回去了。你也真是的,头上明明有伤,却偏偏充作好人,你若在来晚一点,有可能就会感染破伤风了。”艾丽叹气着说道。

“我心里着急。你和周璐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谁也不想伤害,那一刻,我甚至想到了死。”我轻声的说道。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也不要患得患失了。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大家都不会怪你的。爱你,是他人的自由。但是你是否要爱,就是你自己的权利了。”艾丽说得很明白,任何人也不会勉强我。我突然觉得谢染才是最洒脱的人,她向来是想爱就爱,想放手就放手。

只是,我仍然为她和我签下合同担忧着,我跟艾丽说出了我的顾虑。谁知艾丽苦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