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百二十五章:赔本买卖

第三百二十五章:赔本买卖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谢染,你太放肆了。”陈龙的声音刚刚出口,没想到又是被谢染狠狠的抽了一耳光骂我几乎没有看清楚谢染的手是怎么伸过去的。

“谢染,你……”安轩盯着谢染。他怎么能够相信,这是分别几日不到的谢染、之前的谢染,只会在安轩的面前摇尾乞怜,任凭安轩侮辱。

我当然也没有想到,谢染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隐忍了多年。

“安公子,让你感到意外了,说起我的功夫,还要感谢你呢!”谢染笑了,笑颜如花。她是那么的自信,此刻全然没有将安轩和陈龙放在眼里。

可怜这一向自负的陈龙,此刻捂着肿胀的腮帮子,更是有苦难言。

“安公子,你酷爱读书。家中珍藏着很多古书,包括药理,医书,奇门八卦。当然还有一本武功秘籍。其实我也看不懂,只是每日里偷偷练上几个小时。并不知道其中诀窍,哪知道前些天让我遇到了朱焕天,他为我解开了谜团。只用了几天的功夫,便让我让所学的武功融会贯通。所以,我不感谢你,又感谢谁你?”谢染冷冷笑道。

“原来我家中的那本武功秘籍被你偷走了,你还不还给我?”安轩一时大怒,起身往谢染那边走去。

“安公子,我可是正大光明的拿的。只可惜你有眼不识金镶玉,生生的错过了。这本秘籍现在在朱焕天手里,他说了,你有本事朝他要去。”好一个谢染,现在功夫在身,根本对安轩一屑不顾。

我终于也明白了,如果谢染没有一点点真本领。黑虎帮的那些亡命之徒,怎么会听命于她?

安轩终究起谢染不过,和谢染动起手来。谢染被朱焕天带走之时,安轩还在为她着急。除又会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呢?

安轩的拳脚虽然有力度,但谢染的身子却极为敏捷。在小小的空间,来去自由,甚至不碰到任何东西。安轩直累得满头大汗,却始终不能抓到谢染。

“安公子,既然谢染已经是黑虎帮帮主了,我们不妨坐下来,听她将话慢慢讲完了。”我之所以这样说,只是想给安轩一个台阶下而已。

如此斗下去,安轩虽不至于落败。但传出去,终归是一个笑柄。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当初,安轩一直以一个文弱书生示人。谢染更是一样,她的经历堪比当年韩信受胯下之辱。

安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来他和我一样,也是太小瞧谢染了。谢染拍了一下巴掌。之后有服务员进来。

“今天是蓉城最大的几个老板光临,你们酒店有什么特色的菜肴尽管上来。”谢染是那么的自信,我何尝见她如此潇洒过。

酒过三巡,谢染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旧城拆迁,势必会产生大量垃圾和废旧的钢材、谢染便想将运送垃圾的工程揽下。当然,运输费可以商议,但所拆迁而来的废旧钢材及其他可利用的材料,归运输方所得。

安轩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他现在称呼谢染不再是名讳了。

“谢帮主,你还真是聪明,谁不知道仅仅那些废旧的刚才当运输费便绰绰有余。你居然还想要一笔运输费。你是不是心太大了呢?你有这么多车辆运输吗?还有这些建筑垃圾你难道拉出去,填江不成?”安轩从来就没有瞧得起女人,包括王欣然,甚至叶凯丽。当初叶凯丽的资产超过均衡地产和众诚集团数倍。还不是沦为绿叶,为他人点缀。

“安公子,这个还真让你费心了。就如你所说,我一分钱的运输费也不要,但是这运输渣土的工程我必须拿下。我最近已经从南方购进了一大批渣土运输车。周总,这渣土谁都可以运输,但要看谁出的价格低,对吧!”谢染侃侃而谈,丝毫已经是成竹在胸。

我在掂量谢染说过的话,之前陈龙跟我提过,也想揽下运送渣土的工程。只是这渣土一旦运输出去,势必会堆起几座大山。

环保局绝对不允许,所以陈龙给出了一套处理渣土的方案。但必须耗上大量的资金才行。

“谢帮主,你真的有把握?”我始终对谢染有些怀疑。自我认识谢染以来,谢染从来没有成功的做过一件事情。唯一让我满意的是,她照顾了我妈两年。至今我妈仍然经常念起她。

“周总,这么大的工程,我其能够跟你开玩笑。你放心,黑虎帮已经不是以前的黑虎帮了。我也会跟你带领铁血会一样,让黑虎帮的兄弟慢慢的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黑虎帮之后,也会更名为黑虎建筑贸易公司。”谢染的话让我和安轩同时大吃了一惊。就她给公司取的名称,便知道谢染以后的业务涉猎面非常广。

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原本苟且偷生的人,突然变得如此强大。我想不通,但此刻我也不想去费这个脑筋。

商人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赚钱,赔本的买卖谁也不会做。但谢染似乎在铤而走险,做着赔本的买卖。

那些渣土必须拖到及时公里之外,还要进行处理。这需要太多的财力和物力。旧城拆迁会有很多废旧的钢材,但近来钢材疲软。这些废旧的钢材,不足以支撑起庞大的运输费。

“谢帮主,应该叫谢总了。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周然做生意很讲究的,还有,陈总,安总,你俩有什么看法,不如也提出来。”

“周总,这个条件,我不敢苟同……”陈龙心里还窝着火,谢染刚才给他的几巴掌,他仍然藏在心里。

“周总,既然有人愿意背锅。不妨就将工程给她了,不过我事先说在头里,若是到时候亏本,千万别回头叫屈。”安轩冷冷的看了谢染一眼。

“安公子,陈总。多谢二位费心了,我现在就可以跟众诚集团签订渣土运输合同,之后无论赚钱赔本,皆与众诚集团没有任何关系。当然,这也是我有史以来揽下的第一个大工程,希望大家多多关照了。”谢染笑容可掬,让我找不到之前一点怯生生的样子。

“好吧!那就签订合同吧!”我笑着,举起了酒杯……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