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百一十七章:反悔

第三百一十七章:反悔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老爷爷便在我的身后,显然是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但却并没有点破。他没有刻意留我,而是让我改日再来下棋。

来到拆迁办公室,艾丽刚要收拾东西下班。彪子在训斥他的几个兄弟,就是抬也要将两个老人抬走。我走了过去,看着彪子。

“彪子,要是你是这两个老人其中的一位,你希望被人抬走吗?”我的声音很轻,但颇有威力。

“老大,这一条街,就是因为这两个老人,便影响了所有的进度。我真的受不了了。”彪子嘀咕道。

我知道我的这帮兄弟,宁可冲锋陷阵,也不愿跟人软蹭硬磨。

“彪子,年里的事情就是拆迁。这里拆不了,就拆那里。总有一天会拆掉的,我一会还要跟艾总出去一趟,再别叫你的兄弟去骚扰两位老人了。”我笑着说道,因为我相信,这两个老人也绝非是不通情理的人,迟早他们会同意的。

艾丽上了我的车,我跟她说了老爷爷的事情。艾丽也显得很为难,她因此几乎将嘴皮说破了但仍然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艾丽突然问起了周璐现在怎么样?大爹临终托孤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

“周璐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了。”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我之前跟艾丽说过放话,现在却不能兑现。

艾丽低头不语,显得是那么的寂寥。

“艾丽,对不起!大爹当时是那种情况,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我不忍心大爹带着遗憾而去,可是我一旦答应了大爹,就辜负了你。我这几天几乎是夜不能寐,每天靠着工作来打发内心的痛苦。”我说着话,感觉鼻子发酸。

“周然,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我只要每天看着你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我并不在意。”艾丽轻轻的说道。

她越是这样说,我越发感觉心里内疚。所有的人,估计只有安然和凤凰女知道我心里的苦衷。似乎,也只有他们知道错过了真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说了,一会还要跟陈龙父子一番唇枪舌剑了,他的几块地皮,比起老爷爷的那栋房子其实更棘手。”我无奈的说道。陈龙原本答应我以市场价转让那几块地皮的使用权,但中途可能受到了孙少的阻挠,他甚至想改变主意。

今晚我便是约见了他们父子,即便是花再大的代价,我也要拿下那几块地皮。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将约见的地址选在了火凤凰。火凤凰位于新城和旧城之间,并没有纳入拆迁计划之中。

陈龙似乎还记得,一年前我和周璐在这里放了他和安轩的鸽子。凤凰女为我们安排了一个豪华的包间,之后陈氏父子在我们不久便赶到了。只是后面却跟着安轩和于子龙,他们两个人的出现,让我着实有些意外。

安轩的那一处旧厂房的遗址我已经给足了款项,安轩当时便将钱还给了南洋朱焕天。而朱焕天并没有兑现承诺,将谢染送回来。

或者,我情愿安轩和于子龙是前来凑热闹的。我跟陈氏父子所谈的都是公司内部的事情,安轩和于子龙是不是该要避避嫌呢?

我很委婉的跟安轩说出了我心里的疑虑,安轩连声说明白。刚要离开的时候,门开了。走进来的却是孙少。

“安公子,别走啊!朱帮主托我跟你带话呢!今天陈龙和周然在这里谈生意,我们即使不参与,做一个见证人也行呀!”孙少说着,居然将安轩给拉了回来。

我看见陈氏父子二人的脸开始发生着变化,甚至是恐惧。孙少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笑着对陈龙说道。

“陈龙,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江边的事情吗?”

孙少说着,便不再说话。陈龙的脸色越发难看。

“孙少,我怎么不记得呢?现在不是大势所趋吗?那几块地皮迟早是要出手的。”陈龙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他的父亲陈大宝干脆来了一个沉默不语。

“什么大势所趋?半年前你就答应将地皮卖给我的,你现在却想卖给周然,你是不是太不仗义了。”孙少的话,让陈龙越发胆怯。

我猜想道,陈龙肯定有什么把柄握在孙少的手里,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如此唯唯诺诺。

艾丽一直在我的旁边坐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她估计也知道了,今天这无关的几个人,都是来搅局的。

“安总,你忘了你是谁帮你摆脱困境的。别人刁难众诚集团尚可,你若是也这样,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艾丽要么不说话,一说话便似在扇安轩的耳光。安轩赔笑着。

“你们谈,我不参与。于总,这里不欢迎我们我们换一个地方吧!”安轩倒也识趣,艾丽的一句话将他给打发走了。

可是孙少却不同于安轩,他死皮赖脸的呆在原处,非要看到我和陈龙签订了转让合同不可。

陈龙的决定权似乎掌握在孙少的手里,他看着我,又看看孙少。

“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吗?”陈龙终于大怒了起来。

“笑话,谁想逼死你?当初你为了一本破书,不是逼死了人吗?”孙少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来。我马上联想到了靶子之死,若不是被逼得太紧,靶子又怎么会跳入到滚滚长江之中。

我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陈龙。

“陈龙,孙少说的是不是真的?”

“周然,孙少说什么了?他说的话太多了,我都记不清楚。”陈龙此刻干脆来了一个死不认账。

“孙少,麻烦你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好吗?”我尽量压制着心里的怒火,心平气和的问道。

“周总,我没有说什么呀?哦,我记起来了。去年跟陈龙在江边嬉戏,陈龙为了一本破书将自己的兄弟推入了江中。不过你不用担心,陈龙给了他这个兄弟的家人一大笔赔偿……”孙少明显是在撒谎,我却找不到破绽。

蓉城的黑帮死个把人是常有的事情,谁又会在乎真的有没有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