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百一十三章:脱险

第三百一十三章:脱险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周海涛不能坐视不理了,他连连扔出了几把飞刀。一向以百发百的周海涛,此刻他的飞刀却没有一把将朱焕天射。

朱焕天几个跳跃,奔至了周海涛的面前。之后跟周海涛斗在了一起,周海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连连受到了几记重创。我挣扎着重新加入了战团,两个人跟朱焕天打斗,依然也是险象环生。

朱焕天的一拳再一次击在了我的面门,我只感觉眼冒金星,重重的摔倒在了地。旁边的安轩眼看着周海涛也被击倒,他举起了一根木棍向朱焕天击去。朱焕天手臂一横,生生的受了一棍。

木棍生生的折断,朱焕天没有想到安轩会偷袭他。他一把抓过安轩,将安轩举了起来。原地转了几圈,将安轩重重的摔在了地。

我的阻击枪落在了汽车里,不然此刻阻击枪肯定能够派用场。三个身手了得的人,全部被打成重伤。朱焕天走到安轩的面前,又脚踢了安轩几下。

“你敢偷袭我?安轩,我今天让你尝尝我铁脚的厉害。”朱焕天提起一条腿,向周海涛的头部踏去。

周海涛从地跃了起来,一扑过去,将朱焕天推开了。朱焕天反手一拳,将周海涛打了几个踉伧,倒在了地。

此刻我全身剧痛,几乎一丝力气也没有。口袋里的药瓶提醒了我,我拿起了药瓶,重重的摔在了地。

一股浓浓的香味散发开来,朱焕天摇晃了几下,居然没有倒下去。安轩因为没有堤防,瞬间昏倒了过去。周海涛从地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朝朱焕天扑去。我没有想到,朱焕天摇晃着走向了练功场的一侧。他撞破了一块玻璃,跳了下去。下面刚好的一个游泳池,只听一声巨响,朱焕天落入了水池里。

周海涛喂了一粒解药给安轩服下,之后和我迅速的下楼。再看游泳池里早已没有了踪影,地面留下了一滩水迹。

原来这酥骨散最大的天敌便是凉水,刚才朱焕天一跃之下坠入水池,他体内的毒性便已经解完全解去。只是他一跃而下,显然是身受内伤。他的一个手下将他从水里拽起,主仆二人,逃之夭夭而去。我才想起,刚才巡逻的有一人便是朱焕天的手下。

回头,安轩将安然和艾丽的所下的*解去。我们三个人身受重伤,均坐在地喘粗气。

“安轩,你可知道你引狼入室了。如果不是我们赶到,安然是不是要惨遭毒手?”我冷冷的问道。安然替周海涛擦拭着脸的伤口,眼里流着泪水。转脸望向了安轩。

“哥,你该醒醒了,青龙帮是你敢招惹的吗?”

“我现在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朱焕天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甚至是来无影,去无踪。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安轩倒是说出了一个大实话,他不敢得罪朱焕天。朱焕天是他请来的,他却没有办法将他送走。

“安轩,我想问问你,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欠下朱焕天的一百亿美金的?”我问道,艾丽将我扶了起来,在一张椅子坐下。

“两年前,均衡地产遭遇危机。我去南洋时刚好碰到了朱焕天,他问我想不想发一笔横财。我非常感兴趣,原来他想走私一批钻石到海外。我当时手资金便不是很充足,便借了了一百亿。如果生意顺利,一个星期便可以赚回一百亿。谁知道,三天后,在海遇到了海盗,将一批钻石打劫一空,自此,我欠下了一笔巨债。半年前,朱焕天向我讨债,我哪里拿得出钱来。于是想拿下旧城拆迁项目,之后让朱焕天加入,用以来抵债。现在一切全部落空了,朱焕天也不会此罢休了。”

安轩露出了甚是惊恐的神色,安然愤愤的看着安轩。

“哥,既知今日,何必当初?我看你真想将爸爸留下的产业败光了才肯罢手。”

“够了,你有什么权利说我。在我最危急的时候,老爷子仍然不肯将你手里的三百亿拿出来救急。如果有了三百亿,朱焕天的一百亿美金,何至于到今天还没有还。”安轩说着,大笑了起来。

我第一次看到一向自信的安公子,显得是这么的落魄。我苦笑了一下,对安然说道。

“安然,算了。安轩也有苦衷,你也不要过于责备了。大家还是想想办法,如何应对擒龙帮的朱焕天吧!此人的功夫实在是了得,是是我几个叔叔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我的话让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周海涛站了起来,惨然的笑道。

“朱焕天也是身负重伤,估计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安轩,我真心希望你不要跟朱焕天搅在一起。那笔债,我们大家想办法还。”

“有什么办法还?一百亿美金,足足六百多万。均衡地产哪里能够拿出来?”安轩苦笑道。

“哥,你不是一直觊觎我的三百亿吗?我给你。在加你那一处旧厂房的遗址,相信也离一百亿美金查不了很多。我只希望你从此振作起来,不要再去挖空心思,昧着良心赚钱了。”倒底还是亲兄妹,在最关键的关头,安然却愿意将自己手里的三百亿无偿的给了安轩。

那三百亿是安然原本打算为众诚集团的络公司做备用资金的。这毕竟是安家的私事,我并不好插手。

安然和安轩能够和睦相处,其实也是周海涛最想看到的。我和周海涛以及安轩各自敷了跌打损伤药膏之后,然后才下得楼来。客厅里躺着的几个人慢慢的醒了过来,安轩愤怒的看着他们。

“我养你们干什么吃的?”

“对不起,老大……”一个男人唯唯诺诺说道。

“好了,别训斥了。麻烦你将我们送出去吧!”我冷冷说道。

“周然,我还真是了怪了,你是怎么进来的?”安轩感到很是惊讶。

我跟周海涛对视一笑,也许我和周海涛是如何进来的,将会成为永远的一个迷。安然其实知道路线,只是让安轩给一辆车便足以。

安轩问我怎么能够找到这里,我这才想到。谢染还在据此一里的地方等我们,安轩听到谢染也来了。

我隐约察觉安轩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柔情,他莫非真的爱着谢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