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百零九章:选择相信?

第三百零九章:选择相信?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显得有些犹豫,最关键的是,谢染的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去相信。毕竟她一再的欺骗了我,甚至连爱她至深的李凯的下得了狠心去陷害。

如果说安轩善变,那么谢染则安轩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看着谢染,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再被她给迷惑了。

“谢染,你下车吧!艾丽我会想办法将她救出来的。”我很冷淡的说道。

“周然,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我。但是,你能够找到安轩吗?我去过那个地方,还不止去过一次。是安轩带我去的,所以印象很深。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把你送去。不过,你只身一人,是绝对很难救出艾丽的。”谢染显得很认真,压根不像有欺骗我的样子。

“周然,我爷爷还在你大爹那里。我再怎么绝情,也不至于拿我爷爷的性命开玩笑吧!竞标的事情,是安轩出的主意。他最初的想法是想我劝李凯退出众诚集团,不料李凯没有同意。最终,安轩才策划出了一场车祸。我真的不忍心看着李凯死,所以才跟司机抢了一下方向盘。周然,安轩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是想从你手里拿到拆迁项目。”

谢染的话不无道理,然我更加是犹豫不决。

“周然,你如果不相信我,那我走了,祝你好运!”谢染说着,便去开车门。

“等等……”我喊了一句。我在考虑谢染刚才说的话,她再怎么绝情,也不会拿她的爷爷的性命开玩笑。再者,谢染能够在危机关头救了李凯,证明她仍然还心存善念。谢染说我一个人过去,根本救不出艾丽,于是我想到了周海涛。

安然也在安轩的手里,周海涛知道之后,会跟我一样着急。我拿起了手机,跟周海涛打了一个电话。这个时候,我再一次想到了靶子。靶子之前便是我的贴身保镖,无论我在哪里,只需一个电话,他便会在几分钟内赶到。在等周海涛的时候,谢染说想去看看李凯。

我先是一愣,惊讶的看着谢染。

“谢染,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已经将李凯伤得体无完肤了,难道还要在他的伤口撒一把盐吗?我也知道你并不爱他,你之所以跟他在一起,是在利用他的善良,然后实施你的报仇计划。对吗?”我的话几乎是一针见血,让谢染没有任何话可说。

或者,这一次也算安轩彻底伤到了谢染,所以她才下决心再离开安轩。

“周然,我是真的爱安轩,无论他对我做了什么,我都恨不起。我知道这样我很贱,但是我却做不到,像陈媛一样。明明知道你不可能爱她,她却依然无怨无悔的爱着你,甚至不惜得罪自己最亲的人。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亲人。人是一个矛盾的东西,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往往最容易伤害的是自己最亲的人。”

谢染的话让我陷入到了沉思之,她一直拿我当亲人对待。却总在有意无意的伤害我,因为她知道,只有我才会一次次的去原谅她。

周海涛在半个小时之后匆匆赶来了,甚至还带来了两个兄弟。

“周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周海涛见我十分焦急的样子,可能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大略的将谢染刚才跟谢染刚才跟我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周海涛听到了安然也被安轩带走了,他一下子抓住了谢染的手。

“谢染,安轩有没有伤害安然,你倒底还知道什么?”周海涛还从来没有如此着急过,他的表情让人有些害怕。

“海涛哥,安轩再不是东西,他也不会把安然怎么样的。他之前好像说过,安然的手里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想从安然的手里拿过来。估计这一次,便是为了那些股份了。”谢染惊恐的看着周海涛,大声解释着。

“海涛哥!先别问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先去把安然和艾丽救出来再说。谢染知道路线,之前我也去过,但是被蒙着眼睛,所以根本没有印象。”我有些无奈的说道,现在即便是谢染真的在骗我,我也只能冒险试一试了。

周海涛跟我一样,他也是对谢染半信半疑。谢染的目光游离,闪烁,我们根本无法猜测出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周海涛松了谢染的手,之后跟我商议营救的对策。他问我要不要通知张蕊,请求张蕊的协助。

谢染看着我和周海涛,轻声说道。

“周然,海涛哥。我知道你们对我始终心存怀疑,但我这一次绝对没有骗你们。你们通知张警官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打草惊蛇。安轩如果将安然和艾丽转移了,再要是想找到他们更难了。”

谢染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甚至给了我很多启发。安轩其实跟警察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除非是秘密行动。不然的话,这边还没有出警,安轩在那边早已知道了消息。

“谢染,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马出发,你给我们带路吧!”我寻思了很久,终于作出了这个冒险的决定。

周海涛让他的两个兄弟将他的车开了回去,之后他开着我的车。按照谢染所指的路线往前开去。汽车在黑夜里穿行,每一次的心情都不一样。

艾丽似乎已经成为了我的精神支柱,没有了她我担心自己随时都会倒下去。汽车行驶的道路出的诡异,甚至在很短的一段路程里连续拐了好几个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谢染故意在这么做,因为有好几次,我感觉可以直接走直路,根本不需要绕那么大圈子。

汽车一直在往城外开去,甚至开出了几十公里。再往前走,便是大山和森林。周海涛将车开到山脚下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无路可走。

谢染也露出了茫然之色,她下了车。无奈的看着夜空。

“周然,我来了的时候,是白天,现在是晚,我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谢染有些愧疚的说道。

谢染的神情看不出是在撒谎,如果真的如她所说,我们现在想顺利的返回都很困难,更别谈如何去救人……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