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百零八章:真凶

第三百零八章:真凶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打开了车门,将谢染一把拉进了车内。看着谢染,我感动无的伤痛。原来她一直都活在仇恨当。我能想到,一个人每日面对着仇人,却要和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谢染其实并不是很坏,从她照顾李凯的母亲和我妈的事情,便可以看出来。

“谢染,你真的那么想报仇吗?”我问,看着谢染因为愤怒的脸,我的怒火却在慢慢的消失。

“我做梦都在想?我投靠安轩,孙少,是想借他们的力量替我报仇,可是他们没有一个好人。除了要我的身体,什么承诺都是花言巧语。李凯是一个善良的男人,我不想因为我害了他,我根本不配他对我的好。”谢染盯着我的眼睛,一眼不眨。

我从车椅下拿出了阻击枪,交给了谢染。艾丽不见了,现在肯定在孙少的手里。孙少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与其漫无目的的等待。不如圆了谢染的一个梦想。

“谢染,阻击枪现在在你的手里,只要你扣动一下扳机,你的愿望会实现了。这个世,现在除了我妈我放心不下,我没有什么不能放下的。”我说得很悲怆,谢染的手在颤抖。两个人紧紧地握住了枪,顶在了我的额头。

“谢染,你开枪呀!你不是一直想报仇吗?一开枪,你的仇报了。而且这里也没有别人,也没有人知道的。”我淡淡的说道,然后闭了眼睛。

“周然,别人都说你是傻子,你真的是傻子吗?”谢染哭着问我。

“我之前最信任的人都出卖了我。我现在最爱的人被别人抓走,生死未明。谢染。你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在你的手里,还痛快一些。”我苦笑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却见谢染把枪扔在了车里。

“周然,你是一个混蛋。我知道你为了一个人心急如焚,只是你们都误会了是孙少所为。这件事情跟孙少压根没有关系,所有的一切都是安轩一手策划的、现在艾丽在安轩的手里。”谢染突然大声的说道。

她的话,再一次颠覆了我的三观。今晚从安轩的别墅出来,安轩还有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我也终于明白了,他一直监视着我和艾丽的行踪。我跟艾丽从安轩那里离开,只有安轩最清楚。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现在对谢染的话,往往十分只敢相信三分,而且这三分里还有两分水分。

“你可能不相信我,但我有必要告诉你真相。”谢染干脆安静的坐了下来。她告诉我,那场车祸也是安轩策划的,当时谢染一时心软,将方向盘抢着打了半圈,才让李凯饶幸活了下来。

饶是如此,孙陈联盟最终还是宣布失败。安轩所以的计划落空,便将仇恨累积了下来,时时伺机报复。

正所谓拆迁项目,最大的任务便是拆迁。于是他想到了陈氏集团在旧城几块极大的地皮,便想联手陈龙,故意抬高地价来为难众诚集团。熟料陈龙便不买安轩的帐,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真心跟孙少合作。趁此机会,他正好可以摆脱孙氏集团的控制。

于是,安轩便怂恿孙少。想孙少威胁陈龙,来达成自己的心愿。孙少和陈龙协商失败之后。却看见陈龙去约见了我,趁陈媛出去的时候。却将陈媛带到了安轩的别墅,借陈媛的安危来逼迫陈龙范。

便是安轩的那个手机号码,暴露了他们的行踪。让我和安然找到了那里,安轩见事情已经败露,便将所以的罪责推给了孙少,而且故意放走了孙少。孙少临走时说要对艾丽不利,其实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他只是想我放松警惕,给安轩制造机会而已。谢染父亲的死之谜,也是安轩当初告诉她的,所以她一直半信半疑。

我和安然在安轩别墅的时候,谢染一直都躲在楼。她看到安轩为了她不惜跟我翻脸,以为安轩的心里真的装着她。

安然不知道喝了安轩下了什么药的饮料,之后便开始昏昏欲睡,没有的任何意识。谢染猜想安轩也不会害安然,所以并不是很在意。

安轩到了谢染的卧室,谢染好心的给他倒了一杯水。却被安轩一把打泼在地。

安轩骂她是一个扫把星,明明可以撞死李凯,是因为谢染是原因,李凯却活了下来。如果有一天李凯追究这样事情,安轩也脱不了干系。

谢染哭着求安轩,说李凯不会那么做的。因为李凯是真心爱她。是因为这句话,彻底将安轩刺伤。他狠狠的抽了谢染几个耳光,大声骂着谢染是破鞋。

再不久,安轩下了楼,他的手下扛回来一个昏迷不醒的人。谢染在楼看到了这一切,而且也知道了他们扛回来的人是艾丽。

艾丽想打电话通知我,却发现手机被安轩拿走了。之后,安轩将谢染锁在了卧室了。吩咐两个人将安然和艾丽全部背走了。

谢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安轩的别墅跑了出来。她不敢去报案,因为现在没有人能够相信她的话。所以,她在酒店门口等我回来。谢染几乎看透了所有男人,那一刻她想开枪将我杀死,然后自杀。

只是,她放心不下她的爷爷。还有,见我如此坦荡,义无反顾。她开始怀疑她爸爸的死,可能跟其他hēi射huì组织有关。

谢染跟我哭诉的这一切,让我看到了谢染并不是完全不可救药。

“谢染,你相信我。我总会有一天查出你父亲的真正死因的。我现在想求你一件事情,你知道安轩将艾丽和安然带到哪里去了吗?”我急切的看着谢染。

“周然,你知道安轩有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吗?哪里甚至在蓉城的地图找不到,听说安老爷子失踪的那几年,便是在那里度过的。你只要找到了那里,很容易找到安轩了。”谢染停止了哭泣,可是她却跟我出了一个难题。

她说的能那个地方我知道,而且还去过。只是当时被蒙着眼睛,哪里还记得清楚之前走过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