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九十七章:情义两难

第二百九十七章:情义两难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医师的话,我无不应允。只是,项目刚刚拿下来。众诚集团接下来的事情会更加多了,分文别类,数不胜数。众诚集团总部还能着我去主持会议,旧城拆迁项目的工程第一项工程就是拆迁。

艾丽之前跟我提过,拆迁历来都是让政府和开发商头疼的事情。所以这次的拆迁任务,蓉城市政干脆全部扔给了众诚集团。

我坐在周璐的床边,跟周璐絮叨着以前的点点滴滴。其实周璐几岁的时候,我见过。只是那个时候大爹跟我爸的关系闹得很僵。周璐也是一个非常倔强的孩子,并不讨我爸和我妈的喜欢。

那个时候,周璐就喜欢舞枪弄棒,身体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对周璐没有什么好感,最关键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即使比她大,却打不过她。

谁又会想得到,周璐居然不是我的妹妹,跟大爹压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这个时候,反而对大爹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有几个男人愿意抚养野男人的孩子,而且是一辈子,甚至是无怨无悔。

这其中的坚忍,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可是大爹不但做到了,而且始终如一的将周璐看作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如果这个世上某些人敢妄称男人,那么大爹就是当之无愧男人中的男人了。

我念叨着,忍不住流下了几滴泪水,落在了周璐的手背上。我感觉周璐的手动了一下,那一刻她的眼睛睁开了。我连声喊医生,医生进来。

跟周璐检查了一番之后,将我叫道了病房外。

“周总,周璐的下身完全没有意识。你必须做好思想准备,她很有可能是终生残疾了。”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一把抓住了医生的领口,大声吼道。

“你再给我说一遍,信不信我把你打成残疾?”

“周总,你发火也没有用,我们必须尊重科学。不过周璐能够康复也不是没有可能,中医学里的推拿和针灸其实是最好的辅助治疗。”医生涨红了脸,连忙说道。

我松开了手,跟医生道歉。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外公的医术高明,为何还要将周璐留在这里保守治疗。

“你去准备一下,我一会将周璐接走。”我冷冷的说道。

医生安排了几个护士,用手术车将周璐送到了楼下,然后帮忙将周璐弄进了我的车里。我不想护士们也跟到大爹那里去,但周璐躺在后面如同一个废人,我又如何能够放心。

我打电话叫来了艾丽,让艾丽坐在后面照顾周璐。艾丽没有拒绝,很自然的答应了。这也是艾丽第一次去我妈那里,或者我是想大爹和我妈也见见艾丽。毕竟,我跟艾丽也私下协商过婚姻的事情。

到达大爹那里,大家七手八脚的将周璐抬了下去。最为悲痛的莫过于大爹了,他原本花白的头发,甚至是在一瞬间全白了。

大爹还不知道张晓楠死去的消息,若是知道了,估计更加难以承受。众人中,唯独外公最为镇定。他是医生,第一件事情就是给病人医治。

艾丽的到来,让大家都感觉很意外。尽管大家早已知道艾丽的存在,但艾丽真实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似乎一下子难以接受。顾琳只是打了一个招呼,便再也没有出来。艾丽知道,这里的人似乎都不怎么欢迎她,甚至连我妈对她的态度也相当的冷淡。

外公在给周璐做针灸,我和艾丽去了外面。艾丽小声的跟我说道。

“周然,你把我送走吧!你大爹的情绪很不稳定,周璐这个时候,更需要你的关怀。”艾丽的眼神很落寞。她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子,不会跟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人争宠。

“艾丽,对不起!你一个知道我的用心,你迟早需要见我妈和我大爹的,这层纸不捅破,我们永远没有进展。还有,我一直跟我妈相依为命,我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大孝子,但也不想跟她作对。你先回去,我等周璐稍好之后就回来。”我无不内疚的说道。

“只是你这里跟迷宫一样,我根本就走不出去。”艾丽低着头,这一刻,她是那么的无助。

“艾丽,我送你出去吧!我刚好要去蓉城。我的几个同学都是网络专家,我有很多事情要当面请教他们。”说话的是安然,快一个月没见了,安然还是那么漂亮。

“你是安然吧!周总经常跟我提起你。说你正在为未来的众诚集团的网络工程做着筹备工作,辛苦了。”艾丽的为人处事也是令我最为敬佩的。

“艾丽,你就不要笑话我了,谁不知道这次众诚集团能够胜出,你的功劳是最大的。周总有你这样的良师益友,是他的福气。”

两个女孩的对话,让我有些无地自容。安然的话一点也没有错,如果不是艾丽。众诚集团不可能拿下拆迁项目,更不会引进万盛地产和亚泰风投的资金投入。只是我现在说什么都过于苍白。

看着艾丽的眼睛,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安然和艾丽走了,而接下来照顾周璐的任务便落到了顾琳的身上。顾琳一直默默无言的配合着外公,对周璐施针,为我外公擦拭头上的汗水。大爹告诉我,顾琳一直在跟外公学医。外公想将顾琳培养成他的衣钵传人。

顾琳的默默隐忍让我无比的愧疚,她为了众诚集团能够竞标成功,甚至违心的答应了安轩。若不是我及时制止,恐怕顾琳早已落入了安轩的魔爪。

周璐经过了外公的一次针灸之后,虽然没有什么起色。但她比在医院的时候睡得更安稳,顾琳则一直坐在她的旁边。为她轻轻的按摩,陪她小声的说话。

我将顾琳叫道了另外一间屋子,跟顾琳说起到了安轩和谢染的事情。

“顾琳,你跟谢染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你难道还知道她的为人吗?她这是为了讨好安轩,而且安轩也不是真心的爱你。”我看着顾琳,眼神里充满了哀伤。

“周然。爱又怎么样?不爱又怎么样?你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你难道没有感觉我们距离越来越远。我永远只是你的梦中"情人",只能活在你的梦里,却不能走进你的世界……”

顾琳的话让我的心痛如搅,我是怎么了?她的话丝毫不过分,曾几何时,我可以为顾琳去死,热血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