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九十六章:飞来横祸

第二百九十六章:飞来横祸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听得目瞪口呆,李凯居然知道是谢染故意雇人撞的他,可是李凯却在交警的面前说是意外事故。

“李凯,你怎么这么傻,刚才交警询问你,你为什么不实话实说?”我轻轻地抱怨道。

“周总,谢染并没有想撞死我。我亲眼看见她在汽车冲来之时,她抢了一把方向盘。不然的话,我就真的死了。周总,谢染也有难言之隐,你就原谅她吧!”

我没有想到,李凯居然也是一个痴人,跟我几乎完全一样。谢染无数次的伤害我,我却选择无数次的原谅她。

“李凯,谢染的心太大,不适合我们任何人。你不恨她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她的好。詹妮其实是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孩,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在事业上还可以互相扶持,会更加情投意合的。”我叹气说道。

“周总,詹妮出生豪门,我却出生卑微。我感觉配不上詹妮,再说了詹妮那么漂亮。我虽然在学问上不输于别人,但其他的地方却一无是处。”李凯显得有些落寞,这跟我当初喜欢顾琳又是何曾的相似。

“你心里倒底有没有詹妮?”我不想跟李凯婆婆妈妈,直接的问道。

“其实,我第一次看到詹妮去我的研究室,我就有些喜欢她了。我这个人嘴笨,也不知道谈恋爱。之所以我喜欢谢染,就是她从来没有看不起我。我明明知道她是在利用我,我却也甘心情愿。”李凯淡淡的说道,他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谢染心机极深,善于读懂男人的内心。所以,很多男人都被她迷住过。

病房的门却开了,我看见詹妮就站在门口。我跟李凯后面所说的话她几乎全部听到了。她眼里含着泪水,甚至撒娇般的说道。

“李凯,你傻呀!怒喜欢我,为什么不说出来?”

我不得不佩服詹妮的大方,她爱了便爱了,却从来不藏着掖着。我正想跟李凯说些让他安心养伤的话,却不料詹妮背后的艾丽跟我直使眼色。

我明白艾丽的意思,她是想让我离开。好给李凯和詹妮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我跟艾丽出来,几个月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艾丽却提醒我,接下来的任务可能会更严峻。

要想将整个旧城拆迁改造,势必会影响无数人的饮食起居。拆迁赔偿所导致的冲突,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我看着艾丽,没有想到艾丽事事都想到了我的前面。

艾丽告诉我,旧城的一处,有一大片旧厂房是均衡地产当初买下来的。现在均衡地产竞标失利,安轩绝对会提着篮子要价。

“艾丽,众诚集团目前也只是几家企业的代表。这些难题还是留到会上讨论解决了。我的神经已经紧绷了几个月了,该松松了。”我叹口气说道。

“也行,不过你现在必须成立一个拆迁办公室,将接下来的拆迁任务落实下去。咱们回去吧!也是该好好休息了,也不知道我爸爸妈妈在哪里?他们如果知道了,该有多高兴啊!”艾丽拉着我的手,无不开心的说道。

我明白艾丽的意思,因为我当初说过。只要的拆迁项目拿下来之后,我就和艾丽去登记结婚,然后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

我正准备跟艾丽说出我的想法,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老大,我是阿发。周璐突然发了疾病,现在正在铁血会的医院抢救,你快过来吧!”

我的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昨晚周璐还跟我在一起浴血奋战,怎么就突然发了疾病。心一阵阵的痛着,早将想要跟艾丽说的话忘到了一边。

“艾丽,周璐突然发了疾病,现在还在抢救,我必须去医院。你帮我应付一下那些合作企业的老总,拜托了。”我不知道如何跟艾丽解释好,我虽然跟周璐不可能成为夫妻,但周璐已经是我的全部了。

“周然,周璐还那么年轻。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也不要太着急了,记得跟我打电话。”艾丽轻轻说道,之后,她返回了李凯的病房。而我则匆匆往铁血会的私家医院而去。

洁白的房间,洁白的墙。然后是周璐一张苍白的脸。周璐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跟她做了全身的检查,却查不出什么病因。

脉搏微微的跳动,呼吸若有若无,只能证明周璐还活着,跟植物人一样。我握着周璐冰凉的手,将脸贴在周璐的脸上。我分明感觉周璐的脸上滚下了几颗泪水,只是她却仍然昏迷着。

我走出病房,问主治医师倒底病因在哪里。医师告诉我,周璐刚来的时候心脏骤停,短促。经过了一番抢救,算是脱险了。只是周璐现在毫无意识,跟植物人没有分别,他们也无从入手了。

我有些气急败坏,甚至说出了不讲道理的话。

“铁血会每年花那么多经费来维持医院,你们就这么一个医疗水平?”

“周总,我们已经是尽最大的努力了。您即使是把周璐送进国内最先进的医院,得出的结论也会跟我们是一样的。她的病灶在后脊椎上,因为受到过明显的伤害。便是这些伤害,影响到了中枢神经,所以才导致这个样子。”医师顿时涨红了脸,我的斥责对他莫过于是一种侮辱。

“那你刚才不说?”我的语气缓和了一些,也为刚才的态度表示道歉。

“周总,我也是担心你承受不了。如果真是这样一个结果,即便周璐醒来,有可能也是终生残疾,卧床不起。”医师的话如重锤击在我的心上,我知道周璐的个性。如果真是这样,她会感到生不如死。

我回到了病房,周璐仍然那样安静的躺着。除了脸色苍白,跟睡着了没有什么区别。我平日了甚是讨厌周璐大大咧咧的性子,现在却巴不得她马山起来。跟我吵,跟我闹,甚至跟我撒气。

医师走进来,看了看周璐的点滴然后对我说道。

“周总,周璐其实有意识,我们说什么她都能听到。所以希望你多有点耐心,来陪她说说话。我们应该有理由相信,她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