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七十八章:意外所得

第二百七十八章:意外所得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不得不佩服艾丽的心思缜密,这不仅仅安抚了她的母亲,也可以让他父亲免于母亲的责难了。

艾丽见我几乎开了一个晚上的车,于是让我歇着,她来开车。我也的确是累了,如此一来我也可以趁机躲躲懒了。

汽车颠簸着,我很快进入了梦乡,甚至梦见了和艾丽抱在一起缠绵。嘴角流出了点点唾液,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车已经停了下来,艾丽手里拿着纸巾在为我擦拭口水。

“梦见什么了?看你睡这么香,不忍喊你。”艾丽温柔的说道。

“到哪里了?怎么停了?”我问。

“汽车油不多了,这里刚好有一个加油站,所以我就停了下来。你不上厕所?”艾丽始终是那么温柔,如果刚刚过门的媳妇一样。也许经历了昨晚的缠绵,我俩又更加亲密了许多。

这个加油站离蓉城不过一百多公里,属于青城地界。我下了汽车,往厕所走去。却听见两个人在聊天。

“你听说没有,老大在蓉城竞标的事情有眉目了。他们让我们现在去吉城市找那个叫艾文生的人,只有他在我们手里,周然和艾丽甚至那个王欣然才会对我们老大服服帖帖。”一个人轻轻的说道。

“你小声一点,老大特意嘱咐我们要小心一些。小心被被别人听见。”另一个人说道。

“你真还真傻,即使别人听见了,他们谁还认识艾文生和周然不成。走了,不跟你啰嗦了。赶紧启程,还有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可别出了岔子。”

二人说着,笑嘻嘻的一起离开了厕所。我听得是心惊胆跳,幸亏是汽车没油,若是错过了两个人的对话,那么艾丽的父母将又要被他人劫持了。

我走出的时候,二个男人已经驾车而去。我上了汽车,跟艾丽说了这一切,艾丽听了大惊失色。

“周然,要么你回蓉城,我现在就赶回去。”艾丽焦急的说道。

“你回去,你是他们的对手吗?还有他们已经驶出很远了,你未必能够赶上。你赶紧跟你爸爸打一个电话,让他跟你母亲出去避一避。等我们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了,再将他们接到蓉城来。”我显得很镇定。这几个家伙至少三个多小时才到吉城市,而且未必就能立刻找到艾丽的父母。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她父母有充分的时间离开。

艾丽给他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回头脸上露出了喜色。原来他的父母正好有出去旅游的心愿,此刻南方虽然已经的冬天,却处处温暖如春。

“我说了吧!你不要太担心了,你爸爸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不会有事的。”我安慰着艾丽,心里却晦暗到了极点。一个拆迁的项目,便搞得风起云涌,处处暗藏祸心。若不将这些人全部摆平,蓉城将永无宁日。

在我看来,那两人肯定是孙少的手下了。孙少为了竞标成功,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我开着车,艾丽依然忧心忡忡,为她的父母担心着。只到她的父母乘上了南下的火车之后,艾丽才换了一副笑脸。

汽车刚刚到达蓉城,陈媛却跟我打来了一个电话,居然是那么的迫切。

“陈媛,你不是在詹妮家里吗?怎么跟我打电话了。”我问,陈媛跟我打电话,十之**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我刚刚听到我爸爸说,孙少想将马瑞和他的老师今晚送走。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才跟你打电话了?”陈媛在电话里说道。

“你爸爸,跟你说这件事?”我压根就不信。陈大宝身为孙陈联盟的一员,他如何会出卖孙少呢?

“周然,我爸爸其实很早就想跟孙家划清界线,但一直被孙家压制着。你相信我好吗?我爸爸绝不会骗我的,他也是无可奈何才跟孙家合作的。”陈媛在电话里几乎哭了起来。

我挂了电话,甚至是当做玩笑跟艾丽说了这件事情。我根本就不相信,陈大宝会把如此重要的信息告诉陈媛。

“周然,宁可信其有,也不要信其无。孙少已经是气急败坏了,什么坏事做不出来。你最好还是去看看,兴许就救下了两个人的性命呢?马瑞和他的老师属于入镜人员,蓉城警方可能还没有备录在案,即使是被孙少暗害了,恐怕也是死无对证了。”艾丽也是显得非常着急。

“艾丽,那就就在这里下去吧!我现在就是警察署找张警官,估计她不会坐视不理的。”我打开车门让艾丽下去,然后开车往警察署而去。

警察署,张蕊的办公室里,张蕊显得很冷静,她对我的话半信半疑。

“周总,据海关资料显示,马瑞和他的老师已经出境了。你怎么可以断定他们还在蓉城市呢?你这是扰乱治安啊!回去吧,把你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张蕊的话让我无力反驳,也就是蓉城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又何谈加害而言。

“张警官,他们的手段厉害的很。或者被偷渡过来的呢?我专程前来报案,绝对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我仍然大声的说道。

“周总,你没有听懂我说什么吗?蓉城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请回吧!”张蕊说完,便埋头看卷宗,不再理我。

我愤愤的出来警察局,心里暗暗骂着张蕊,她居然也是一个吃着皇粮而不作为的人,刚刚上了汽车,手机里却收到了一条短信。

“周然,很抱歉。我刚才那样是迫不得已。我的身边估计有奸细,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今晚,语茶咖啡店,不见不散,到时候我跟你具体谈谈营救的方案。”短信是张蕊发来的,我看着短信,心里有些感动。原来张蕊并不是麻木不仁的人,她始终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好警察。

我回到了酒店,艾丽早已为我备好了茶在等我。她问我去了警察署的情况,我跟她说了张蕊的事情。

艾丽显得有些抑郁,叹气道。

“周然,蓉城比我想象得还要糟糕,如果不将这些毒瘤去掉,蓉城将永无宁日。”

我何尝不是这么想的,但真的要实现,却是比登天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