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五十三章:兄弟出山

第二百五十三章:兄弟出山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为了不引起詹妮的注意,我故意撒了一个谎。

“我叫周海,一名武术爱好者。至于感谢嘛!就免了吧!谁看见这样的事情都会出手的。”我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内心却异常的激动着。

李凯的母亲有可能就在孙少和陈龙手里。而詹姆作为他们的合伙人,有理由担起这个责任。只是,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够江湖义气呢?

我有些犹豫不决,电话却响了。看了一下电话,居然是安轩打过来的。安轩一百年不跟我打电话,打电话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我靠边停下了车,下车才接通了电话。果然不出所料,他所说的内容居然跟詹姆的女儿詹妮有关系。

‘“周然,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詹姆的女儿来蓉城了,我手下几个兄弟最先发现了她的行踪。却被詹姆遇到,给救走了。”安轩在电话里,感到非常失望。

“是吗?那只能怨你的手下太垃圾了。你打我的电话有什么意思?”我问,心里却暗暗发笑。他的那帮小弟将人跟丢了,却回去跟他禀报遇到了詹姆。

“周然,现在不是他们垃圾吧垃圾的事情。而是你我都要合作起来,刚才我遇到谢染了,她跟我说了李凯母亲的事情。李凯现在可是熊猫级别的人物了,你可希望要当心了。所以我想让你发动一下手下的兄弟们,找一找詹姆的女儿。一旦詹妮在我们的手里,还愁詹姆不缴械投降吗?”安轩说完,在电话里冷笑了起来。

我真想在电话里告诉安轩,詹姆的女儿现在就在我的手里。但是我没有,只是在电话里很少平静的说道。

“安公子,我们是公平的竞争,不要连累到彼此的家人。想必你至此,也做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吧!我只能告诉你,让我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去对付他人,我做不到。”我有些发怒,大声道说道。

“周然,你不知道以牙还牙这个成语吗?你忘记了孙陈二人以前是怎么对付你的?都迫在眉睫了,你还当什么正人君子。反正我跟你说了,另外竞标也绝非我一个人的事情,你好自为之了。”安轩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我回到了车上,詹妮似乎听到了我跟安轩在电话里所谈的内容。最为奇怪的,她居然知道了我的真实姓名。

“周然,众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我看着我,目光有些惊讶。

“你听谁说的?”我一愣。

“周总,你的车内有名片,我随手便拿了一张。对不起,随便动了你的私人之物,请见谅了。”詹妮含蓄的笑着,再者名片原本就是给别人看的,算不得什么秘密之物。

“是这样啊!詹小姐,我并没有打算故意瞒你。只是目前,的确跟你父亲有一些过节。我不想因此牵涉到各自家人。所以,一会儿你就下去吧!”我冷冷的说道。

“你让我去哪里?刚才那些人其实我已经知道来历了,如果不是遇到你,我早被他们抓走了。”詹妮有些惊恐不定。

“如果我告诉你,我跟那些人是一伙的呢?你又会作何打算,是跟我拼命,还是冒险跳车?”我的声音很冷,有如寒冬里的冷风。

“你不是。”詹妮斩钉截铁的说道。她的眼里甚至闪烁着泪花,这让我很是意外。

我看着她,眼露狐疑。

“周总,其实来蓉城之前的前几个月,我就在做准备了。我将蓉城的大大小小的企业简介都看了一遍。当然,这里面包括了各家企业的负责人的详细报道。目前蓉城有三家实力相当的企业,他们分别是均衡地产,陈氏集团和众诚集团。唯独我对众诚集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才来听说我爸爸要跟孙陈联盟合作,其实心里很失望的。”詹妮的眼里尽是崇拜的眼神,我居然有些暗自得意。

“詹小姐,那些东西,岂能当真?如果你不想受伤害,还是趁早下车,莫让我后悔了,你想走也来不及了。”我依然冷冷的说道。

“你不是那种人,陈大宝的女儿你认识吧!其实她是我的小学们,我们很早局认识。在来蓉城之前,我就跟她打听过这边的事情。她都把你当做英雄般的人物了,周总。我相信我的眼睛,我不会看错人的。”詹妮始终显得那么冷静,她居然是有备而来。

“詹小姐,我不管你如何看我。我并没有你所说得那么神奇,我还有急事,请问,你在哪里下车?”我并不想跟詹妮有太多的交集。大爹时常告诫我,祸不及家人。所以,我无论跟詹姆哟多大的过节,也绝不会去威胁他的女儿。

“你把我带到陈氏集团公司的门口吧!我想陈龙会保护我的。”詹妮有些失望,淡淡的说道。

陈龙的人品,我不敢恭维。但是陈龙再怎么放肆,估计也会慑于詹姆的威严,不敢对詹妮不敬。我原本是想去鬼市,现在也只有绕了一截路,把詹妮送到了陈氏集团公司的门口。詹妮塞给了一张纸条给我,说上面是她的电话号码。我随手扔在了汽车驾驶台上的收纳箱里,之后开车而去。

鬼市里的兄弟,永远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白天睡觉,晚上喝酒。弟兄见我来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只是人一下子少了很多,也就七八个。甚至还包括二叔和三叔在里面。

“三叔,弟兄们呢?莫不是都还在睡觉?”我问三叔。

“周然,你四叔带了十个兄弟去了青石县。当初他打下的地盘,现在受到了威胁。对了,四叔还提到过你,说你为他的那帮徒儿出过一口恶气。”三叔阴冷的声音,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鬼魅。

之前,我答应过大爹,不要让这些弟兄再涉足黑帮事件,看来这个愿望不能实现了。

“四叔去了多久?”我不安的问道。张飞鱼在青石的势力不小,我担心四叔未必斗得过他。

“有一个多星期了。你放心吧!你四叔身经百战,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对了,你突然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二叔始终显得很沉稳,声音也非常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