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五十一章:迟到一步

第二百五十一章:迟到一步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赶紧推开了谢染,显得无比的尴尬。

“艾丽,你怎么来了?”我问,显得有手足无措。

“你的手机落在酒店了,我是给你送手机来的。放心,我马上走。不影响你们重温旧梦。”艾丽的话里有刺,几乎是扎在我的心上一样。

“艾丽,你难道这一点就不信任周然吗?如果是这样,你谈什么说爱他?”谢染走了过来,看着艾丽。两个女人针锋相对,若不是我拦着,恨不得要扭到一起。

“好了,那么别吵了好吗?我只想静静。”我大声的吼了一句,两个女人止住了争吵,呆呆的看着我。

“艾丽,我跟你出生入死那么多次,你难道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你赶紧回去吧!不要让我为难了好吗?”我几乎是在跟艾丽哀求着。

“周然,我只是担心你。你凡事都留一个心眼,好吗?”艾丽小声说道,将手机递给了我,之后转身准备离去。

此刻大街上寂静如扫,别说行人,连一辆车也没有。

“你等等,我先送你回去……”我打开了车门,强行将艾丽塞了进去。谢染将咖啡店的门锁上之后,也坐了进来。

汽车在黑夜里穿行,三个人都不说话,显得十分尴尬。我有心想改变这种死寂的气氛,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在酒店门前,一直看着艾丽走了进去。我才回到车上,将汽车重新启动了。谢染有些愧疚的笑道。

“对不起周然,又让艾丽误会你了。你也不要生艾丽的气,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如果当初我不吃顾琳的醋,或者现在也不是这个样子。”

我无力答话,事实上生活就是那么奇妙。顾琳在我的心里装了你们多年,自从我入狱之后,从此便断了音讯。我知道,这是大爹的一点点失误。他只是想考验一下顾琳,在大爹看来,当时顾琳只不过是头脑一时发热。并不是那么爱我,再者红颜祸水,大爹不想我的生活里搅进来太多的是非。

于是,才有了之后我和谢染的认识。只是在谢染逐渐开始取代顾琳在我心里的位置时,顾琳却出现了。

还是以前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受人侮辱,欺负。我并没有想过要娶顾琳,只是想好好的保护她。只是偏执的谢染容不下顾琳,于是千方百计的想将我牢牢的握在手里。

便是那个时候,大爹感觉到了谢染并不简单。他百般的阻挠我跟谢染的来往,我却一意孤行。最终,仍然是因为谢染的背叛,让我和谢染从恋人几乎走成了末路。

兜兜转转这么久,我和谢染仍然有千丝万缕的交集。我感叹着造物弄人,如果谢染从今往后跟李凯好好的过下去,也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望。

谢染见我许久不说话,只当我真的生她气了。

“周然,你三番四次的帮我,为我爷爷治病。我再若还有歹心,就猪狗不如了。我跟你妈的感情,你应该能够感觉到的。我为什么对她那么好,是因为我从小就没有了母爱和父爱,我真的好想有一个妈。”谢染说到这里,又哭了起来。

谢染说得一点也不错,这个世上除了孩子和傻子不会玩弄感情。也最能够体会到别人的好,当初我们疯疯傻傻的时候。是谢染无微不至的关怀,才让她不至于彻底绝望。谢染对我的这份恩情,其实我这辈子也无以为报。这大概就是我对谢染一次次加害于我,而对她没有怀恨在心的真正原因了。

“谢染,别想那么多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现在跟李凯也挺好的,李凯是一个很负责的男人,你嫁给他会很幸福的。”

我很动情的说道。

“还能怎样呢?是我自己将一段爱情埋葬了。周然,我也希望你跟艾丽早日喜结连理。至于顾琳,我始终不看好你们。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也说不上来。”谢染止住了哭声。她的话让我感到有些诧异,谢染说起顾琳,居然有一种深深的恨意。相对而言,周璐才是真正伤害过谢染的人。

汽车开到了一个小区的附近,深夜,进小区的门禁被锁着,而看门的保安却不知道躲到哪里睡觉去了。

我和谢染下车,徒步往小区里面走去。李凯考虑到他母亲的身体,所以在买房时,买了一楼。一楼的采光虽然差一些,但是前后却有花园。老人种种花,活动活动筋骨,其实是很惬意的事情。

谢染带着我,轻车熟路的穿过那些花园,假山。来到了门前,谢染有钥匙。她说这么晚了,打扰到老人不好。

只是将钥匙插进锁孔,还没有扭动,进户门便已经自己开了。

“阿姨,阿姨……”谢染大惊,连声喊道。我和谢染进去,将客厅的灯打开。只见客厅里的几张椅子翻倒在地上。谢染赶紧往里面卧室冲去,李凯母亲的卧室空无一人,看来我们还是晚来了一步。

谢染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这可怎么办呀!我怎么想李凯交待。他再三嘱咐我要照顾好他的母亲。”

“谢染,你别着急,我们先捋一捋再说。你刚才不是说,砸你咖啡店的人说要来找李凯母亲的麻烦。那么这肯定是一伙人所为了。”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显得很冷静。

“周然,外婆能不着急吗?你把李凯的电话告诉我,我现在就跟李凯打电话。”谢染看着我,大声说道。

“谢染,你冷静一点好吗?这才是他们真正想看到的结果。一旦李凯知道了母亲不见了,还能安心下来吗?已经是最后的冲刺了,即使李凯现在回来了,就能找回他的母亲吗?”我大声说道。

“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咖啡店没了,李凯的吗不见了。早知道将阿姨接走,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谢染嚎啕大哭起来。

我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不可否认,这件事情肯定跟孙陈联盟有关。只是没有证据,又怎么能够直接向他们要人。

“谢染,这件事情,你一定谁也不要告诉。知道的人越多,老人就越可能有危险。我会查清楚的。”

我低声的说道,此刻,在铁血会的鬼市,还有十几个没有露面的兄弟,是时候让他们出来为铁血会效力了。

孙少,陈龙。你不仁,就别怨我不义了。我在心底暗暗骂道,其实早已经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