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四十三章:背叛

第二百四十三章:背叛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一场原本志得意满的私下协商会议,便这样了了收场。我和艾丽首先离开了,叶凯丽和安轩留在了王欣然这里。

估计他们还要继续探讨,商议对策。如此反反复复的讨论,又有什么意义。还不是因为詹姆的一个计划的改变,便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艾丽问我,对此事有何看法。我只说了一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跟艾丽告别,艾丽去了她父母那里,我却拿起了电话。

我的电话是打给陈媛的,我想再一次确认一下,她刚才跟我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陈媛告诉我,电话里说不清楚,让我去她那里。

陈媛的家便在蓉城,她却租了一间单身公寓,过着有家不归的生活。小屋收拾得很干净,除了没有厨房,其他的什么都有。

陈媛对于我的到来,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热情。她现在只是公司的一个小小的文秘,虽然经常会有人在她背后嚼舌根子,可是陈媛并不在意。

她跟我冲了一杯牛奶,然后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周然,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吗?”陈媛首先说话了。

“马瑞回来,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当然,我更担心他和他老师的安危。”我显得十分的纠结。

“可是,你跟我说这些,我还能帮到你吗?”陈媛好奇的看着我。她的眼里闪烁着泪花。

“陈媛,我见过你爸爸了。他也挺想你的,我是说,你能不能回去。”我将语气尽量放得柔和一些。

‘“你要赶我走?周然,我不会白拿工资的。我读过大学,能够胜任目前的工作。还有,我真的不想回去,不想回到那个令我伤心的家。”这一刻,陈媛几乎哭了起来。

“陈媛,我只是想你帮帮我。回到你爸爸的身边之后,你有可能就会知道马瑞在哪里。之后,我或者可以想办法将马瑞救出来。”我看着陈媛,很真诚的说道。

陈媛的眼里充满了绝望,嘴唇蠕动着。

“周然,我虽然有些恨我的爸爸和哥哥。但你让我出卖他们,我是绝对做不出的。我终究会回到他们的身边去,你能收留我一辈子吗?”

陈媛的话,终于让我认清了事实。再怎么地,他们始终是父女,兄妹关系。而我又算得了什么?朋友,恋人,还是知己?或者我们什么也不是,只不过出于同情,惺惺相惜罢了。

“对不起!陈媛,我没有考虑这些。你愿意留在众诚集团便留下吧!至于马瑞,我再想办法去调查。”这一刻,我感觉我的话语很苍白无力。

“我答应你了。我回到家里去,为你打听马瑞的消息。因为这几年,我感觉我爸和我哥似乎没有做几件好事。我更不想他们这样执迷不悟的走下去,总有一天,陈氏集团会败在我哥的手里。”陈媛说这些话,显然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她这样做,其实是在跟她的父兄作对。

陈媛哭了,哭得很伤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爸和我哥被抓了,你一定要替他们求求情。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他们想做的,可是孙振天一直在逼迫他们。从我懂事起,我就明白了我爸爸经常说人在江湖是什么意思了。”

“陈媛,你放心。你这样做,其实在帮助他们。让他们悬崖勒马,不要跟孙氏集团再同流合污了。”我安慰这陈媛,其实说再多都是同样的结果。

陈媛这样做,只是背叛了她的家人。当晚,我便将陈媛送回了她的家中,看着她进去之后,我才悄悄的开车离去。

刘琪的一个电话,让我再一次跌入了深谷。她介绍到赌场了两个记者,不久便暴露了身份。他们仗着自己有些功夫,干脆大打出手。

熟料,那些人并非是他俩想象的乌合之众。一番较量之后,被打得皮开肉绽,叫苦不迭。最后还被那些人给捆了起来,连刘琪都不知道他俩的生死。

“刘琪,他们没有为难你吗?”我问,毕竟那两名记者是谢染介绍过去的。

“我只负责带他们去,并没有义务查他们的身份。所以赌场的人并没有为难我,而是警告我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想,还是他们两个人把所以的责任扛了下来,要不然这些人也不会放过我的。”刘琪显得有些慌乱的样子。

“你能方便出来吗?我想亲自起赌场看看。”我试探的问了一下。

刘琪沉思了很久,才说道。

“你等我的电话吧!等他们不注意我了,我再跟你联系。”之后,刘琪便挂了电话。我立即找到了艾丽,这两位记者是艾丽的朋友,艾丽有理由知道他们的安危。

一向很冷静的艾丽,听完我所说的话之后。却冷静不起来了,扬言着要去报案。

“艾丽,你怎么突然变得不冷静了呢?你现在去报案,以什么理由。搞不好打草惊蛇,逼他们将你的朋友给陷害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去找突破口,先救出你的两个朋友再说。”我大声说道。

“是我害了他们,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他们去了。蓉城那么多地下赌场,仅凭我们这几个人的力量能够摆平吗?”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艾丽说这样的话,她之前的豪情壮志此刻几乎荡然无存。

“艾丽,你回去吧。这件事件交给我和周海涛去解决,另外,你时刻注意一下马瑞的动向。如果有可能,我想将他从詹姆的手里救出来。”我安慰着艾丽,也暗暗下着决心。

“周然,你自己小心一些。不要逞能,必要的时候选择报警。警察虽然不能完全治服那些人,但至少还可以起到威慑的作用。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艾丽说完,回到了她父母的酒店。我拿起了电话,跟周海涛打了一个电话。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靶子。若是靶子还在,这样冒险的行动,一定是靶子跟我在一起。

周海涛匆匆的从码头赶来了,还带了两名兄弟。我让两名兄弟开车返回了码头,而我则和周海涛坐在汽车里等着刘琪的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海涛说这样无目的的久等也不是办法,不如先开车去那里,一旦刘琪的电话来了,就能马上赶到。

而且他曾经在那里工作了几个月,对那里的环境也有多多少少的了解。我同意了周海涛的建议,之后周海涛坐到了驾驶室,开车往城郊村一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