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三十七章:赌徒的欲望

第二百三十七章:赌徒的欲望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后来,是周海涛去工地管理了一段时间,让马涛暂且对众诚地产公司有了新的认识。再后来,秦野东窗事发,进了监狱。

马涛更是撸起了袖子,带着大伙拼命的干。谁知前几天家里的一个电话,让他坠入到了迷雾之中。工友的工资几乎是每个月都在按时发放,可为什么好多工友几个月都没有寄钱回家。

前几天工友发工资时,马涛留了一个心眼。他没有按惯例陪几个带班的小队长喝酒,而是悄悄的跟著那几个领了工资出去潇洒的工友。

离工地一公里多远的地方,原是一个城郊村。现在只待时日,便要被整体搬迁了。不过,村中现在住的大多是外地人。

我哦打工的工人,也有开设商店,酒家的小商贩。每到夜晚时分,村里俨然成为了一个热闹的集贸市场。领了工资,偶尔出去打打牙祭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令马涛感到震惊的是,那些工友一旦出去回来之后。指定是身无分文,甚至又要闹一个月的饥荒了。

马涛跟着两个老乡工友,一直来到这个村子。只是一见村子,两个人便开始鬼鬼祟祟了。像是在等人,果然不见。不知从哪里出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马涛认识,就是之前打算给秦野顶罪的阿三。女的也很漂亮,打扮得非常妖冶。

马涛尽可能靠近了他们,也隐隐约约听见了他们在说什么。

“你们欠的钱这个月还不打算还呀!越压越多的。”阿三摇头晃脑的说道。

“阿三哥,我们好不容易一个月熬上了头,好歹给我们一个翻本的几会吧!再说了,这位妹妹的手法这么好,我想让她给松松骨呢!”一个老乡嬉皮笑脸的说道。

“就你这个臭手,难。不过,老板让你多带几个人来。你两个月才带来一二十个人,别忘了。老板都是按人头给你钱了的。”阿三似乎有些生气。

“阿三哥我知道了,我的一些老乡拿了钱,想先揣在兜里暖和一下嘛!保证过不了几天,他们手里的钱就会到你老板的手里。”

马涛听到这里,恨不得上前踹他这个老乡几脚。但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不三不四的男人在晃动,马涛也不敢贸然出手。

果然不久,两个老乡跟着阿三和女人走了,他们没有往村子中真正热闹的地方而去,而是去了村中一个很僻静的,也很洋气的三层楼房里。

马涛发现,这是一条比较狭长的巷子,沿着巷子开了十几个小门。而几乎每一个小门前,都倚靠着一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子。马涛走南闯北也有好多年了,他知道这些女子都是干什么的,所以并没有去招惹她们。

而是直接跟着阿三往那栋三层楼走去,熟料。到了楼房的面前,早已不见了阿三几个人的影子。马涛想进去看看究竟,却被两个男人给拦住了。

“干什么?这里是私宅。想快活去巷子那边……”

马涛被撵了出来,他明明知道两个老乡就在里面,却不能进去将他们给拉出来。在三层楼斜对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卖部。马涛过去买了一盒烟,顺便想店老板打听那栋三层楼是干什么的。

店老板五十多岁,人很随和。

“怎么,你不是从里面出来的。这里面还比是这里的天上人间了,别看只有三层楼,里面什么都有。最大的特点就是,进去的时候是公子,出来的时候就是乞丐了。”店老板说着,便笑了起来。

“老板,照你这么一说,那就是一个赌场了。”马涛问道。

“但这里的赌场比较人性化,输了钱可以免费快活一次的。呵呵,都是一些顾头不顾尾的人,没法说他们了。”店老板又是一阵洒笑。

“就没有人管吗?”马涛问。

“要不了几个月,这里都会拆了,谁还会管。再说了,开赌场的人背景那么厉害,谁敢动他们。人家也没有逼迫谁来参赌,也只是愿打愿挨的事情,谁会来管呢?”店老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马涛无奈的出了小卖部,之后回到了三层楼那边。刚好一个人被扔了出来,他的样子很狼狈,嘴角还流着血。

马涛走了过去,居然是马海。他本家的一个兄弟。马海见到他,转身想溜,却被马涛一把给抓住了。

“马海,你干什么了,去了里面?”马涛大声的责问。

“涛哥,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我只是在里面玩了几把,手气不好,就出来了。”马海极力掩饰着。

“手气不好,你的钱呢?还有多少?”马涛使劲推了他一把。马海突然蹲在了地上抓住头发呜咽了起来。

进了赌场的人,哪个不是输了个干净才回头的。马海也不例外,他不但将刚发的工资输了一个精光,还欠下了赌场两万多。

马涛恨不得将马海死揍一顿,他家里眼巴巴的盼着他寄钱回去。谁知道他在外面干如此不靠谱的事情。

马涛回到工地在门口等着,午夜之前。居然有十几个老乡陆陆续续倒底回来了,一个个垂头丧气,都抱怨着手气太霉。

其中,便有之前碰到和阿三接头的两个老乡。一个叫马长明,一个叫马小亮。他们两个也同样没有什么好结局,不仅仅没有赶回老本,还在欠账上又多了一笔。

马涛觉得愧对家乡的父老,那一刻他几乎绝望了。以前是没有碰到好老板,没有挣到钱。现在好容易碰到好老板了,这些老乡却管不住自己。

马涛想了好久,还是走进了城郊村治安管理办公室。他将城郊村组织赌博,涉黄的事情做了一个详细的举报。

治保主任让马涛回去等结果,令马涛意想不到的是,他不但没有等到什么好结果,反而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一顿暴打。

若不是马涛生得结实,恐怕一时半会都不能动弹了。之后,赌场照开不误,而马涛手底下的许多工友,却陷入了债务危机。更有甚者,其中有一个老乡为了还债,居然将亲妹妹哄到了蓉城,让亲妹妹出卖身子,太他还债。

现在能静下心上班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马涛一直跟我说着他老乡的事情,听得我胆战心惊。当初,我为了不给市民带来危害。主动关闭了两家电玩城。可是我没有想到,我工地的工人,却正沉迷于赌博,已然迷失了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