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三十四章:谁是最重要的?

第二百三十四章:谁是最重要的?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看来即使有再好的项目和想法,也又是竹篮打水,空欢喜一场了。

安然反而安慰着我。

“周然,凡事都有一个过程。尤其是企业转型,更加会有阵痛。你着手去办你的事情吧!一个月之后,我在给你一份答卷。到时候你在决定做鱼不做了。另外,替我多提醒一下海涛,他这个人做起事来,便什么都忘记了。”

我着实羡慕安然和周海涛两个人纯洁的爱情,此刻顾琳就在我俩的跟前。我感觉跟顾琳离得很远一样,难道是艾丽不知不觉走进了我的心里,占领了一席之地。

安然见我和顾琳是这样的一个情形,便借故让了出去。安然的这间电脑屋里,便只剩下几台电脑和我跟顾琳两个人。

“顾琳,好几天不见了,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的吗?”我问顾琳。

“你在外面奔波,我在家里照顾老人,其实也挺好的。最近,我跟安然在搞网上销售,虽然业务不是很多,但我感觉自己也有一份事情做了。要不然,我真的就成为花瓶了。”顾琳低着头,咬着嘴唇。声音有一种弱弱的味道。

“顾琳,这只是你自己这么认为。你在我的心里,始终是最美的。”我看着顾琳美丽的面孔,动情的说道。

“除了美之外呢?周然,我不是傻子,我在的你心里的位置,有时候连谢染都赶不上。无论谢染如何伤害你,你都不会去计较。而我呢?”

顾琳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是的,谢染一次次的伤害我,我却从来没有对谢染怎么样去责怪。这一次由于我抽不开时间,居然还让谢染将张小雨送了回来。

“顾琳,其实我对他始终心存感激。在我出狱后的那两年里,是谢染帮助我度过了难关。她甚至请了人照顾她的爷爷,却亲自来照顾我妈?这样的恩情,我怎么能够轻易的忘记。”我有些伤感的说道。

“你既然对谢染念念不忘,那为什么不娶她呢?”顾琳的一句话将我噎住了。是我,我为什么不娶她呢?诡墓谜情

我的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跟任何男人有染。而谢染并没有做到。他跟安轩,孙少,当然还有我不知道的男人好过。最终还有没有逃过被抛弃的命运,现在终于有一个傻男人喜欢她了。我真的喜欢他们能够早一点开花结果,结成眷属。

“顾琳,我跟谢染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我永远记得,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那么多人对我都嗤之以鼻,唯独你对我是那么的亲近。从能那个时候起,我便曾暗暗发誓过,这辈子一定要和你在一起。”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鼻子有些发酸。算起来也是陈年往事了,但回想起来,心里却有一种酸楚的味道。

“周然,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是一个孤独的人。你爸爸因公殉职,还领了一大笔抚恤金。而我爸爸,被当成了毒枭,直接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我对艾丽为什么总有那么一些感激之情,便是因为她为我爸爸píngfǎn了。我并不是觊觎那一大笔抚恤金,而是戴在我爸爸头上的那顶毒枭的帽子终于被摘掉了。”顾琳跟我说起了以前的事情,也顺带说起了艾丽。她甚至觉得,艾丽比她更适合我。

我无法给出任何答案,因为我现在自己心里都是茫然的。在艾丽,顾琳还有周璐三个人当中,我已经不知道爱谁更多一些了。

“周然,我也知道你很忙。你去忙你的,无论你走多远。你的身后总会有一个我默默的等着你的。我虽然不能为你出谋划策,保驾护航。但我可以为你解决后顾之忧,让你了无牵挂的在外面打拼。”

顾琳的话,让我再一次陷入到了深深的内疚之中,看来我真的要做出一个选择来了。不然,只会同时增加几个人的痛苦。

唯独投入到工作中,我才会忘记这一切。我走了,去看了我妈和外公。他们的身体都很好。安然托她的同学,为小雨找了一所质量很好的寄宿学校。之后,小雨真的背着书包去上学了。

我开车往蓉城而去,警察署的王队长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还记得陈媛的事情吗?我怎么不记得陈媛,有人栽赃陷害于我。结果陈媛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在了她的身上。因此陈媛被判了刑拘三个月的拘留。死亡qq号

“记得,她有事吗?”我问。

“经过我们多方的调查,彻底查清楚了。那起*的事件跟陈媛以及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打算恢复陈媛的自由,她却死活不愿意出狱。我们也了解她当初是为了替你背锅。所以请你来劝劝陈媛。当然,法院也会适当的给陈媛予以补偿和精神补偿费。”王队长已经说得很明了了。

“那好吧!我马上过来。”我答应着。陈媛的入狱,跟我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我的心里其实很内疚。犹自记得,在她跟孙少结婚的前一个晚上,她却将洁白的身子给了我。

原来,此刻陈媛已经从蓉城监狱转到了警察署。陈媛却赖在警察署不愿意走,甚至希望再多判她一段服刑的时间。

我见到了陈媛,她甚至还长胖了一些,只是比以前稍微黑了一点。

“陈媛,我是来接你的,你跟我回去吧!”我轻声的说道。

“我凭什么要出去?他们说抓我就抓我,却放我就放我。难道就没有一点说法,周然,你不用管我。你把我接回去,把我安置在哪里?”

陈媛的话让我愣住了。是啊!我接了陈媛回去,能收留她吗?

“陈媛,我可以把你送到你爸爸那里去呀!”我说。

“别跟我提他们了,自打我进来,他们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我哥更是恨我恨得要死。若不是我,他们也不会得罪孙家,到现在还仰人鼻息。你走吧!我不会怪你的,我觉得在这里面反而更舒坦一些,什么都可以不想。”

陈媛执拗的看着我,我不知道怎么去劝慰她。

“要不你先去我的公司,如果你想上班,我就给你安排一个工作。关于你名誉的事情,我会让周律师全权代理,尽早的让有关部门为你恢复名誉和做出赔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