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二十八章:他只是诱饵

第二百二十八章:他只是诱饵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周然,你不能把我怎么样?除非你把我弄死。别忘了,我现在知道了你大舅在青石县城,我随时可以找人办了他。”张飞鱼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害怕别人知道我跟大舅的关系。所以临走前也没有跟大舅去打招呼,张飞鱼是怎么知道的。

“放屁,我哪里有什么大舅。你多心了吧!”我故作镇定的说道。

“周然,只怪我太大意了,才着了你的道。你大舅之前是不是被人挟持,然后你跟你兄弟靶子去营救。结果靶子坠入了滚滚长江,从此做了水鬼。你以为你做得滴水不漏,其实早有人将你大舅一家人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张飞鱼居然说出了靶子坠江的事情,令我更加意外了。

“难道他们是被你挟持的?”我回头狠狠瞪了张飞鱼一眼。

“你也太高看我了,你跟艾丽合伙将我送进了监狱,那个时候我还在监狱吃香喝辣,哪里顾得上你那些破事。要不是那本书也落入了长江,你大舅一家还会过得如此安生?”张飞鱼的话让我越来越感到后怕。原来一直有人在暗地里窥视着大舅他们,只是一直迟迟没有动手而已。

“张飞鱼,那一次挟持我大舅的人是谁,你知道吗?”我冷眼问道。

“我早说了,那个时候,我,还有我大哥飞鹰也在监狱,所以这笔账就不要算到我们哥俩的头上来了。自会有人收拾你的,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张飞鱼冷笑着,仿佛此刻应该感到恐惧的是我,而不是他。

“张飞鱼,你也别太嚣张了。法律自然会收拾你的。”我厉声的说道。

“法律,简直是笑话。有几个当官的在其位而谋其政的?自古以来官官相护,再说了。你有我犯罪的证据吗?”张飞鱼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被查出来的毒品,不足以将以绳之以法吗?”我大怒。

“你懂不懂法律。你就那么急切的确定,那些毒品是我的?你难道忘记了,在你的后备箱里搜出了那么多*。谁能证明*就是你的,你太天真了。”张飞鱼说着,却将目光狠狠的瞪着小翠。

我看到了小翠的身体在不停的发抖,如果这一次不能将张飞鱼送进大牢。第一个遭殃的,恐怕就是小翠和她的家人了。

汽车在高速公路休息站加油,我下来方便了一下。张飞鱼看着我,说道。

“周然,我要下去撒尿,难道你想让我把尿拉在汽车里?”我厌恶的看了张飞鱼一眼,此刻他身上绑着绳子,就这样下去难免会引起他人的猜疑。

“忍住……”我低声说了一句。

“来人啊!救命啊!”张飞鱼突然大叫了起来。无奈之下,我给了他重重的一击,之后他昏死了过去。汽车刚刚启动,我听见后备箱里咚咚直响。下了车,我打开后备箱。张小雨一下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表哥,你想憋死我呀!这么久才打开?”张小雨反而一脸的委屈,让我的怒火无从发泄。

“小雨,你这不是胡闹吗?你爸爸知道吗?”我生气的问道。

“我跟他留了字条,没事的。表哥,我才不愿意留在那个鬼地方呢?我要去大城市,我要好好念书,争取考北大清华。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考上了,你就会娶我。”张小雨一本正经,让我苦笑不得。

“别废话了,上车吧!看你爷爷怎么揍你?”我瞪了她一眼。

“我爷爷才不会揍我,他最疼我了。”张小雨上了汽车,跟小翠紧挨着坐着。副驾室周海涛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显得很忧虑。

“海涛哥,你想什么呢?”我问。

“我在想张飞鱼刚才跟你说的话,很多事情不是张飞鱼兄弟而坐,那还有谁呢?我甚至怀疑安轩才是背后最大的推手。”周海涛若有所悟的样子。

“安轩,孙少,陈龙都有作案的动机。甚至有可能的黑虎帮的残部,我们树敌太多了,现在已经分不清谁是真正的敌人。要是靶子没有出事就好了。”我说着话,心里难免又难过了一回。

“周然,世事难料。谁能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你也别耿耿于怀了。你对靶子的感情,铁血会的哪个兄弟不清楚。只怪靶子命薄,如果他还知道有一个女孩喜欢他,该有多高兴啊!”周海涛突然跟我说起了凤凰女的侄女李晓玲来,那是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孩子。至今还在苦苦的等着靶子,我却不忍跟她说出真相。

就像李固已经遇难了,我却还瞒着小翠一样。一个人心里的秘密装得越多,痛苦就越多。估计,李固是唯一能够让小翠撑下去的希望了。我该如何将这个噩耗告诉她呢?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远远近近的灯光闪耀着。几个人都昏昏入睡。一个电话将我吵醒,我拿起了手机。

还是那个被屏蔽了的号码?

“周然,你现在在哪里?你把张飞鱼带到蓉城之后,直接将张飞鱼交给我。我已经从南方回来了,由于身份暴露,不再适合做卧底了。”电话里传来了张蕊的声音。

“我在哪里等你呢?”我问。

“我会跟你打电话的,就这样了。拜拜……”张蕊挂了电话。我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张蕊的身份暴露了,幸好提前知道了。若不然,岂不是又要被那些穷凶极恶的毒枭给暗害了。

汽车到达蓉城,天已经慢慢的亮了。果然不久,张蕊驾驶着一辆警车在入城处等我。我刚刚要跟张蕊做好交接手续。张蕊的电话却响了。

张蕊拿起了电话,只见她的脸色渐渐地变色,甚至开始发怒。

“什么?你让我放了他。你知道为了拘捕他,我们费了多大的力气……”

张蕊最终挂了电话,她将我叫道了一边,显得有些愧疚。

“周然,对不起。刚刚接到上级通知,说将张飞鱼给放了。上级在电话里大骂了我一通,之所以将张飞鱼从监狱放出来,是想把张飞鱼当做诱饵,钓到更大的毒枭。这一次,却因为我自作主张,让真正的大鱼溜走了。”

“你是说张飞鹰吗?”我连忙问。

“张飞鹰只是网中的一条小鱼……”

我无奈的看着渐渐明亮的天空,心里晦暗到了极点。天亮了,而真正的黑暗还并没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