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一十九章:回家治疗

第二百一十九章:回家治疗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艾丽问我,怎么会是这样。但马上就缄默不语了。因为她破伤害到我,即使我的嘴巴张得再大,从嗓子眼里也只能冒出嘶嘶的声音,根本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想法。

“周然,你不要说了,我什么都明白。你只需要好好治疗,现在医学发达,很容易治的。”艾丽仍然安慰着我。

我不住的摇头,艾丽明显错会了我的意思。我想回到大爹那里一起治疗,不想躺在这里冰冷的病房里。

我用笔将我的意思写在了纸上,艾丽只是落泪。

“周然,外面都是记者,你一出病房,还没有走出走道,就会被记者团团围住。你想让所有的人,包括你的对手也知道你的病情吗?竞标迫在眉睫,你必须在竞标之前病愈。不然的话,我们之前所付出的努力真的就白费了。”

艾丽显得很忧虑,尽管她将一切计划得那么周全,但最终还是发生了事故。她甚至将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一个劲的跟我赔礼道歉。

我没有再去坚持自己的意见,但心里的苦真的是有如哑巴吃黄连。我猜不出是谁对我下的毒手,当天有那么多人参加。安轩,孙少,陈龙,甚至张飞鹰的人也曾到场。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加害于我。

周海涛匆匆的赶来了,他调取了当时的监控。王青把一杯水放在了一张玻璃圆桌上,只是转身接了一个电话。突然一双手递过了一个同样装水的杯子。之后,之前的那杯水被调了包。

自始至终,只能看到一双手和一个人的背影,其他的一无所获。这段视频并没有多大的用处,也只能证明王青是无辜的。只是,自始至终,我也没有对王青产生过任何怀疑。周海涛让我好好养病,在住院的这段日子了,他和其他的兄弟会更加谨慎行事的。

我从来没有担心过周海涛,他做事的认真态度,不亚于集团任何一个人。我用笔写出了我的想法,我想回到我外公那里去治疗,顺便还可以种种花花草草,总比在这里躺着强。周海涛看着艾丽,也是一时没有了主意。

“周然,现在的记者如同苍蝇一样。竞争的对手更是眼巴巴等着你的坏消息出现,你贸然的出现,不是正好中了他们的奸计。”

我淡然笑了一下,用笔写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如果。我像一个缩头乌龟躲在这里,那才真是中了他们的奸计。我让艾丽去给我办了出院手续,即便是在蓉城住院,铁血会还有自己尊贵的私家医院,哪需要在这里受罪。

我跟没事的人一样,喉咙上围了一块纱巾,这样似乎可以减轻一点喉部的疼痛。走出病房,铁血会的五六个兄弟便围了上来,护送着我往走道的另一头走去。

黑压压的记者以及看热闹的人,如潮水般的涌了过来,顷刻间将走道堵得水泄不通。艾丽爱我耳边轻轻说道。

“周然,我没有骗你吧!你现在出去很难……”

我只是微笑着看着艾丽,这些人其实一大部分是出于对我的关心。可能有那么几个看热闹的人在里面,我偏偏要让他们感到失望。

我走向了他们,举起了手向他们示意,问好。我微笑的表情,看不出我有任何的异样。为了我的安全,五六个铁血会的兄弟为我分开了一条道路。周海涛大声跟众人解释,只说我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术。不日即可康复,不会影响到众诚集团的任何日常工作。

人们纷纷让开,我很从容的从他们中间穿过,能感受到他们深深的热情。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我出事,因为我在人群中,甚至看到了昔日曾经帮助过铁血会驱赶其他帮会的市民。我感动着,眼睛开始潮湿。

最终,我坐上了一辆汽车。有周海涛开着往大爹那里而去。艾丽在快出城的时候才下来,此刻尽管有千言万语,我已经是无法表达了。艾丽反而只是安慰我,一定要好好治疗。蓉城这边的记者和部分企业的老总,她会尽量安排周全。

我紧紧地握住艾丽的手,不停的点头。艾丽下了车,坐着另外一辆汽车返回了蓉城。周海涛载着我,风驰电掣般的向前开去。

我的到来,让大爹几个人都感到很意外。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我很少白天回来。我显得有些沮丧,以往会上前跟几位老人一一的打招呼。然而今天,我直接下车便进了大厅,而后把自己关进了卧室。

周海涛费了好大半天口舌,终于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大爹让顾琳将我喊了出来,他显得神色凝重。

“周然,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意外,没有什么人身危险,也算的不幸中的万幸了。既然回来了,就安心养病。公司那边不是还有周璐跟其他兄弟,实在照应不过来,我打电话让你二叔,三叔回来帮忙。”

大爹毕竟经历的事情比我更多一些,此刻显得比较沉稳。我连连摇头,示意还是不要那样做。铁血会刚刚转型,二叔,三叔一回来,弄不好又将整个集团搞成了hēi射huì性质的组织。大爹似乎也看懂了我的意思。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按你的意思去做了。不过,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如果没有了身体,挣再多的钱又有何用?”

和大爹谈话之后,我开始接受外公的正式治疗。我妈在一边泪水盈盈的看着我,还有顾琳。谢染因为那日的事件,借故回到蓉城去了,只将她的爷爷留在了这里治病。

“小然,忍着点。你外公马上就会给你治好的。”我妈流着泪安慰着我,顾琳在一旁搀扶着她。

“你和顾琳出去吧!我要开始跟周然施银针了。”外公看了我妈和顾琳二人一眼。顾琳搀扶着我妈,很识趣了离开了屋子。

我真的很佩服外公的眼力,那么细的银针,我都有些看不清楚,他居然很准确的找到了穴道,然后慢慢的插了进去。

我的脖子除了后颈处,几乎插满了银针。外公说,银针是排毒的。那些毒素可以通过银针释放出来,用银针治疗,比吃药的速度快过百倍。

我能感觉丝丝的寒意,顺着银针传输到病灶之处,那些炙热难受的滋味,已经在慢慢的消失……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