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百零九章:留有一手

第二百零九章:留有一手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艾丽的慷慨陈词,让我们几个人都感到汗颜。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都敢跟詹姆挑战。安轩和我以及叶凯丽也算得上是商业上的一方霸主了,居然还显得畏畏缩缩。

“艾丽,你的意思?”叶凯丽的目光投向了艾丽,有几分怀疑。

“叶总,以你们三家的实力,足以可以跟孙陈联盟抗衡。还有周然和安轩在市民的心目中都有极高的威望。人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不拼一把,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强大。”此时的艾丽,在我的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许多。

她不仅仅聪慧,更有坚韧不拔的胆色。当然,艾丽的胆色我早已领教过,当日她与我一起出生入死,最终将扎根于xíng警对我中的败类张飞鱼给揪了出来,为蓉城除了一害。

“既然这样,今天就商议到这里了。周总,安总,你俩回去后在集团分别开一个会议,跟董事会的成员具体讨论一下这件事情。我也会通过电话会议,跟万盛地产的总部取得联系,争取早日拿出方案来。”叶凯丽显得有些被动,或者是遗憾。她虽然实力强大,但毕竟不是本土企业,想一下子进驻蓉城地产界,也绝非一件易事。

安轩陪着叶凯丽一起先行离开了,留下了王欣然和艾丽。王欣然对我的态度有些不解,她看着我,似乎是想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王姐,其实我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很尊敬你了。你是这次评审团的总负责人,你更应该好好把关,不要让某些人滥竽充数。”我笑着说道。

“周然,你岂知道我的压力。上面总有一些只说不做实事的官员压迫着,我得罪了谁都不行。如果当初一下子敲定了就好了,谁知道冒出了一个詹姆?”王欣然无力的坐在沙发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个自信的女人如此犯愁。

“王姐,你也别太犯愁了。凡事都有一个结果的,我当初公司倒闭,你不也常常安慰我吗?”艾丽此刻俨然是一个智者,她的意志居然是那么坚定。

我懂,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我。为了我,她甚至付出所有。可是,我又拿什么来回报她呢!

“还有,我跟众诚集团联系到了很多国内的风tóugōng司,有的实力甚至不逊于亚泰风投。刚才我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如果叶凯丽和安轩执意跟詹姆合作。我将一意孤行,支持众诚集团。即使真的败了,也败得有尊严。众诚集团的新闻发布会过两天就要召开了,届时会有很多老总前来参加的。”

我没有想到,在短短的几天时间,艾丽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此刻,一句简单的谢谢已经是显得太过苍白了。

“难怪你刚才那么有把握,原来你成竹在胸啊!鬼东西,你连姐都给瞒住了。”王欣然笑了起来,看着我跟艾丽默默相对的样子,突然说道。

“艾丽,我突然记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今晚必须解决。你俩就好好聊聊,我不打搅了。”

王欣然说完了话,匆匆的离去。

酒店的客房,此刻便只剩下了我和艾丽。之前,我似乎放了艾丽的鸽子,只是因为谢染的一个电话。

只是,我的心并不在这里。我始终还记着小翠的事情。

“艾丽,对不起,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显得有些吞吞吐吐。

“你去吧!是男儿就应该担起责任。只要记得你背后有一个我,我就心满意足了。”艾丽的话让我有些难过。

“好了,别婆婆妈妈了,快走吧!对了,换一套西服吧!感觉你穿它显得太严肃了一些。”艾丽说着,在里面卧室里又拿出了一套西服。便是晚上我换下来的那一套,她居然跟我重新烫了一遍,穿在身上是那么的笔挺。

这一刻,我真的不想离去。只是……

我轻轻的拥抱了一下艾丽,走出了客房。艾丽此刻忧伤的眼睛,却一直留在我的心里。刚刚离开了酒店,谢染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周然,昨天给你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对不起,可是我爷爷的病实在是不能拖了了,你能来一下吗?”

谢染在电话了求着我,我不忍拒绝。她跟我说了家里的地址,并不在奶茶店的附近。我开车往她所说的地址而去,这是一处很贫穷的居民区。估计这里也是旧城拆迁的重点对象了,大部分都是住着一些外来的租户。

谢染带着我穿过逼仄的巷子,连汽车也很难开进去。像这样陈旧的小区,早就该改造了,万一发生火情,恐怕连救火车都难以开进来。

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我见到了瘦骨嶙峋的老人。不过他的仍然很清醒,见到我有些深深的内疚。

“周然,我替我孙女给你带来的伤害赔礼道歉了。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希望你能够原谅她。”

谢染爷爷看着我,神情很是落寞。

“谢爷爷,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就不必记挂在心上了。你的健康,就是做后人最大的福祉。我今天来,就是带你去我外公那里治疗的。以后你就住在那里,不要再回来了。”

我的声音有些哽咽,谢爷爷跟我外公以及大爹他们都合得来。所以我并不担心他们相处的问题,我甚至想等一切安定以后。开一家专门zhìliáozhǒngliú的医院,让外公坐诊,悬壶济世。

“周然,还是算了吧!很麻烦的,我不忍去打搅他们。人固有一死,没有什么的的。”谢爷爷叹气道。

“爷爷,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谢染雨打梨花的样子,不仅仅她爷爷看了心疼,我也于心不忍。

我二话没说,直接背起了谢爷爷便往外走。谢染则在后面帮忙搀扶着,来到了汽车的地方,谢染刚刚想上车,突然从身后传出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谢染,你还想去那里吗?还嫌我爸爸他们没有被你害惨?”周璐一脸怒气的站在我的车后。

“周璐,对不起,以前……”谢染连忙道歉。

“什么也别说了,你走吧!我们会照顾你爷爷的,记住,我们会对你当初照顾周然的母亲心存感激,但绝对不会感激一辈子的。做人要有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