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九十八章:用心良苦

第一百九十八章:用心良苦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掏出了一粒止痛药,上了汽车。现在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是大爹那里了,小翠在后座仍然昏睡着。根本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汽车往前疾驰着,这一刻我不再担心会有人追来。刚才那蒙面人几乎是从天而降,救了我的和小翠的性命。

他是谁呢?为什么要帮我?而且还好像是专门为救我而来。我猜不到他是谁,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帮助过许多人,也得罪过许多人。

汽车到达大爹那里已经是深夜了,我喊开了大门。开门的是顾琳,她穿着一身睡衣,身上只披着一件外套。看着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她险些哭了出来。

“周然,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顾琳,先别问那么多了,帮我把小翠扶进去再说。”我打开了车门,将小翠拉了出来。顾琳过来,将小翠搀住,然后进了屋子。

刚刚将小翠扶到了椅子上坐下,我感到了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做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周然,周然……”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床上。我看见外公和我妈都坐在了的床前。我妈流着眼泪。

“小然,你受了伤,都不告诉妈一声。你是故意让妈为你担心吗?”

“妈,之前我只是做了一个小小的阑尾手术,不碍事的。你去休息吧!有外公在这里,还担心什么?”我装出了一副笑脸。顾琳进来,将我妈我扶了出去。外公轻轻的问我。

“你小子,瞒得了别人,瞒得了我吗?阑尾在左腹,你的伤口怎么跑到右边去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外公,别跟我妈说,她会担心的。你看我的身体这么见状,没有什么事情的。”

“就你嘴硬,你再来晚一点,非痛死你不可。你刚才是肠痉挛,再加上你的伤口还没有痊愈。所以你便痛昏厥了过去。那个疯丫头是谁?你把他带回来干什么?”外公没好气的说道。

“外公,你去把大爹喊过来吧!有些事情,我想跟大爹讲。”我轻轻的说道。

大爹其实早知道我来了,只是外公给我治病的时候,他没有进来罢了。

大爹在我的对面坐下,一脸严肃。

“好小子,你的行事作风倒和我有些相似。顾琳把你受伤的事情,只告诉了我一个人,靶子泉下有知,也会谅解你的。”

其实我就等着大爹这样的一句话,很多时候。不是自己偏执,而是做了某些事情却得不到别人的理解。

我将小翠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跟大爹和外公讲了一遍,很是伤感。

“外公,大爹。小翠是无辜被扯进来的,我不能见死不救。所以就把她带了回来,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我跟大爹和外公说话,永远是那么的规规矩矩,从来不敢有半点逾越。

“周然,换上任何人都会这么做的。你没有错,你外公也会为她治疗的。一旦她好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了。”大爹轻声说着。晚年的大爹,似乎早已沉淀了下来。所谓是江湖虽然是一个是非之地,但他却再也没有主张打打杀杀了。

大爹和外公出去了,我拿出了手机,开了机。里面来了好几条信息,都是艾丽发给我的。

“周然,你怎么还不回来。小翠找到了吗?你的人可安全?”看到了这样一条条短信,我感觉眼睛被一种雾状的东西蒙住了。

如果不是那蒙面人及时出现,恐怕我会跟靶子一样,葬身长江。我跟艾丽回了一条信息,告诉我很好,明天再回蓉城。

顾琳从外面走了进来,眼睛仍然哭得像一个桃子。她在我的床头蹲了下来,轻轻的哭诉着。

“周然,你又不是铁打的,别这么拼了好吗?你会没命的,你万一有什么好歹,我该怎么办呀!”

顾琳的哭诉,顿时让我感到了肩上的担子是多么的沉重。我答应过顾琳,这辈子会照顾她,保护她。

而一直到今天为止,仍然是顾琳在为我分担着忧愁,一心一意的照顾着我妈。

“顾琳,我不会有事的。算命的都说我是属猫的,有九条命。”我握着顾琳的手,顾琳的脸贴在我的脸。之前,我跟顾琳贴这么近的情况极少,她一直以来在我心里是纯洁的化身。我可以轻浮天下任何的女子,却不敢对她有半点不敬。

“答应我,以后好好的。铁血会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还有那么多兄弟,每人都出一份力,你不就轻松多了。”顾琳说着,一滴泪滴在了我的脸上。

我突然想到了在酒店的事情,要不是谢染跟我打了一个电话,估计此刻艾丽还躺在我的怀里。

“顾琳,我没事的。你对我一心一意,我怎么能够体会不到。我会好好的,你也一样。”说这句话是时候,我感动心里特虚伪。

我的心里明明还装着一个周璐,甚至艾丽也常常的挤进来。

顾琳跟我说了一些话,然后便去睡了。我躺在床上,身上的伤痛经过外公的妙手医治,早已去除。只是内心却如同打破了五味瓶,五味杂陈。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可能大家都想我好好休息,所以没有人来喊我起床。我赶紧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浑身轻松,腹部的伤口对我居然没有一点妨碍。

我穿好了衣服,顾琳端了一碗稀饭进来。

“你怎么起来了,再多睡一会儿呀!”顾琳的语言有些抱怨。

“顾琳,我哪里能够歇下来,公司还有那么多事情。这几天是竞标的关键时候,我更加不能缺席。我不会有事的。”

我安慰着顾琳,然后往卧室外走去。大厅外的院中,此刻几乎是闹得不可开交。小翠居然发起疯来,见人就咬。

除了我之外,其他的都是几个老人。大爹虽然有些力气,但毕竟是大病初愈。我上前一把将小翠抱住,小翠的力气真大,对我又抓又挠。

外公很无奈,给小翠打了一针镇定剂。小翠无力的瘫软在我的怀里,旁边的顾琳和安然都吓得一脸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