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八十六章:问责

第一百八十六章:问责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经过统计,只有一名工人的伤势较重,但并没有生命危险。我甚至感到了一阵阵后怕,如果搜救再缓慢一些,恐怕那最后的六名工人有生命危险。

之前我特意跟周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好好照顾这几个工人,不要让他们与外界人接触,尤其是工地那些当官的。

天已经完全亮了,工地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秩序。也许过不了多久,这里又开始了紧张的施工。外界甚至不知道这里发生了重大的安全事故,我坐在会议室巨大的会议桌上首,扫视着桌上那些垂头丧气的工地负责人。

“你们谁先开口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周氏集团马上面临着新一轮的竞标,你们倒好,给我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是不是都不想干了,安全部的人呢?”

我大声吼道。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了起来,显得唯唯诺诺。

“周总,我是安全部经理赵川。发生这样的事故,我有推卸不了责任,请你责罚。”这家伙倒真干脆,一上来就将所有的责任揽了下来。

“赵川,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将你送进监狱,你以为就是责罚那么简单吗?这关乎着多少工人的生命。从今天起,暂时停工放假,全面检查安全工作。必须做到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我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周总,你说的不无道理,只是要我做起来,还是有些困难。等这件事情过后,我想辞职。”赵川低声说道,他好像惧怕着什么。

“赵川,你这是典型的逃避主义,遇到了困难不是逃避,应该解决才对。”工程总经理严厉的批评道。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并不认识。而周氏地产的王经理却坐在一边,久不发言。

“王经理,你虽然不是经常在工地,你是否也该发表一下意见呢?”我威而不怒让在坐的所有人都忌惮几分。

“周总,这些天我一直跟李凯着手于旧城拆迁的项目,所以很少来这边。对不起,我也有责任。”王经理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听闻后大怒。

“你们一个个倒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想查明事故的原因。你们倒好,干脆都直接承认错误了,你以为我就不敢将你们开了吗?”

“周总,你不要动怒。我已经对这次事故的原因开始在调查了,而且对造成事故责任人追查到底,严惩不贷。”总工程师兼项目总经理很自信的说道。

我在周氏地产蓉城项目部的责任书说见过他的名字,叫秦野。至于多大的办事能力,我不是很清楚。

“秦经理,我要的不是曹操的过后计,事故已经发生了。追责只是起到一种亡羊补牢的作用。希望你记住你所说的话,尽快的将事故原因调查清楚。”我很清楚,这个会议即使开上一整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在坐的人要么是秦野的人,要么就是忌惮秦野,不敢直言。

秦野站了起来,对我很尊重的说道。

“周总,你看到这个时候,你还没有吃早饭。要不先去吃一点什么,我那边已经快出结果了,你稍等我就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要的就是秦野这种雷厉风行的效果,心里有了些许的畅快。

“好了,暂且散会。大家吃完早饭后仍旧到会议室来。”

我的早餐还没有吃完,秦野派来了一个保安,保安告诉我,事故原因查到了,是人为疏忽造成的。肇事者还在秦总那里。

我放下了碗筷,走出了公司领导用餐厅。隐约听见背后议论纷纷,但一回头却没有看见任何人。

公司的保安室,秦野和安全部的赵川在那里审讯着一个工人。我走了进去,秦野和赵川都站了起来。

“周总,你坐……”秦野递给了我一张椅子。我没有坐,而是直接盯着那个所谓的肇事者。

“阿三,这是公司的周总,你好好坦白这件事故是怎么发生的。记着,老老实实的,不能有半句谎言。”秦野显得很威严。

我看他的样子就不像什么好人。贼眉鼠眼的,一双眼睛贼溜溜的转着。顿时来了气。

“阿三,你还不快说,等什么?”我冷冷喝到。

“周总,是这样的。昨晚我负责指挥混凝土浇筑的工作,晚上天冷,就喝了点白酒。谁知道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事故了。周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我吧!”

阿三像背书一样,将所有的原因一股脑儿的背了下来。我隐隐感觉里面有蹊跷,但具体蹊跷在哪里,我却说不出来。

“阿三,你知道有一项罪叫玩忽渎职罪吗?你已经处罚了法律,我会把你送到法院的。”我恶狠狠的说道。

“秦总,你可要救我呀!”阿三被几名保安押走了。保安部的赵川走到我的面前,愧疚的说道。

“周总,阿三是我招聘进来的,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撤了了我职吧!我回到总部做一名保安都行。”

我不知道赵川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么多,但我能感觉到他心里有很多话却不敢说出来。我不再去追究是谁的责任了,阿三已经被送走。等待他的是法律的制裁,但愿工地不再出任何事情,影响到周氏集团竞标。

秦野问我受伤的工人去哪里救治了,怎么市内几个医院都没有看到。他隐隐有些忧虑,说不做好工人的安抚工作,恐怕会影响接下来的进度。

我正打算告诉秦野,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安慰秦野。

“秦经理,蓉城广场还得你多费心了。至于工人的安抚工作,我会尽量做到最好了。当然,你的功劳我也会记在心上的。”

“周总,我哪里是贪慕什么功劳。我只想将自己的事情做好。”

离开了工地,我驱车去了医院。几个工人的伤势基本稳定,当我走到马涛的病房时,马涛再次恳求道。

“周总,我不想做下去了。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再做下去,性命非丢在工地不可……”

“马涛,你把话说清楚,倒底是怎么回事?”我一时大惊。

“周总,你还不知道吧!秦经理是你兄弟李盾,也就是靶子的表叔。他仗着这层关系,将以前的总经理挤走了,现在蓉城广场都快成他的天下,他想把工程给谁就给谁,从中不知道捞了多少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