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七十九章:张飞鹰

第一百七十九章:张飞鹰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老爷子说得有凭有据,让人深信不疑。我看见安轩的眼里,也有一种类似于晶状的液体在流动。莫非他在忏悔,或者。

其实这也是我最为想要的结局。安老爷子和安轩毕竟是父子,他们能够和睦相处,就是一件人间天伦之乐的事情。

“爸,对不起。我之前可能对你有一些误会,所以做出了许多过激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安轩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的迅速转变,还真的让我有些诧异。安然走过来,甚至有些不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哥,你真的愿意改吗?我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要了,都给你。趁李办事员还在,就让他做一个公证人吧!”

安然的这一句话,便是三百多亿拱手给了安轩。安轩假意推辞着,最终还是达成了共识,让老爷子做主,把三百亿转让给安轩。

我感动现实就是这么捉弄人,安轩用尽心机没有得逞。而一句轻飘飘的软话便让老爷子和安然改变了主意。是亲情在捉弄人,还是良心在捉弄人。

我总觉得安轩并没有这么简单,但这毕竟是安家的事情,我一个外人并不好插手。几个人准备返回屋中,重新签订合同。突然四野又是迷雾升起,我连连暗叫不好。却早已感觉身体酥软了起来,在看其他人,也跟我一样,软踏踏的坐在椅子上。

“安轩,你搞什么鬼,怎么又在放酥骨散?”我斥责了一句。

安轩苦笑了一下。

“周然,我现在跟你一样,也是动弹不得,我们真的仇人出现了。”

真正的仇人?我一愣。我想不起是谁。

“还有谁?孙陈两家已经合作了,不是他们还有谁?”安轩似乎完全知道了对方的来历,只是当那个人出现的时候,我和安轩同时愣住了。

既不是陈龙,也不是孙少。居然是张飞鹰,原飞鹰坛的坛主。张飞鹰一身黑衣,行动敏捷。他的身后,跟着至少十个同样一身青衣的男子。

“周然,久违了哈!以前的一些帐是不是今天全部了结了呢?”张飞鹰走到了我的面前,冷冷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狱中出来的,但和他兄弟三人的确有难以化解的恩怨。

“张坛主,我敬你也是一条好汉。有什么恩怨冲我一个人来就行了,别连累到别人。”我轻轻说道。

“周然,那是自然了。再者我跟安公子素无过节,也不会难为安公子的。是不是,安公子?”张飞鹰对着安轩诡笑了一下,甚至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坛主,我跟你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相处融洽,想必你也不会为难我了。不过这里面有我的家父和舍妹。希望你也不要为难他们。”危难之际,张飞鹰最先还是顾忌到了他的家人,这一点还是让我有些钦佩。

“好说,好说……”张飞鹰大笑着,递给了安轩一粒药丸。安轩想也没想,便塞入了嘴里。

“张坛主,你怎么能够找到了这里?”安轩问道。

“安公子,你怎么跟我开起玩笑了,不是你通知我来的吗?你之前还在我手里拿了几粒药丸和酥骨散,这么快就忘了。”

张飞鹰的话,一下子将安轩的真面目揭穿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他预谋好了,挖好了陷阱,只等着我们一步步走进去。

“张坛主,何必说得这么透彻,我以后怎么跟周然相处?”安轩说着,撇了我一眼。他是我们中间,唯一解了毒的人。

“安公子,你就是喜欢瞻前顾后。现在周然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你还怕什么?我兄弟三人因为他死的死,坐牢的坐牢,这个仇我永远都铭记在心。”张飞鹰狠狠的瞪着我,仿佛要将我生吞了一样。

“张坛主,你们的恩怨,你们自己解决,你看是不是再给两粒药丸,让我替父亲和妹妹将毒给解了呢?”

安轩一脸的坏笑,任何人都难以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张飞鹰果然拿出了两粒,交给了安轩。安轩给了一粒老爷子,然后给了一粒安然。回到我的身边坐下,似乎有些愧疚。

“周然,你跟张坛主结的梁子太深,我实在是不好插手,你自己解决吧!我准备撤了。”

好一个安轩,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他却想溜之大吉。

我呸了一句,并不去理会安轩。安轩倒底在搞什么鬼,是善是恶,谁能分辨得清楚。他对张飞龙说道。

“张坛主,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让我将周璐带走。这妮子屡屡跟我作对,差点让我身败名裂,不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她真的就不知道我安轩的厉害了。”

安轩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他不仅仅觊觎周璐的美貌,更对周璐有深的仇恨。这一次,似乎是志在必得了。

“安公子,不就是一个妮子吗?你想要就拿去,只不挡着我发财的路就可以了。”张飞鹰再一次大笑了起来。

他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将原本已经解散的飞鹰坛的帮众聚拢在一起,足以证明此人的能力不凡。

安轩走到了周璐的面前,甚至开始调戏周璐,我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的从容,甚至有些蔑视的意思。

“周然,你莫名其妙的笑什么?”张飞鹰看着我,尤为不解。

“张坛主,好歹你也是一方势力了,你怎么就任由他人胡来。是的,我跟你有些过节但是周璐跟你没有。她不但跟你没有,而且还是你亲侄女。你弟弟张飞龙也是因为救她而死,她是你弟弟的亲女儿。若你弟弟张飞龙泉下知道你任由他人侮辱他的女儿,你说他能瞑目吗?”

我的话如同几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张飞鹰的脸上。张飞鹰在周璐的脸上,隐隐可以找到张飞龙的影子。之前,他也知道张飞龙跟我大妈的那一档子事。

“安轩,你跟我住手。你再胡作非为的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张飞鹰怒视着安轩,安轩似乎并不在意。

“张坛主,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之前只说的话不作数了,若不是我上下打理,你能这么快从监狱出来。还有你那帮兄弟早已四离五散了,你可以问问你的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