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七十七章:悲惨的童年

第一百七十七章:悲惨的童年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周璐,你怎么来了?”我感到很惊讶!周璐在这个时候出现,她性子火爆,万一激怒了安轩就更不好收拾了。安轩还有六七个手下还虎视眈眈呢!

“周然,你记住。你处理不了的事情,让我来处理。像安轩这样无恶不作的家伙,就该直接让他见阎王去。”周璐漂亮的嘴里说出了极为戾气的话来,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无比的吃惊。

六七个男人的注意力开始转向了周璐,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别蹦了,咱们上外边去吧!”周璐俏皮的笑了一下,完全没有将这几个男人放在眼里。安轩还在我的手里,却似乎并不在乎。

“周然,识相的话,赶紧将我给放了。我那几个兄弟都是练家子。周璐肯定会吃亏的。”安轩仍然显得很硬气。

“什么练家子,你们几个就是败家子,安家迟早会被你给败光了。”安老爷子气呼呼的骂着,喘着粗气。几个人之中唯独老爷子中毒最浅,后来我也就明白了。安老爷子一直在喝我外公熬制的中药,身体对很多毒药产生了抗毒性。

我押着安轩,走出了屋子。往外一看,几个男人已经有一大半躺在了地上,直咧咧嘴。显然是伤得也很厉害。

周璐闪展腾挪,身手是那么的敏捷。只是由于对方人太多,渐渐地处于了下风。我担心再这么打下去,周璐肯定会吃亏。

在安轩的耳边轻轻说道。

“安轩,让他们住手,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始终是江湖事江湖了,你如果不服气,改日我们再好好较量一番。”

话罢,我将周然猛地推向了一边,而后参加了战团。周璐见我也战了进来,更是越战越勇。几个男人被她击得节节败退,最后退到了安轩的身边。

“老大,我们还是走吧!”一个男人哭丧着脸,跟安轩说道。

“一群废物。几个大男人打不过一个娘们,我养你们是吃干饭的,都跟我滚。”随着安轩的一声怒骂,那群人连滚带爬的溜走了。

我走到了安轩的面前,把手伸了出来。

“安公子,把解药拿出来。”

安轩此时已经是势单力孤了,他不可能再有翻盘的机会。乖乖的拿出了一个小药瓶,递给了我。

“安轩,我真看不起你。为什么老是在背后使阴招呢?”周璐冷冷的看着安轩。安轩没有狡辩,而是很无奈的看着我。

“周然,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亚泰风投已经打算对孙陈集团进行大资金的投入,没有你的加入,估计均衡地产和万盛地产联合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我知道,你不屑跟我合作。但是大势所趋,也不是人力可以改变的。”安轩的眼神里充满了哀伤。

“安轩,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卑鄙吗?安老爷子和安然可都是你的亲人呀!你居然下得了手?”我看着安轩,很是不屑。

“周然,你只知道其一,却不知其二。今天我就好好的跟你说说,让你跟我评评理。”安轩掏出了一颗烟,递给了我。

我将药瓶递给了周璐,周璐拿着药瓶进了屋里。我和安轩并排坐着一张破旧的木椅上,安轩苦涩的笑了笑。

“周然,你一定以为我很风光吧!其实你看到的都是表面,均衡地产现在是负债累累,股值虽然有一千多亿,而欠银行贷款已经接近两千亿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一愣。

“全国基本大一点的城市都有均衡地产的分支,近两年房地产市场并不景气,所以规模越大,亏得就越多。”安轩苦笑着。

“这就是你的理由,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连自己的父亲和妹妹都不放过?”我的语气很冷,直逼向安轩。

“周然,你不知道我的过去,肯定就看不懂我的未来。不介意我跟你说说我的从前吧!”安轩并没有自责,而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着理由。

安轩出生的时候,均衡地产才刚刚成立。安老爷子那是正是不惑之年,对创业充满了奸情。无奈资金的制约,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叶凯丽,当时是一家小型的贸易公司经理,也是临危受命接替了其父的位置。两个人因为生意的原因,走到了一起。

安轩那时候很小,但每日见母亲以泪洗面,小小的心灵也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他母亲没有叶凯丽年轻,更没有叶凯丽漂亮。当然,更没有资金来扶持安泰。

有一天,安轩的母亲突然晕倒了。小小的安轩找到了安泰哪里,却看见安泰和叶凯丽抱住一起。他没有打扰他们,而是回家用座机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他的母亲被抢救了过来,但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欲望。去世的时候,紧紧地拉着安轩的手,让他不要得罪叶凯丽,什么事情都等他长大了再说。

她母亲临走时,只有安轩一个人在跟前。安轩才七岁,便经历了人生中的悲欢离合。所以,他比童年人更成熟一些。

以后,无论安泰怎么对他,他都是冷然处之。安泰心里其实也有深深的愧疚,在舆论的压迫下,并没有跟叶凯丽走到一起。

叶凯丽却跟他留下了一个女孩子,自小由保姆带大。一直到前几年,安泰病重。安轩接替了父亲均衡地产董事长的位置,二十几岁便开始叱咤风云,纵横四海了。安轩还是公司副职的时候,便开始暗自发展自己的势力。他最终的目的,就是想为自己屈死的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安轩跟我说这些的时候,他冷酷的面孔上挂满了泪水。我真的不好判断他的行为倒底是对还是错。自古以来,清官难断家务事。谁又能定一个是非曲直呢!

“周然,你肯定会以为我这个人太过自私,卑鄙。你能感受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面对他母亲死亡的那种孤独和无助吗?如果我父亲能多给她一些爱。即便是走,她也不会走得那么凄凉。”安轩哭着说道。

“安轩,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的命就在这里,你要是还想为你妈报仇,你就拿去吧……”

安老爷子的话在我和安轩的背后响起,我和安轩同时回过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