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六十九章:生死兄弟

第一百六十九章:生死兄弟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和周海涛在蓉城路口等着周律师到来,大约十几分钟,周律师开车将大舅及舅妈以及小表弟送了过。

我让周律师和彪子他们先回去了,然后,周海涛开车送我和大舅们往大爹那里而去。

‘“周然,你那兄弟怎么样了?”大舅颤抖着问我。

“估计没有生还的机会了。”说话的时候,眼里却悄悄的流了下来。

“周然,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们,你那个兄弟就不会落入江中了,我是罪人啊!”大舅哽咽道。

“大舅,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周然欠靶子一条命,总有一天,我会还给靶子的。”这一刻我显得异常的冷静。

“周海涛,你说什么呢?今天要是换上我,我也会那么做的。靶子即使是死了,也死得其所,死得有意义。我们铁血会没有怕死的兄弟。”周海涛侧脸说道,

汽车到达庄子的时候,我指点周海涛在哪个地方转弯,哪个地方调头。像走迷宫一样,终于到达了那一处宅子。

院门打开,周海涛将车开了进去。

我妈及大爹还有张小雨,顾琳都在客厅等着。安然听到了汽车声,也走了出来。看到了周海涛更显得柔情款款。周海涛的母亲和顾琳的母亲在一起,显得那么的安静。张小雨看到了弟弟,一下子扑过来将他抱住。

“冬冬,你没事呀!姐姐担心死了。”

“姐姐,刚才一个哥哥为了不让书被抢走,跳江了。”这个小表弟叫张东东,看见了姐姐,立马就喊了出来。

让我奇怪的是,外公居然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到了儿子媳妇孙子平安无事,忍不住老泪纵横。

“回来就好,书没了就没了。”外公颤巍巍的说道。

“外公,我有一个兄弟,为了医书不被抢走,带着医书跳了江,现在仍然生死不明。”我低着头,哽咽道。

顾琳的眼泪掉了下来,走到我身边。

“周然,别难过了。靶子是你的好兄弟,也是我的好兄弟。当初要不是他为我背锅,我早被那些黑帮的人抓走了。先好好歇一晚上,明天再去找靶子,好吗?”顾琳哭着说道。

看着我大舅一家团聚,外公分别跟他们介绍我母亲和大爹。我的心里更加难过,顾琳搀扶着我,进了卧室。

她发现我的衣服还是湿润的,感觉找来了干衣服,让我换上。我像一个木偶人一样,任凭顾琳吩咐。

她端来了排骨汤,让我喝一些暖暖身子。我哪里喝得下去,眼泪一个劲的往往下落着。

“周然,你若是这样一蹶不振。靶子若是真的没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他如果知道了你这样,他心里不更加难过吗?”顾琳哭着喊道。

她的话虽然有道理,我却听不进去。顾琳拿着汤勺喂我。让我张嘴,我就张嘴。只是那汤到了嘴里,却咽不下去。我心里清楚,不是咽不下这汤,而是咽不下这口气。

“周然,你还记得在山庄逃出来,九死一生吗?是靶子抱着我跳下的车。我浑身毫发无损,他却伤痕累累。靶子没了,我比任何人都难过。难过有用吗?靶子的死,是为了我们更好的活着。”顾琳仍然劝慰着我。

周海涛和安然走了进来,看到我这副模样,他们牵着的手松开了。

“周然,我能体会到你跟靶子的感情有多么深厚,只是现在不是你伤心难过的时候。竞标项目的事情迫在眉睫,你若再不振作起来。只能是被淘汰了。将来任何一个集团或帮会强大了,就是周氏集团遭殃的日子到了。一直有资金困扰着你,你放心。我手上有三百亿在香港渣打银行,你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转到你周氏集团的账上。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生存的本钱。”

安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给了我重重的一击。靶子走了,我更要强大起来,总有一天,我会找出谁是幕后黑手,让他血债血还。

我突然拿过顾琳手里的汤碗,一口气将里面的汤喝了一干二净。

“我要吃饭……”我轻轻说道。

周海涛和安然出去了,顾琳高兴的跟我盛饭去了。吃了饭,泡了一个热水澡。顾琳过来为我整理床铺。

“周然,你一会好好睡一觉,我今晚跟我妈去挤一下。”顾琳低头说道。

“顾琳,今晚别走好吗?”我的声音从鼻子里哼了出来。

“周然,我们还没有成亲,这样在一起不好。我妈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顾琳显得很难为情。

我留顾琳在这里,其实我真的没有任何想法。靶子还在水里,我怎么可能去享受人间快乐。我只想顾琳陪陪我。

见我一副落寞的样子,顾琳将嘴伏在我的耳边。

“真拿你没有办法,我去跟我妈说一下,免得我妈等我……”

顾琳说着,出了卧室。我渐渐地躺在床上,脑中仍然还在出现当时的情形。手机突然想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艾丽打来的。

“周然,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如果处理好了,最好来一趟蓉城大酒店。安轩在到处走关系。孙少和陈大宝也是在四处活动,就你沉得住气。我请了王欣然,今晚她想跟你说说竞标中最要注意的几个事项。”

艾丽的话很急,我蹭的坐了起来。顾琳穿着一身睡衣走了进来,窈窕的身姿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她似乎还补了妆,薄薄的嘴唇是那么的鲜艳,冲满了诱惑。

艾丽温柔的向我靠拢了过来,一阵阵迷人的清香让一阵阵陶醉。可是我不能沉迷于这温柔乡了。

艾丽跟周氏集团没有任何关系,都在为我奔波着,我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

“对不起,顾琳。我必须马上回蓉城。评审团主席王欣然女士今晚想见我,跟我谈谈竞标的事宜。”

我看到了顾琳的眼里充满了失望。或者她已经下了决心,今晚要做我的女人。只是……

我换好了衣服,在顾琳失落的眼神中走出了卧室,刚刚启动汽车,周海涛却从里面走了出来。

“周然,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在这里呆下去的,所以我一直等着你……”

周海涛的话,好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将我的前路照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