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六十八章:跳江

第一百六十八章:跳江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这一刻我早已想开了,无论谁拿走了医书。无过于两个目的,按照上面的配方生产中成药。之后便是将中成药卖掉,换取更大的利益。

这里面记载的都是绝世配方,如果成品药问世,对广大医患者其实就是一个福音。外公即使是华佗再世,仅凭一双手能够救治几个人,是我们当初的想法太狭隘了。汽车一直往前开着,崎岖不平的道路颠得让人游戏作呕。

突然电话又响了,我拿起电话。

“不错,不错。看见前面一个岔道口没有。汽车往右拐……”电话里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似乎在哪里盯着我似的。

果然不久,前面就有一个岔道口。靶子几乎是来了一个急刹,前面有一个深坑,要不是靶子眼疾手快,汽车非陷阱去不可。

这条路依旧很难走,不过似乎有江风吹来,带着丝丝凉意。

“老大,快到江边了,要不要准备准备?”靶子问我。

“你什么意思?”我问。

“老大,一会你一个人过去,我就躲在后备箱了,等他们不注意,给他来一个措手不及。”靶子说道。

“不行,为了一本破书,枉送性命划算吗?靶子你记着,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我们今天是来救人的,别救了人再搭进去性命,就不值了。记住,千万别轻举妄动。”我叮嘱着靶子。

汽车到达了江边,刚刚停下,十几个男人便围拢了过来,一个个带着面具,跟凶神恶煞一样。

“既然都做了,害怕别人认出来吗?”我冷笑道。

“周然,我这是江湖道义。只能这样才能保住人质的性命,你想想,若是人质认出了我们。我们肯留活口吗?”这人冷声说道,他说得似乎很有道理。

“谢谢,你将人给带出来吧!”我说。

那人拍了几下巴掌,从一岩石后面被推出了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张虎,有人来救你来了,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你老子的亲外甥,你是他的舅舅。”这人说着又大笑了起来。

张虎有些迷糊的样子,我的出现,让他感到有些迷惑。

“你是?”他是声音有些颤抖。

“我叫周然,我妈叫李蓉。跟你是同父异母的姐弟,我相信我外公跟你讲过。”我简单明了的介绍了自己。

“爸,你终于找到了你的女儿了,以后别装疯了好吗?”张虎突然大哭起来。

“虎子,你是怎么了呀!”女人哭着问。

“周然,你也看到了,这可是三个活人,只要我一下下令,他们有可能就会跌到江里淹死。把医书拿出来吧!”蒙面人冷冷说道。

“周然,别给他。你外公那时候几乎饿死了,也没有把书给别人。”张虎的一句话几乎让我愣住了。外公很少在我面前说他的好,但是这一刻他却极力维护着外公。

我突然全明白了,外公是故意跟大舅脱离关系,是为了不拖累大舅。

我下定了决心,对大舅说道。

“大舅,娘亲舅大,虽然我今天才认你。但是你的生命还是最重要的,一本破书算什么?”我说着将书拿了出来,在手上晃了晃。

“你们让他们先上车,我就把书给你。”我大声说道。

“行,我还担心你飞了不成,把他们推到车里去。”这个男人道喊道。

大舅几人被推进了汽车,我一步步的向后退,也退到了车边。

“周然,你将书可以给我吧!”那个男人向我伸出了手。我猛的将书向空中一甩,所有的人都向书那里奔去。

我突然发现靶子在最前面,第一个将书拿在了手里,迅速塞到了怀里。往后朝江边跑去。

“老大,你带着他们走……”靶子大声喊道,此刻几乎跟几个人扭在了一起。

“你们谁会开车?”我问大舅他们。无人回答。

“老大,你在不走,我的苦心就白费了。”我听到了靶子惨烈的声音,加大的油门往前冲去。

我突然听到小男孩喊道。

“爸,那个人跳江了……”

“别说话,你表哥在开车。”

我的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靶子为了书不落到那些人的手里,结果带着书从陡峭的悬崖跳了下去。

“靶子,靶子……”我几乎是哭着在喊,之后拨通了报警电话。

警察署的人感到之时,那些人早已坐船从江边溜走了。王队长只骂我武断专横,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案件不早点报案。

我有苦难言,我甚至怀疑这些人是谁的手下。王队长敢动他吗?我之所以报警,只是希望他们来帮忙找靶子,看能不能够找到靶子。

几名警员象征性的巡视了一番,之后收队而去。我让王队长将大舅他们先带回警察署,之后我再去接他们。

周海涛和彪子带着几个弟兄赶来了,我一跃而下。跳入了激流中,这一刻,我只有一个信念。即使找不到活人,也要找到靶子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

我被周海涛和彪子拉了起来,浑身**的,冰凉的江水让我忍不住只打哆嗦。

“周然,水流这么急,说不定靶子已经游到别的地方去了。我们先回去吧!码头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还等明天天亮了再来找吧!”周海涛劝慰着我。

“回去吧!跟周律师打一个电话,把我大舅他们从警察署接回来,送到我大爹那里去。海涛哥,把我送回酒店吧!我感觉好累!”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周然,你先不要着急,靶子命大福大,不会有事的。”周海涛安慰着我。一行人开车往蓉城而去,刚刚回到蓉城。周律师打来电话,他们不知道我大爹准确的地址。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槟榔,塞进了嘴里。

“周律师,你在蓉城出城的路口等我,我马山就到。”我轻轻说道。

“老大,你身体能扛住吗?”彪子问道。

“我扛不住,好歹还在车上。可靶子却还在水里,下落未明。是我对不起他……”我喃喃自语道。

“海涛,你不要难过了。靶子是我们最好的兄弟。他出了事,我们大家都难过。但是难过有什么用。你想过没有,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是想削弱我们,让铁血会一蹶不振。”周海涛镇定的说道。

王八蛋,只要我周然一口气在,我一定会跟你们决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