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六十七章:悟性极深

第一百六十七章:悟性极深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根据安然的注解,我基本上能够勉勉强强看懂。只是很多药理知识还是一知半解,这里面更是融汇了中医推拿,银针刺激穴道的技艺。

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我发麻。还有各种穴道的位置注解,更是无比复杂。整整一天,我在看这本医书。手机关了机,担心被打扰到。

一直到了晚上,才勉勉强强的看了一个章节,便是如何跟间歇性神经病治疗的知识。大爹采取的是赶鸭子上架,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让顾琳先去煨好了一些中药,张小雨之前跟他爷爷学过,略懂一点。之后,我点燃了酒精灯,将长长短短的银针取了出来,然后对着外公头部的慢慢的旋转着插下去。

一直插下去十几根,我的额头冒出了一片片汗水。顾琳拿着纸巾跟我擦拭着,是那么的细心。

之后,将煨好的汤药一勺勺喂进了外公的嘴里。

我发现外公嘴角明显的动了一下,慢慢的外公居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一个个紧张的人,他如梦初醒一般。

“周然,你给外公治的?”外公微弱的问道。

“外公,我也是病急乱投医。对不起,扎疼你了?”我轻轻说道。

“你还真有一点天分,几乎是无师自通了。只是有一根银针扎错地方了,你把我拔了,疼得厉害。”外公指了指他的头顶。我慢慢的取了下来,外公歇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周然,外公求你一件事。你现在带着医叔去清水村,有人要害你大舅。当初是我骗了你,其实你大舅是我的亲生儿子。”

“外公,不管是不是你亲生的,都是我大舅,我一定会去的。你放宽心,好好养病,我这就去。”我安慰着外公。我甚至以为外公是怕我不去救大舅张虎,才故意说张虎是他亲生的。

我跟靶子出来院门,顾琳送我出来。眼里含着泪花。

“周然,小心一些,注意安全。”顾琳的爱永远是这么含蓄,让你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却摸不到。

“我知道,况且跟靶子在一起。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一大阵老人都需要你照顾。”我轻轻说道。此刻,我才真正感觉到顾琳像我的恋人,这一刻她在跟我依依惜别。

在车上,我打开了手机。手机秘书提醒,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而打得最多的,则是艾丽。我按照艾丽的电话打了过去。

“周然,你怎么把手机关了。下一轮的竞标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不打算提起准备一下吗?”艾丽在电话里催促道。

“艾丽,对不起。我现在真的有急事。麻烦你跟周氏地产的总经理多沟通一下好吗?我一会就跟他打一个电话,拜托你了。”我在电话里求着情。

“周然,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你知道万盛地产的叶凯丽女士跟安轩是什么关系吗?叶凯丽是安轩的后妈。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跟安老爷子走到一起。于情于理,叶凯丽都会向着安轩这一边,你自己也要做好思想准备。”艾丽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原来叶凯丽是安然的亲生母亲。

“艾丽,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感动匪夷所思。

“周然,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我是一名记者,想查清一个人的背景,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好了,不跟你说了。周氏集团唯一可以取胜的机会就是在项目策划书上多下功夫,更不要出现上一次一样的闹剧。”

艾丽挂了电话,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当中。这才竞标中,不仅仅均衡地产是劲敌。陈氏集团和孙氏集团又何尝不是。

周律师跟我打电话,说谢染已经免除了诉讼。最关键的是周氏地产的李凯工程师愿意担保,策划书不是被盗,而是他自己不小心遗失的。其实着也是我所期望了,只是陈媛的案子有些棘手。

例外刘琪的案子有些蹊跷,似乎被抓得莫名其妙。

我告诉周律师,让他去找周海涛。吓唬吓唬刘琪算了。只要周海涛不追着刘琪不放,刘琪的诬告罪就不可能成立。

现在,令我最头疼的还是陈媛。要不要保她,怎么一个保法,我心里一片混沌。我叮嘱周律师,时刻注意案情的动态。如果能够将人捞出来,一定不惜任何代价。

挂了电话,汽车已经驶出了很远,往清水村的方向而去。这个时候,电话却突然想了起来,我拿起电话,又是一个陌生号码。

“周然,你总算开机了,你大舅现在在我的手里,当然还有他的家人。”一个男人的声音,很陌生。

“你是谁?”我问。

“我是你外公的朋友,想要你外公一点东西。哪知道早上打电话打得好好的,却断了。我想老东西肯定是气晕了过去。周然,你可想清楚,一本破书,换好几条性命,是不是很值呢?”电话里的男人冷笑了起来。

“你他妈倒底是谁?有种的跟我站出来,别鬼鬼祟祟的好吗?”我破口大骂,早已不顾什么斯文不斯文。

“周然,你要是觉得骂能解气,就多骂几句吧!不过,我告诉你。你要是在天黑之前还赶不到的话。你那个大舅,舅妈,还有小表弟,我会将他们扔进长江里喂鱼的。呵呵呵呵……”又是一阵怪笑。

“你现在在哪里?我准备往清水村去。”我极力忍住怒火。

“在清水村调头,你还真以为我傻,在清水村等你。记得沿着那条沙石路,一直往江边去。在清水村一调头,我就会看见你的。”对方将电话挂断,紧接着就是一阵盲音。

王八蛋!我破口大骂着,只是再怎么怒骂,也出不了心里的一口恶气。在清水村调头,往江边而去。道路越来越糟,里蓉城也就越来越远了。

电话里蹦出了一条消息。

“对,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到了尽头,就可以看到我了。别玩什么花样,这可是几条活生生的生命。”

我没有回信息,这人几乎没有了人性,跟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已经做好了将医书交出去的准备。而今天整整一上午。安然将医书了所以的内容都抄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