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六十六章:临阵磨枪

第一百六十六章:临阵磨枪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顾琳的一个电话,顿时让我六神无主。外公是给他人治病的,怎么突然会发疯。当然,外公曾经有过病史,旧病复发,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跟靶子打电话,让他陪我去外公那里。他们的衣食住行所需的用度,都是由靶子一手在打理。因此,也替我分担了许多琐事。

靶子给大爹以及外公安排的地方,其实离蓉城已经很远了。在一个乡村,庄园式的,如同一个独立的王国。我妈和顾琳的妈甚至还可以拿着锄头种种蔬菜,日子其实过得很惬意的。我当然不知道外公为何而发病了,只是外公这一发病。其他需要他治疗的病人便没有任何指望了。

到达庄园的时候,顾琳早已在外面等着。她显得很焦急,并没有见到我而感到丝毫的兴奋。我感觉顾琳离我是越来越远了,那眼里除了哀怨,哪有一点点思念之情。

“周然你总算来了,你外公刚才闹起来,所以的人都拦不住他。没有办法,我们强行给他打了一只安定。对不起啊!”顾琳跟我道歉。

“顾琳,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快带我去看看吧!”我难免有些着急。几十年了,外公机缘巧合和母亲遇到了一起,这本就是天大的好事。可偏偏外公病了。

他们住的那处宅子还真不好找,若不是顾琳,恐怕靶子也很难找到。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巷子。几乎每一家都是一个样子,而许多条巷子好像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尽头。再想往回走,却不知往哪里走。

据说这个庄子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后来大爹花巨资买了下来。然后租给了一些有钱的人居住,这一片产业,也正是大爹留给周璐的嫁妆。

靶子开着车,导航到了这里也成了瞎子。顾琳的手里拿着一张图,她来来回回也是按照图的提示。想必这里的地形多么复杂,看一看周璐手里的地图便只端详了。

汽车在一条条巷子里穿行,也不知道拐了几道弯。终于在一处大宅子前停了下来,宅子没有门牌号码,想找到完全是凭感觉。

周璐先下车,敲门。门打开,是安然和张小雨。这一刻张小雨显得很文静,也许她跟安然投缘吧!两个人走到一起就很亲近。

汽车开进了院中,然后院门关上。高高的围墙,这里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只是在院中的一处空地上,种上了蔬菜。一片片绿色招摇,有一点乡村的味道。

张小雨上来拉着我的手。

“表哥,你快去看看我爷爷吧!他倒底怎么了?”

我安慰了张小雨两句,往大客厅走去。这里的客厅跟古时候的客厅一样。用青石板铺地,客厅显得非常宽敞。进门处的头顶有一处敞开着,农村俗称天井。

大爹和安老爷子在客厅聊天,两个人谈得很投机,时不时会微笑一下。我走了进来,给安老爷子跟大爹问好。

我妈和顾琳的妈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妈一脸愁容,她的眼睛里写着哀伤。这样的表情,在我爸爸走后的后一个月我妈才有过。

后来,最终因为伤心过度,才落下了病根。

“妈,你别难过了,外公会好起来的。”我看着我妈,心里直发疼。

“外公要死了,外公要死了……”我妈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真担心她会旧病复发。

“妈,不会的,外公是神医,怎么回事。你先歇一会,我去看看外公再说。”我扶着我妈,让她在客厅坐下了。安然留下了照顾我妈,顾琳则陪我去了外公的房间。

在一张老式的花板木床上,外公仰面躺着。面色红润,睡得很熟。只是着红色有些不正常,像肝火过盛的那种。

“我外公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病的,还有总该有原因吧!”我问顾琳,一脸暗沉。

“今天快天亮的时候,你外公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接了一个电话。我们都看到了他大发雷霆,不住在里面骂。后来突然向地上倒下,是你大爹飞奔过去才将他给抱住了。你外公的老年手机,掉进了茅坑。在后来你外公开始胡言乱语,见谁打谁。你大爹没有办法,才让我给你外公打了一只安定。”顾琳低头搓着衣角,仿佛这一切皆因她而起。

我不得不佩服大爹的镇定自若,若换上别人则早已手足无措了。我坐在外公的身边,手里捏着他一只枯瘦的手,等他醒来。

我的眼里含着泪水,说实话。我跟外公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但是毕竟血浓于水。这血脉的亲情,是永远坎不断的。

况且我妈已经对外公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外公更不能出事了。我在外公的耳边轻轻的喊着,我更加外公的手指动了一下。

外公睁开了眼睛,几乎是发出惨烈般的嚎叫。

“不要,要伤害虎子,你们要什么都给你们,我求你了。”

“外公,你醒醒,我是周然,你外孙。”我捏着外公的手,大声喊道。

“周然,我外孙。周然……”外公甚至是不知所云,不停的唠叨着。我哄着外公,喝了一些安神的药水。之后外公又开始睡觉,我和顾琳无奈的走了出来。

“大爹,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外公的症状跟我妈之前一模一样。”我忧伤的说道,难怪清水村的村民说外公是疯子,或者他们真的见过外公疯癫的时候。

“凡事要想办法,愁能解决问题吗?你外公的医书在那里,另外你也见过一点你外公给你妈怎么治疗的。你就算临时抱一下佛脚,也要给你外公先治疗一下嘛!”大爹显得很沉稳,他却将所以的难题给了我。

让我临阵磨枪,临时抱佛脚。我显得很为难,我妈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小然,就听你大爹的,总比不治强一些吧!”我妈能够清晰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的感觉很欣慰。

“大爹,那我就试试吧!”我虽然这样说,心里却一点自信也没有。大爹将那本书给了我。我本来没有读多大的书,而且书里有很多繁体字,让我无从认起。

“周然,你拿给我看看吧!”安然说道。

我递给了安然,安然告诉我。她在大学里学过古言文,所以对繁体字有一定的认识。这一刻,我几乎有些喜出望外,看来老天是要逼着我学医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