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六十五章:凑到一块了

第一百六十五章:凑到一块了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陈媛,你放心,我即使是耗尽所有的办法,也会把你就出去的。”我轻声安慰着陈媛。

“周然,你怎么还不明白我的心。我即使是自由了,却不能得到我想要的,那样的话,跟在这里有什么分别?”陈媛的样子很痛苦,我甚至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陈媛,你想要什么?”我问。

“我想要我所想要的爱情,周然,你能给我吗?自从那一次你闯入了我的生活,我再也无法将你从我心里赶走。那种滋味甚至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很多时候,我人是自由的,心却在坐牢。”

陈媛的泪落了下来,而我的心却又被狠狠扎了一下。对于陈媛,我从来没有任何想法。那一次也是无意中替她解了围,她却一直记在心里。

“陈媛,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是你知道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亏欠了你太多。周律师已经在为你活动了,相信不久你就可以出来的,听话,别再傻了。”

“周然,你别自作多情的好吗?我要是想帮你,为什么给你喝下了药的饮料,为什么在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我故意大喊救命。是你自己傻好不好?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陈媛站了起来,她的双手还戴着手铐,而脚上什么也没有,就这样赤脚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陈媛被一个警员带走了,我喊住了另外一个警员,给了他几百元钱。

“这些钱你拿着,给她买一双鞋子,还有,请你多多照顾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陈媛心里的苦,或者只有她和我知道。她知道,憋在了心里。而我却假装糊涂……

“周总,你太客气了。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警员很客气的说道。

之后,我去问了王队长,问怎么样才能够把陈媛保出去。王队长告诉我,现在有些棘手。蓉城市正在加大力度扫毒,而陈媛刚好撞在了枪口上。

警察署不是在针对陈媛,而是想从陈媛这里找到突破口,抓大陈媛背后更大的毒枭。

王队长说的不无道理,我根本就无力反驳。

我问起了谢染的案情进展,王队长显得有些尴尬。谢染的罪可有可无,只要受害人不对她提起诉讼,她可以马上被释放。

其实我并没有打算对谢染进行追责,周氏地产的工程师李凯早已重新起草了一份策划书。这一份策划书,无论从细节规划还是整体布局,都更加趋于完美。王队长无非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了。

“王队长,那就按照你们的决议办事吧!谢染估计也是受了他人的教唆,能从轻处理就从轻,我没有什么意见。”我很轻松的说道。

我跟李凯接触过几次,知道李凯的心里仍然对谢染念念不忘。我有心想撮合他们,更希望谢染无罪的,其实是李凯。

王队长跟我闲聊了几句,突然说起了昨晚的事情。

“周总,昨天的事情也基本上调查清楚了。一切皆因那个叫刘琪的足疗女引起的,她故意在酒里下药勾引周海涛。然后安公子误以为周海涛要qiáng奸刘琪,所以才引发了这场闹剧。安公子再三嘱咐我,让我跟你多解释解释。刘琪毕竟是他的私人秘书,他……”

王队长说起有些话显得吞吞吐吐的。我冷笑了一下,也不过是安轩又想推脱责任而已,可怜的刘琪又被安轩当枪使了。

“王队长,那刘琪呢?”我紧张的问。

“她涉嫌诬陷和误导,引起了极大的刑事事件。因此根据法律条规,对她进行看拘捕。我跟你说这些事情,就是想告诉你,法律还是公证的。跟你的兄弟周海涛说说,法律会为他讨回公道的。”王队长显得有些得意。

我在心里,却不知道将安轩骂了多少遍。他为了安然不追究他毒打周海涛的责任,竟然让刘琪作了替罪羊。

王队长嘴里的法律是公证的,这一刻显得是多么的苍白。

“我能见见她吗?”我问。

“当然了……”王队长答应得非常爽快。

在一间小小的禁闭室,我见到了刘琪。此刻的刘琪跟昨晚的美丽丝毫扯不上关系。披头散发,面色苍白。

“刘琪,你为什么要那样做?”我的声音很轻。对于刘琪,我当初可谓是做到仁至义尽了。给了她一大笔钱,让她回到了老家。

“对不起!周总,我也是受了安轩的骗,他说只要帮他搞定了周海涛,就给我一百万。我没想到,现在他反而一口咬定是我故意勾引周海涛。骗了他……”

刘琪大声哭着。

“他说什么你都相信。钱就这么好吗?为了一百万,你把自己送进了监狱,最可悲的是,一百万安轩会跟你兑现吗?”

我大声斥责着。

“周总,我错了,你能帮帮我吗?”刘琪的样子跟当初在酒店被贺龙欺负的时候一模一样。显得那么的无辜,那么的可怜。

对于刘琪,我似乎已经无能为力了。安轩已经布局好了一切,甚至事事都想到了我的前面。

“你自己在里面好好想想吧!我能来看你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唯一的是看周海涛能不能原谅你了。刘琪,你一个女孩子,为了钱也要顾及一下自己的尊严。当初在酒店的时候,我其实很看好你的。”

我低声说道。

“周总,如果不是我急需要钱,我也不会去找安公子的。我弟弟得了白血病,现在还在医院里,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刘琪哭着说道。

“好了,别说了……”

我拍了一下桌子,起身离去了。这样老套的故事听一遍两遍也就算了,没有想到她们都想利用我的善良大作文章。这不是欺负我傻吗?

“周总,我真的没有骗你……”刘琪被一名警员带走的时候,仍然大声的哭喊着。我毅然的走出了禁闭室,没有回头。

我走出警察署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电话是顾琳打来的。

“周然,你快过来。你外公突然跟发疯了一样,我们几个人怎么也弄不住……”